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 师父是个偏执狂(29)
    白月光隐约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她却又说不出来,问题出在了哪里。

    至于另外一边的缘浅和常雪岭。

    则是走到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巷子空荡荡的,很少会有人从这里经过。

    常雪岭面色不善的看着缘浅。

    此刻,偏僻的巷子里。

    只有他们两个人。

    常雪岭也懒得在装什么平静淡然。

    他目光凌冽的看向缘浅,冷喝一声,“你到底想做什么?故意接近红岭和月儿,究竟安的是什么心思?”

    缘浅右手多了一把折扇,漫不经心的敲打着左手掌心。

    那副样子,随意极了。

    若是让别的人看见了,只怕定然要被缘浅这副翩翩君子的模样迷了眼。

    “常公子,这是嫉妒我人缘好,所以打算在这个偏僻的巷子里,找我麻烦吗?”

    缘浅冷声瞧着他,眉眼间尽是讽刺。

    几乎是瞬间。

    常雪岭便被缘浅那副样子气得心中窝火。

    不过是江湖上一个无名之辈,居然敢这样瞧不起他?

    “什么清风公子,我看不过是花心男子!我看你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处处与我作对!”

    常雪岭手中的长剑,已经出鞘。

    顿时,一股剑气朝着缘浅扑面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

    常雪岭的剑法,到底不是可以轻易忽视的。

    在武林中,已是佼佼者。

    剑风凌厉,势如破竹的挥向缘浅。

    然而。

    缘浅唇间的笑意,忽地蔓延开,好似盛开的蔷薇。

    总有智障想送死!

    常雪岭只看得到缘浅整个人翩若惊鸿的一闪,眼前银光乍现。

    等他再反应过来时。

    手中的长剑已经从中间断开,浑身气血翻涌。

    他猛然吐了一口鲜血,站立不稳,长剑与剑鞘同时落在了地上,发出“咣当”的响声。

    而害得他落到这副模样的罪魁祸首。

    已经消失不见。

    常雪岭心中大惊。

    她到底是谁?

    一招就将他逼成了这副样子?

    不对!

    他连她的招式也没有看清楚,甚至根本没有看清楚她究竟是怎么出招的!

    江湖上,到底是什么时候,多了这号人物?

    他费力的站起身,忽然想起酒楼里的红岭和白月光。

    容不得他多想,慌忙往来时的方向赶回去。

    当常雪岭赶回酒楼的那一刻。

    远远的在厢房门外听到红岭的惊恐。

    “你不要杀我!我求求你不要杀我!我和师兄真的没有什么关系,我已经不喜欢他了……”

    红岭凄苦无比的喊着。

    而常雪岭踹开房门的那一刹那,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红岭正无力的往墙角退着,胸口沾染了点点血迹!

    而那个手中拿着染了血的匕首,正是白月光。

    常雪岭的出现,似乎终止了这一幕的惨剧发生。

    红岭好似看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整个人无措的看着常雪岭,好看的美眸染上了巨大的惊恐,“师兄,我现在已经将对你的感情放下了,你和白姑娘说一说,让她放了我,好不好?我以后都不会出现在你们的面前了。

    我……我会和师父一起隐居山林!再也不来打扰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