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师父是个偏执狂(4)
    某令,

    大佬可以安静一点儿吗?

    不要随随便便揭穿别人的套路……

    这样很不好!

    缘浅呵呵一笑,不听不听我不听!

    小令令的话,她向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相对来说,她还是对君亦臣比较好奇。

    唔……莫离的师父。

    不过,君亦臣的这种设定,她怎么看,都像是她家男人的设定!

    嗯哼,虽说依然没有那种感觉。

    但是,本大佬有超强的直觉。

    缘浅就这么平静的盯着君亦臣的那张脸。

    唉,想想都觉得很不开心,这个世界,她居然要喊他师父?

    明明之前他跟在她身边,屁颠屁颠的喊着她师父,现在身份对换了,好不习惯!

    忽地。

    缘浅对面的男人睁开了双眸。

    眸色凌厉的看向缘浅,对周围的一切十分警觉。

    “这是悬崖下面?”

    如此高的悬崖,他居然还活着?

    君亦臣盯着缘浅,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他身上的伤,很明显已经被处理过,这儿又没有别人,自然只可能是莫离。

    缘浅眨了眨眼,哦,这个男人有疑心病,又被白月光出卖了,所以,她是时候卖个萌了。

    “师父!你终于醒了!我好害怕……嘤嘤嘤。”

    某女直接扑了过去,一头扎进君亦臣怀里。

    撞得君亦臣轻哼一声,她——好像撞到他的伤口了。

    某令,

    缘浅懒得搭理小令令,不过,她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抬眸看了看君亦臣的脸色。

    果然,脸色不太好……

    如同小鹿般的眼睛,就这么无措的撞入君亦臣的心底。

    男人只觉得有种莫名的情绪充斥着在他的心间。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

    君亦臣抬手将缘浅从他怀里推开了一段距离,冷声询问。

    他不相信他们从悬崖上面掉下来,只受了一点儿擦伤?

    缘浅看着君亦臣,惊讶到了极点,“师父,难道你失忆了吗?我们被人追杀,然后你带着我从悬崖上跳下来了。”

    某女格外认真的回答。

    莫不是他真的摔到脑子了?

    君亦臣盯着缘浅,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什么。

    然而,缘浅却眨了眨眼,湿漉漉的大眼睛,撩拨着他的心房。

    君亦臣有点儿不自在的收回视线。

    他想问的是,为什么他们从悬崖上掉下来,他身上只有擦伤?而她,依然活蹦乱跳,像个没事人似的?

    但是很明显,君亦臣知道,他得不到答案。

    某令适时的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哦哈哈哈哈,

    缘浅,“……辣鸡小令令快滚开!不然本大佬先弄死你!”

    靠,她容易吗?

    她为了一百积分,连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现在,师父居然要怀疑她!

    她真是太特么不容易了,先心疼的抱抱自己。

    好心痛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