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5章 病娇帝少心尖宠(11)
    如果她没有猜错,那就是帝临渊的性格有问题。

    缘浅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许是药劲的缘故,缘浅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很快,又一次陷入昏睡。

    帝临渊看着她安静的睡颜,唇角挂着一抹嗜骨的笑意。

    “你只能是我的。”

    他低头在她脸颊来来回回的蹭着,最后,将目光落在那张肖想已久的樱唇上。

    薄唇缓缓覆上,原本只是打算轻啄一下,可她,对他来说,就像毒药,一发不可收拾。轻碾慢咬,时而轻缓时而猛烈。

    直到吻的睡梦中的缘浅不满的嘤咛出声,帝临渊才放开她的唇。

    大手爱恋的摸着缘浅的脸颊,一寸寸,仿佛都要刻进他的骨子里。

    男人紧紧的抱着她,只有这样才能确定她一直在他的身边,这一晚,是他三年来,唯一睡的比较安稳的一次。

    因为,有她在。

    缘浅再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

    她不仅浑身酸软,就连肚子也在不停的抗议。

    “……”她侧过头看了一眼,发现帝临渊还在睡觉。

    只不过,他的双手依然在她腰间,紧紧的抱着她,缘浅有些无奈,抬手想把他的大手掰开。

    冷不防,一道阴沉的声音响起。

    “你在干什么!”

    缘浅吓得浑身一愣,mmp!

    想吓死本大佬吗?

    她不满的抬头看了帝临渊一眼,就是这么一眼,她发现,男人脸上挂着隐隐的怒意。

    缘浅,“……”

    她做什么了?

    不等缘浅开口,帝临渊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你是不是又想趁着我睡觉的时候,离开我!”

    他双手用力箍着她的腰,几乎要将人折断在他的手中。

    缘浅不可抑制的皱了皱眉,“疼!你放开我!”

    你特么神经病啊!

    本大佬掰下手,还能跟离开有关系?

    缘浅气得要吐血,她让他放开,谁知道,他居然箍的更紧?

    不经意间对上男人的墨眸,隐忍的怒意还有浓重的不安,就像是在害怕她离开他一样,几乎是一瞬间,缘浅心中的怒火少了大半。

    最后,颇有几分无奈,就像哄孩子似的,软了下语气。

    “你总不能一直这样抱着我吧?我要洗漱,吃饭!”

    男人的力道缓了几分,但是抱着她的手并没有松开,他将人从床上抱起,来到了洗漱台前,好像为了证明什么。

    缘浅差点儿被气笑。

    幼稚!

    她看了一眼早已准备好的牙刷,弯了弯唇角。

    “……”

    缘浅发现洗脸的时候,唔……很不方便。

    “低一点儿,我要洗脸。”

    她默默的看着镜子里抱着他的男人,提醒道。

    帝临渊有一瞬间的错愕,很快,取而代之的是隐隐的欣喜。

    他调整了姿势,让缘浅方便洗脸。

    看着她的动作,他忽然想问问,她是不是愿意接受他了?

    可是,她突如其来的配合,又让他觉得不安。

    太不真实了!

    三年前的一幕幕,仍旧在他脑海挥之不去。

    他想接近她,却又害怕伤害她。

    终于,他再也忍受不住,眼睁睁的看着她走近她的身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