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2章 高冷徒弟求上榻(59)
    咬死他?

    他倒是求之不得!

    缘浅听见玄陵的笑声,越发的不开心。

    她居然被徒弟笑话了?怎么办?

    当然是咬回来啊!

    缘浅眨巴着星星眼,看了看自己那只被玄陵按在脸上的小手。

    不管三七二十一,张嘴凑了过去,闭眼,吧唧咬了一口,还不忘记,兴致盎然的嘟囔着,“咬死你。”

    玄陵眸色变黑,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是没见过咬死人是先从脸颊开始咬的。

    呵!醉酒之后傻乎乎的。

    玄陵抬手扣住了缘浅的下巴,两人相互对视,“乖,睁开眼睛看着我,不是要咬死我吗?刚刚没有咬到我,怎么办?”

    缘浅睁开水雾般的眸子,傻乎乎的看着他。

    没咬到吗?

    唔……那就再咬一遍呗!

    下一瞬,缘浅张口冲着玄陵咬过去。

    玄陵侧了侧头,迫使缘浅准确无误的咬到了他的薄唇。

    大手箍住她的腰,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原本,玄陵只是想轻啄浅尝。

    可是,那个吻,就像是被下了毒一般,令他无法主动离开,只能不顾一切的继续攻城掠地。

    直到缘浅几乎要喘不过气,他才不情愿的离开。

    得了空隙的缘浅,下意识的睁开了眸子,一边喘着气,一边迷茫的看着他,似乎,有了几分清醒。

    半晌,缘浅呢喃出声,“我要在上面……”

    她是师父,怎么可以被压呢?

    玄陵被缘浅这句话,惊的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些什么。

    估摸着,三杯醉的酒劲还没过,不然,她怎么会说出来这样的胡话?

    缘浅见玄陵不理她,瞬间来了火气。

    抬脚对着玄陵踹了过去,“我说,我要在上面,你听没听到啊!”

    带着醉意的声音,夹杂着几分不满。

    甚至有几分颇具怨念的样子。

    无奈之下,玄陵抱着缘浅翻了个身。

    当然,他绝对不会说,其实他是想看看醉酒之后的缘浅,会做出来什么事。

    缘浅将人压在身下,心情颇好,唇间挂着淡淡的笑意。

    小手抬起,捏了捏玄陵的脸颊,“给爷笑一个!”这话说的有点儿痞气,像是个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玄陵倒也不急,还真的听话的笑了笑,引得缘浅心情越发的好。

    房间原本明亮的光芒,开始渐渐变得昏暗。

    缘浅迷蒙着双眼,小声的呢喃着,“天黑了,该睡觉了……唔……”

    某人隐忍着笑意,腾出一只手去解缘浅的腰带。

    “……”

    缘浅低眸便看见了那只手在她腰间,帮她脱衣服?徒弟真乖啊!

    吧唧一口,缘浅又一次咬在了玄陵的脸颊,这次,还不忘记夸了一句,“徒弟知道给我脱衣服了,没白养了那么多年!”

    这话说的,玄陵正在解衣服的手,顿时就停住了。

    喝醉了酒,什么都不知道了吗?

    早知道是这样,他是不是应该早点儿灌她喝酒?

    不过,似乎现在也不晚。

    这么想着,他的大手微微用力,顿时,缘浅身上的衣服半敞开着,里面的风光,被玄陵看去了一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