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称帝不如养只猫(55)
    君止墨近距离的望着缘浅,绝美的小脸蕴上一层粉嫩,樱唇微张,水雾般的眸子,更是撩的他心神荡漾。

    温香玉软在怀,他若是真的不做点儿什么,岂不是辜负了如此良辰美景?

    他弯下腰,将人稳稳的抱起。

    “嗷……你做什么?”

    缘浅一脸的懵逼,这特么什么情况,她还没准备好。

    “睡觉。”

    男人眸底换成了浓浓的笑意,冷漠的声音变得带着无尽的暖意。

    一改从前冰冷模样。

    宛若一位温润如玉翩翩公子。

    但……缘浅看着他这副样子,还真笑不出来。

    因为直觉告诉她,假象!

    这一切都是假象!

    他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且还特么的,是一只饿狼。

    “你把我放到软榻上就可以了。”

    路过软榻,缘浅讨好的笑着提醒。

    君止墨的脚步一顿,撇了一眼怀里的缘浅,眉间夹杂着戏谑。

    “哦?软榻吗?我记得你不喜欢软榻,似乎你更喜欢床上?”

    上次她可是抛弃了软榻,跑到了床上。

    缘浅,“……”呵呵,她竟然无言以对。

    这男人,太特么记仇了,她不就是抛弃了软榻,一个人霸占了大床吗?记仇的男人!

    君止墨将人放到床上,根本不给她逃离的机会,直接欺身而上,一只大手扣着她的腰,另一只大手勾着她的下巴。

    缘浅,“……”

    被压在下面,本大佬是拒绝的!

    “君止墨,我有没有说过我不是人?”

    缘浅气急,眼睁睁的看着男人的眼神越来越深邃,一副恨不得吃人的样子,吓得她浑身一颤,无奈的嘟囔了一句。

    “呵!”

    男人冷冽的轻笑,传入缘浅耳中。

    “你的确不是人,你就是一只妖精……磨人的小妖精!”

    勾着下巴的大手,顺着她的脸颊,来来回回的细细抚.摸,要将她的每一寸印入心底深处。

    缘浅,“……”

    这男人妥妥的腹黑,还磨人的小妖精?

    脸呢?脸呢?到底谁在磨谁?

    她才是被欺压的那一个!

    缘浅愤愤不平的样子,使得君止墨心情大好。他微微低头,对着精致的下巴咬了下去,循序渐进向上的咬着。

    恍惚间,缘浅脑袋里只剩下烟花盛开时的模样……

    雨夜里,两人一起沉沦。

    后半夜,缘浅恨不得将人从身上踢下去。

    对于这种事,好像身上的男人总是精力充沛,而她?

    呵呵,浑身就跟散架了似的,没什么两样。

    她不记得过了多久,隐约间,外面的雨声越来越小,身上的男人还在跟头饿狼似的咬着她。

    mmp!好想杀人。

    缘浅用最后剩下的力气,想将身上的男人推开。

    哪曾想,用错了力道。

    男人居然是越来越兴奋。

    她恨不得一巴掌把身上的男人拍下去,可惜,她现在根本就没那么大的力气。

    缘浅,“……呜呜呜!”好气啊!

    她被折腾的,完全没了脾气,最后,只剩下一声声的求饶。

    偏生,男人如恶魔一般,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她的意思,气得缘浅不管不顾的,反手就是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