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升平岛
    ,精彩小说免费!

    乱棋海最大的岛屿之一升平岛,岛上的升平城,往日总是以繁荣稳定呈现在世人眼里,只是今日,繁荣稳定下,隐隐藏着一股暗流。

    走在升平城中街道上的所有修士,都行动一致的朝着城南广场走去。

    他们中,有的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并肩前行的炼气,筑基修士,他们是去城南广场看热闹。有的独自默默盘算向前,亦有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的修士,绝对是金丹真人。

    而在城南广场的中央,早就布置好了十座擂台,十个擂台分别代表着,升平岛最大的家族,君家十位最优秀的金丹真人,今天是他们开启擂台比武招亲第一天。

    由于报名参加比武招亲的金丹修士实在太多,所以第一轮,采取集体淘汰的方式,决出二十名修士,晋级下一轮逐对厮杀,最终逐出四位胜利者。

    当然,十座擂台都是由特殊阵法搭建而成,不用担心尽情的厮杀会造成大量的伤亡。

    擂台会自动感应擂台上的每一位修士,若发现有修士伤势过重,阵法会自动将重伤的修士传出擂台,而一旦下了擂台,除了丹田灵气空虚,和全身说不清的疲惫感外,伤势会自动痊愈。

    所以,站到擂台上的金丹修士都会竭尽所能,争取自己是笑到最后的四个修士中的一个。

    因为只要成为四个中的一个,那么接下来无论擂主确定谁是正妻,谁都侍妾,她都是君家的人了!

    当然,正妻侍妾是对于女修而言,对于男修,则是夫婿夫侍。

    这种男修可以三妻四妾,女修可以三夫四侍的现象,不只乱棋海有,整个修真界都是如此。

    前世被父母一夫一妻的教育深入人心的顾轻羽,曾私下吐槽过这种现象,她受不了自己养一大堆面首,更受不了,自己的道侣养一大堆老婆,这也是当初她一再确认穆简行,只要她一个的原因。

    但修真界里的修士大都不这么想,尤其是升平岛上的修士,在他们的认知里,只要有实力,这都不是事。

    君家便是有实力的那位,他不但是升平岛的霸主,更是升平岛周围方圆万里的霸主。

    在这升平岛周围方圆万里的范围内,大大小小无数的岛屿,都是君家的附属岛屿,住在岛上大大小小无数个家族,都必须以君家马首是瞻,年年岁岁都必须朝拜进贡,如不照做,后果便是从乱棋海中彻底消失。

    有着四周岛屿年年岁岁的大量进贡,君家的修炼物资可谓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据说就算是君家资质最低劣的五灵根子弟,每个月的月例,也够小家族精英子弟,半年的修炼所需。

    而且君家也从来不亏待娶进门的正妻,夫婿,侍妾夫侍们,按照夫君,妻主的资质高低,与家族子弟一视同仁的分发月例。

    所以升平岛,以及升平岛方圆万里的修士们,削尖了脑袋都希望君家的男女修士,娶得越多越好,最好下一位,就轮到自己。

    此次只招一正三妾,他们都觉得实在少,甚至觉得委屈了君家的这帮金丹精英们,尤其是十位金丹精英里,还有一位,是君家家主的女儿。

    君悦,那可是单水灵根的资质绝世大美人,不满两百便已经是金丹初期修为,此等惊才绝艳的人物,只有一夫三侍,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但没办法,这是君家的决定,更是为了三年之后,三百年一次的乱棋海重新划分海域之争的布局

    因为三百年一次的海域之争,恰逢只允许金丹修士进入道海神镜开启,所以乱棋海中的十五个大家族一商量,干脆,就把划分海域之争,放入海神镜之中进行。

    十五个大家族,每个家族都带领一万修士进去海神镜,这十五万修士进入海神镜之后,不管使用什么手段,坑蒙拐骗,杀人防火随便你怎么做,只等半年之后,海神镜关闭,以活着走出来的修士,带出来的海神珠的数量,来划分海域的大小。哪个家族获得海神珠的数量最多,那个家族得到的海域便最大,相反,家族修士带出来的海神珠最少,则划分到的海域最小。

    大家族万人的队伍自然是由许许多多依附着他们大家族的小家族修士组成。

    君家的老祖们担心,这些小家族修士,既肩负着为大家族争下广阔海域的任务,又承担着,为自己家族减轻进贡的任务,到了最后,海神镜即将关闭时,没有得到海神珠的小家族修士,会不会狗急跳墙,对自家修士下手,从而造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

    精明的君家老祖们认为,与其让这个不确定随时威胁着他们家族,倒不如,壮大主家的力量,于是老祖们一合计,便有了这场比武招亲。

    但凡有小家族的金丹修士,在本次比武招亲中成为了君家侍妾(夫侍),三百年之内,在小友基础上,减免进贡一成,若成为正妻,或者夫婿,其所在家族,则减免二成进贡,但该金丹修士所得海神珠则直接归主家所有,不再记在小家族名下。

    在原有的基础上减去一成,已是不小的诱惑,各小家族自然踊跃让族中子弟参加比武招亲,于是便造成了现在盛况空前的比武招亲大赛。

    君悦慵懒的靠在美人榻上,对于这场比武招亲根本没放在心上,她出门游历这么多年,乱棋海的那帮精英还没有能入得了她眼的,要不是这场比武招亲,关系到家族三百年的修炼资源,她才懒得凑这个热闹。

    她随意的扫了十座擂台,其中,属于她的五号擂台,男修最多,斗的也是最凶的一座擂台,大多数男修,不被阵法自动传出去,即便打趴下了,也决不轻言认输。

    然而世间事,都无绝对。

    在一大群奋勇向前的修士中,一黑衣男修,左躲右闪往擂台边缘摸去,试图跳下擂台。

    男子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显然已有伤在身,但还没伤到触发阵法的界限。左躲右闪的模样,虽显得狼狈,但也难掩他不浓不淡的剑眉下,一对如墨的星眸里似有潺潺流水,整个人温润的如同一块美玉。

    君悦挑了挑眉,暗赞一声:好个谪仙般的男修!可惜战力太差,意志力也太弱,擂台战才刚刚开始,便想要退出,真是没用。

    不过拥有此等容貌的男修不多,倒是可以做个玩物。

    她朝身边的侍女看去,伺候了她几百年的侍女立马就明白了她的心意,一溜烟的出了擂台后的休息间,向着刚跳下擂台的谪仙容貌的男修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