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7章 没理由的拼命
    神魔大战之后,体修的传承基本断绝,体修这个词汇,也只存在了传说中。

    对于妖妹这种靠着出卖美色,才能获得修炼资源的女魔修来说,关于体修的传说,她都没听过一个,所以她实在无法理解,一直自诩肉身脆弱都修士,为何有朝一日能够强横可以和魔兽相媲美。

    不!因该确切的说,女修粉粉嫩嫩的拳头,绝对比同阶的妖兽的肉身还要强横上许多,迎上她的姹女倩影,居然毫不费力的将其击得粉碎。

    她只觉得魔气在她经脉内,瞬间快速的翻涌,让她控制不住的想要喷血。

    然而那只粉粉嫩嫩的拳头,击散幻影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旋风一般的冲过来,重重的撞击在她的护体魔气罩上,将她整个人,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击飞了出去。

    解决了拦着她们的麻烦,凤栖琴弦轻颤,再度欢快的低鸣几声,迫不及待的一头扎入琴剑门内。

    顾轻羽回头看了眼穆简行,见他一人独斗江离落,稳居着上风,放心的双足一点,紧跟着凤栖蹿进了琴剑门内。

    穆简行漆黑的星眸里担忧闪过,通过阴阳同心契,他隐约能感觉到凤栖的迫不及待,他知道,一定有特别重要的事发生了,轻羽才会等都不等他一下

    明知她有这个实力独闯,无法预知危险的焚寂山脉,可他管不住自己的心,担心依然在他心里打了个滚。

    细细的鳞甲浮现在他的双手上,金红两色的剑意咆哮着,裹挟着他,以雷霆之势,席卷向江离落。

    “法体双修!我好像小看了你。”江离落眼睛瞪得大大的,带了点魔修特有的嗜血兴奋。

    他可不是妖妹,毫无背景根基不说,还愚蠢无知自以为是的轻敌,以至于,被道修一招击飞了出去。

    他可是要身份有‘身份’,要能力有‘能力’,注定能让他知道,许多魔修不知道的传说。

    焚寂山脉之行,若能跟传说中的体修一战,回去,他可以和他那个惊才绝艳的哥哥炫耀一番了。

    他莫名的兴奋起来,早忘了,他一直被穆简行压着打。弯弯的扁担快速旋转起来,带动他周身的魔气,横冲直撞的阻截着穆简行,顺手还摸出件镜子状法宝,到处乱照。

    这镜子显然是件宝物,被它照到,双手结印的动作就会变缓,法术的威力就会减弱。

    但穆简依然冷哼一声,“是你太高考自己了!”

    灵气与魔气瞬间相互纠缠在一起,奇特的死亡气息,铺天盖地的朝着镜子碾压过去。

    季思聪抬头看了眼顾轻羽远去的背影,挣扎着用神识扫过与他并肩作战的顾微羽。

    他识海催促的声音,却是越来越急,越来越愤怒:“追上去,追上去,如果本源珠被那个女人拿走了,你就一辈子休想,从那座冰山手里把顾微羽给抢回来。”

    季思聪眼里的挣扎越来越浓,他的神识喃喃自语道:“如果我走了,魔傀伤着微羽怎么办?魔傀现在可是元婴中期修为!”

    “那你就愿意看着顾微羽与那座冰山双修啊!

    据我所知,要不是冰山的师妹强烈阻挠,他们两个早举行了双修大典,还会等你慢慢的修炼至化神?”

    愤怒的声音连珠炮的数落了他之后,慢慢的,开始转化成了循循诱导口吻:“但是,如果你将本源珠抢到了手,那么整个星海域便是你的了,到时别说是化神,就是飞升,成为仙尊也不在话下。

    到时候,你不需要开口,顾微羽还不是求着,要和你双修。

    再说,以顾微羽和冰山的能力,拖住这只魔傀十二个时辰不是什么大问题,等你取得了本原珠,再回头来帮他们也还来得及。”

    季思聪眼里的挣扎,逐渐被心动取代,他不得不承认,他识海里的声音,每一字,每一句都直击他内心深处,他做不到,看着微羽与莫随风双修还无动于衷。

    只有他自己知道每当夜深人静,一人独处时,他才敢发泄心中的愤怒和不甘。

    他不需要立马飞升成为仙尊,他暂时只需要尽快的化神,让微羽彻彻底底成为他的所有。

    既然有心动,就要有行动。

    他这样想着,趁着四道法术撞击在一起,魔傀顺势后退半步的功夫,蓦然抽身出战圈,也不看顾微羽一下,朝着顾轻羽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穆简行的心往下一沉,季思聪向来和轻羽不和,整个虚天宗弟子都知道,他去追轻羽,绝对不会有好事。

    他也很想不管不顾的扔下江离落,转身去追轻羽,但那样做,会陷师妹于危险的境地。

    师妹真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别说师尊那关过不了,自己的道心,他也过不了。

    他眼里有寒芒闪现,眼前这个魔修,战力不咋地,但法宝却是层出不穷,甩了一件有一件,他居然一时半会奈何不了他。

    不行,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管季思聪为什么会追着轻羽离开,他都必须陪在她身边。

    他的手抚上胸口,一滴心头血被他逼于指尖,他快速的将其弹入问道之中,同时双手法诀一引,轻喝一声:“道法三千!”

    问道闪过一片红色光芒,剑意腾空,耀出万道霞光,霞光中,条条道法倾泻而下,瞬间将江离落掩埋。

    江离落郁闷的要死,明明势均力敌的两人,(自以为的)对方干嘛无缘无故的就拼命了,条条道法碾压下来,他感觉他的魔种在体内拼命的乱窜,想要冲出他的体内。

    居然想直接毁了他的魔种,江离落额前的冷汗也下来了。

    他一拍储物袋,祭出亲大哥给他保命的法宝,一口小钟,钻了进去,然后扬声叫道:“魔傀我们走。”

    魔傀没有思想,自然以他唯命是从,接到命令道他,拍出两章,震开与他缠斗在一起的两人,快速后撤,强行撞开道法三千,抱起小钟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三人视线里。

    “我们进去。”

    被魔傀撞散法术的穆简行脸色略微的泛白,脚步却没有丝毫停顿,闪身便穿过五根石柱,进了琴剑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