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6章 熊孩子
    然而,度衡真君接下来的话,直接将他逃跑的念头给浇灭了:“混沌兽是一剑峰顾微雨的灵兽,她与顾轻羽今天刚刚回宗。

    至于这只器灵,虽不知道它的主人是谁,但他和她们的灵兽混在一起,八成与她们也脱不了干系。

    你只管去传信她们,让她们立刻到执法堂来便是。”

    “是。”筑基弟子躬身行礼后退出执法堂。

    飞机的眼眶里有眼泪在打转,他强忍着才没让它掉下来,他怯怯的往小界身边挪了挪,“界哥我害怕!这次主人会不会真的不要我?”

    “不许哭。”小界恶狠狠的瞪他。

    圆圆也往他身边靠了靠,带着哭腔说道:“可我也害怕呀!主人要是罚我,不让我睡觉怎么办!”

    圆圆的话,成了压垮飞机的最后一根稻草,飞机再也忍不住,哇哇大哭起来。

    圆圆眨眨眼睛,不管啦,揪着嗓子,跟着飞机也大哭了起来。

    小界鄙视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唬着一张小脸,双手抱胸,跪在他们中间一动不动。

    坐在太师椅上的度衡真君额头青筋暴跳,这都是些什么神兽!分明是标准的哭兽。

    “别哭了。”他强忍着怒火,命令道。

    然而两兽闭着眼睛,哭得更厉害了。

    顾轻羽和顾微羽前后一脚到达明昭峰,便听到明昭峰上哭声震天,只差把执法堂的屋顶给掀翻。

    等进入执法堂再一看,三只小的跪在地上,两只闭着眼睛拼命的哭,一只唬着小正太脸在摆酷。

    而执法堂正中的高座上,度衡真君铁青着脸,看着她们两个走进来。

    “师叔!”两人急忙躬身行礼。

    “先让他们闭嘴!”已处在暴走边缘的度衡真君拍着椅子扶手,大吼一声,他千年修炼的涵养功夫,就这样被这两只,给哭没了。

    他冲天的怒火,将闭着眼睛只管哭的两兽,吓得一个哆嗦,哭声噎在嗓子眼里戛然而止。

    他从太师椅上下来,指着顾轻羽两人鼻子骂道:“你说说你们两个啊!不在宗门的时候,宗门里太平无事,一回来,就非要把宗门给拆了,你们才开心啊!

    自己打完了不算,还放纵自己的灵兽在后山外围打架,压垮了一座峰又一座峰。

    知道那些山峰上藏着多少灵植吗!啊!

    那是养活整个虚天宗炼气弟子的根本,你们知不知道,知不知道!”

    度衡真君吼了这么几嗓子后,心里舒坦得多了,重新坐回椅子上说道:“说罢,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小界张了张嘴,刚要反驳,却听到顾轻羽一声清喝:“闭嘴!”

    他委屈的看了眼顾轻羽,倔犟的闭上了嘴。

    顾轻羽脑门痛得直抽抽,她怎么忘了,这家伙,顶着萝卜身材,智商却已有十多岁,大概快到叛逆期了。

    顾微羽略思考了下,上前一步禀报道:“师叔,这些年,我游历在外的时候,得了许多灵植的种子,本想种植在剑池峰上,如今便洒到后山外围,以弥补圆圆之错。”

    “那么在这些灵植长成有用之才的这段时间内,宗门中炼气弟子的修炼咋办?”

    “我会再提供宗门三万枚聚气丹,供炼气弟子修炼。”

    度衡算了算,后山外围也不是毁得一干二净,三万枚聚气丹,加上宗门库房里储存着的聚气丹,再从其它地方采摘点灵植回来,因该能够炼气弟子修炼到,撒下去种子成才的时候。

    于是他点头,勉强哼了个嗯字,他转头看向顾轻羽,“那么你呢?”

    “我会尽力协助顾微羽,在后山外围种植灵植,并且上缴宗门三万张火龙符。”顾轻羽急忙表态。

    度衡真君皱了眉,显然不满意顾轻羽的赔偿方案,他扫了眼小界道:“这器灵也是你的?”

    “外加二万张爆炎符。”顾轻羽急忙补充道。

    度衡真君一想三万枚聚气丹若实在不够,五万张符菉卖了,也值好多灵石,一定能支撑种子成才的时候才,于是他终于满意的点头:“把他们带回去吧!记得别让他们再犯,到时绝不会象此次这般轻饶。

    还有,丹药和符菉都得上品。”

    这算轻饶?顾轻羽忍不住暗暗腹诽吐槽,五万张符菉,就算她是金丹真人,没有一年,她也完不成,看顾微羽的模样,炼制五万枚聚气丹,时间也不会少,但没办法,谁让自己的灵兽闯祸了呢!

    出了执法堂,顾微羽抬头看了下即将落入西山的太阳,说道:“明天,一起,后山。”

    “种植你不在行,还是把种子和幼苗给我,明天一天,因该搞得定。”

    顾微羽觉得她这话说的有道理,以她那身浓郁的生长之力,种植,她恐怕真在行。

    于是她点头说道:“明早,我给你送过去。”

    顾轻羽知她生性谨慎,在明昭峰上给她种子,怕被人发现至宝空间的存在。

    于是她说了声好,不理身后两只,祭出橘子花飞行器就飞向凌云峰。

    飞机默默的显出本体,将紧抿着唇,一副倔犟模样的小界,扯上自己的背,胆战心惊的跟在顾轻羽身后,飞回了清风园。

    一入清风园,憋了一路的小界率先发飙:“我们没错,飞机和圆圆虽然斗的厉害,但他们只是在比试。我们没伤到人,只是毁了些灵植,灵植过几天,它们便能自动长回来了,为什么要罚我们?”

    “你没错,那就是我错了!”气极了的顾轻羽不怒反笑,这熊孩子不教育,简直是想造反。

    他到底知不知道,灵植大多需要生长满了一定的年限,才有炼丹的价值。

    一枚小小的聚气丹内,就需要五十年的千叶草,和百年生的木锦花才能炼制而成。

    炼气修士短短一百五年的寿元,有多少个五十年,一百年可活。

    熊孩子口气轻飘飘的一句,我们就毁坏了一些灵植,或许就毁坏掉一个炼气弟子因为采摘到了它们,从而进阶的可能。

    “去识海石碑前跪着,反复念诵,《灵草全鉴》,和《炼丹入门基础》,没想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不许站起来,也不许停止念诵。”顾轻羽沉下脸命令道。

    “凭什么?我不服?”小界跳了起来。

    “就凭我是你主人。”顾轻羽怒目瞪视着小界,契约的力量同时加诸在他身上。

    “你……”好多年不哭的小界,眼里顿时有了委屈的泪光,主人是第一次动用契约力量压束他。

    看着自己被顾轻羽强行收入识海,强行押着跪在紫色石碑前,强行在他识海里,反复翻阅《灵草全鉴》和《炼丹入门基础》他倔犟的就是没让眼泪掉下来。

    顾轻羽也不理他,一指梅林,命令飞机道:“去那里跪着,同样想明白错在那里,才能起来。”

    “哦!”飞机一下子开心起来,只要主人不是不要他,让他干什么都成。琴音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