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逃走算了
    原本沙哑的声音,再配上无尽的失落,让顾轻羽原本疼痛不已的心,又狠狠的抽了下。

    你成功了!顾轻羽闭了闭眼,认命的叹了口气,然后抬头迎上他的眼眸,以同样极其认真的口吻说道:“你真的确定要我吗?而且只能要我一个。”

    “要你!只你一个!”穆简行连半分思考都没有,用极其肯定语气答道。

    暗淡的星眸中,逐渐又有希望燃烧了起来,那锥心刺骨的疼痛,也略有所缓解

    顾轻羽又叹一口气,再问:“你知道我是谁吗?假如我是夺舍她人的邪修,你也只要我一个?”

    穆简行漂亮的眼里闪过困惑,然后用前所未有的认真的态度,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然后又用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说道:“你就是你,不论你有没有做过有违天道的事情,我都会只要你一个。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做不来吞噬他人神魂,夺人肉身的事。”

    顾轻羽的眼里蒙上层水雾,他比她想象中的更了解她,如果真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吞噬一个与自己无冤无仇的神魂,强行占用她的身体,她还真下不去手。

    但是……“你只说对了一半。”

    她看到他没有丝毫的犹豫,用十二分信任的语气,抢过她的话说道:“这一半,你有迫不得已,和极其正当的理由。”

    又是毫无理由的信任,顾轻羽忍不住再叹了一口气:“穆简行,话都说到这份上,我若再不答应你,我怕我违了我自己的道心。”

    她说着,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拉低,然后,将自己的额头贴到他的额头上。

    霎时间,她前生今世的海量记忆,如潮水般涌向穆简行的识海。

    穆简行从最初的震惊,然后慢慢勾起了唇,笑意从唇边荡漾开来,由浅转浓直达眼底,最后,他带着笑意低低的骂道:“傻瓜!连你自己都不承认自己是夺舍他人的邪修,我为什么要承认你是邪修呢!

    再说,她的死与你无关,而你只因为用了她的肉身,不顾自身安危,入冥界,历经九死一生,补全了她魂魄,送她入轮回,这段因果你已了却,就像你说的,你问心无愧,谁还有理由指责你为邪修。”

    穆简行说着,不等她的识海紫府重新关上,他的识海也瞬间打开,神识追逐着顾轻羽的神识,纠缠融合在一起。

    “你……耍流氓!”顾轻羽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整个人都伏在穆简行怀里。

    “呵呵!你已答应了我!”穆简行低低的笑,笑声如晨间的微风,吹过顾轻羽的心海,让她彻底瘫软在他怀里。

    不过穆简行也没敢和顾轻羽纠缠太久,他怕纠缠的太久,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与她彻彻底底的来场双修,那样,他尚未痊愈的伤势,就会转嫁一半给她。

    她若有一星半点的伤痛,他会心痛和后悔死,那怕他有十倍于常人的修复力。

    所以,他将一部双修功法留在她识海紫府内后,便匆匆退了出来,但搂着她的手,却一点都没有松开的意思。

    “这次闭关,可能会闭很久,去卿念峰住好吗?我想偶尔出关的时候,能第一眼看到你。”

    “我刚回来,有很多琐事要处理,而且历练在外这么多年,我也需要闭个长关,来沉淀一下。”顾轻羽在他怀里挣扎了下,没挣脱,便任由他抱着没再动。

    “那我在清风园,陪你一起闭关。”穆简行的思维转换的极快。

    “随你,只要你不后悔。”

    “有你在的地方,我为什么要后悔!”

    清风园春意融融,问虚山的后山外围,早是鸡飞狗跳的场景。

    被小界顺拐出来的圆圆,此时正与飞机,在问虚山的后山外围进行着肉博战。

    一个仗着是天下第一皮糙肉厚的神兽,横冲直撞毫无顾忌。

    另一个仗着天下第一飞行神兽,外加十倍于常人的修复力,毫无顾忌的横冲直撞。

    外加一只,只嫌事小,不嫌事大的器灵,不断挥舞着衣服,呐喊助威:“飞机加油!圆圆加油!飞机加油!圆圆加油……”

    所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两只六阶的神兽打架,遭殃的自然是后山外围一群低阶的妖兽。

    它们臣服于神兽,骨子里对神兽有着天生的惧怕,两只神兽一开架,它们便开始了慌不择路的逃命。

    有的逃进了后山内围,有的直接逃出问虚山脉,更有的一头扎进了虚天宗。

    这堪比小型兽潮的妖兽集体大逃亡,一下子便惊动了虚天宗高层,执法堂度衡真君亲赴后山外围查看情况。

    活了千年的老怪物,饶是涵养功夫好,一到后山,也被眼前惨不忍睹的情景气炸了肺。

    好家伙,两只神兽,都显出了本体,庞大的身躯上天入地的乱砸,从高空每掉落一次,便将问虚山砸出个大坑,压垮一座山峰的树木,这其中当然包括许多珍贵的灵植。

    最气人的还是那小器灵,摇旗呐喊助威不止,还不时的丢出一个个禁制,阻止巨大的撞击声从后山传出去。

    要不是看在他顺手捞一捞,有可能被两兽砸到的虚天宗弟子,他真想把他就地正法了拉倒。

    “都给我住手!”

    带着元婴真君威压的怒喝直逼两兽一器,使得这三只顿时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盛怒之下的度衡真君,双手一张,像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捞起他们三只,然后一步跨回执法堂,甩手将他们扔到执法堂冰冷的地面上,再沉着一张脸,怒不可遏的吩咐执法堂的筑基弟子道:“去,把他们的主人都叫来。”

    筑基弟子犹豫了下,说道:“师祖!这只鲲鹏,弟子倒是知道他的主人是掌门亲传弟子顾轻羽,不过顾师叔好像一直游历在外,未曾归宗。

    暂时代为看管鲲鹏的是慕容师叔,不过慕容师叔重伤在身,轻易不出峰。

    至于这只混沌兽和这只器灵,弟子不知他们的主人是谁。”

    跪在地上的小界闻言,大眼珠骨碌碌的转动起来:哈!原来他们不知道主人已经回来了,这执法堂的禁制强度一般般,要不逃走算了!

    当然,执法堂的禁制强度所谓一般般,自然是在界门的眼里才一般般。琴音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