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实力悬殊的恶战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明松贴着隐匿冥符,静静的躺在冥王谷前,一人多高的杂草丛中,一动不动。

    这里是前往六道轮回的必经之路,无论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走的,都必定经过这里,所以转轮王也准备在此地截杀道修。

    他算了下日子,在杂草丛里,他已经足足躺了一个月,从最初的酸痛难忍,到现在的全身麻木,他都没敢挪动一下,更不敢调动冥气缓解全身的酸痛,他怕他稍微一个轻举妄动,便破了隐匿冥符的隐匿功能,从而被转轮王发现,草丛里的他。

    都怪他,他无声的责怪着自己,要不是他没有听从道修前辈的话,赶快离开丰都,他也不会落在十殿阎王的手里,也不会被十殿阎王强行搜魂,泄露了道修前辈的行踪,害的她一路被截杀。

    想起被强行搜魂时的痛苦,他的眼里泛起浓浓的恨意。

    都说人鬼殊途,道修与鬼修是对立的两个群体,为了各自利益,见了面定然能打个你死我活。

    可事实是,人鬼之间未必就是千篇一律的厮杀,道修前辈带着他历练,教他获取冥石的方法,训练他斗法的手段,培养他斗法的经验,告诉他要坚强,这天底下最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反观同为鬼修的十殿阎王,他们可曾想过,强行搜魂,会致使鬼修变成痴傻的残魂。

    呵呵!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默默的傻笑起来,他们绝不会想到,被随意关在无人看管的偏僻院子里,等待冥山大爆炸告一段落后,就会被扔到冥山上,探查新的修炼资源的痴傻残魂,他的识海竟然异于常人,非但没有变傻,反而找到了突破契机,成为了筑基后期鬼修。

    也是他运道好,临逃出出暂时关押他的王府时,被他摸到了阎王的书房。当时不知为何,阎王的书房,禁制大开,于是他溜进去,摸走了桌子上枚冥雷,和一叠高阶冥符。

    能摆在阎王书桌上符菉,绝对都是极品,而隐匿冥符,是这叠高阶冥符中的其中一枚,他便是仗着它超强的隐匿能力,在转轮王的眼皮底下,一动不动就呆了一个月。

    他握了握手中的冥雷,父亲曾说过,冥雷是化神修士在渡劫时,捕获一丝劫雷炼制而成,其爆炸的威力之大,可令元婴鬼君退避三舍。

    但随着修炼成化神的鬼修越来越少,存世的冥雷也越来越少。

    他侥幸得到了一枚,那就用到这帮阎王身上,以报搜魂之苦,帮道修前辈闯过冥王谷。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冥王谷前的空地上,冥气微微的扭曲,四条身影,瞬间出现在冥王谷前。

    其中身材魁梧的鬼修,缩着脖子,一点自信都没有的小声嘀咕道:“地藏王有没有弄错啊!干嘛不把传送目的地设在冥王谷内。

    万一十殿阎王在这里设伏,我们来得及逃进冥王谷吗!”

    这四个身影自然是顾轻羽一行,两人两鬼,说话的是船老大。

    白无常横了他一眼,低声呵斥道:“闭嘴!”

    不知道这位是怎么修炼到筑基的,连天然结界内,无法设置普通传送阵的目的地,这样普通的常识都不知道,被道修裹挟着入冥王谷,真不知道是他的幸还是不幸。

    “闭嘴有用吗!事实上,本王就是在这里等你们,来个自投罗网。”

    随着秦广王冰冷的声音,三尊阎王从三个不同的方向,缓步走了过来。

    “三才阵。”顾微羽的瞳孔一缩,冷汗顿时顺着额头滴了下来,她迅速的向顾轻羽靠拢。

    顾轻羽再一次嗅到了死神的气息,这三只鬼,果然是要命的阎王,低阶的不能再低阶的三才阵,她一阵法废材也能将它玩得团团转。

    但由三殿阎王组成的三才阵,不在于阵法的品阶高低,而在于他们摆出来的态度,他们这里要联手的姿态。

    这是一场是实力悬殊的恶战,他们逃入冥王谷的几率小得可怜,即便至宝空间,也需要三息才能完全开启。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地藏王急的在龙珠里团团转,才刚刚引气入体的他,却只能对着三个阎王干瞪眼。

    “小界,去打开结界!”第一次,顾轻羽主动要求小界出战。

    “是!”小界风一般的闪出识海,轻松的穿过三才阵,单手一扬,将秘钥投掷入冥王谷的天然结界上,双手快速的结印,将一个个法诀打入冥王谷秘钥中。

    身为界门,干这活,不用学,他最拿手。

    三殿阎王微不可察的皱了眉,的对于一个小器灵。他们没放在心上,跟随他们一起过来的却已洛桑纵身飞起,单掌朝着小界压了下去。

    小界双手结印不停,仰头朝着洛桑喷出一长串的冥火。

    同时圆滚滚的圆圆,被顾微羽从三才阵的阵眼里甩了出来,他高喊着:“界哥,我来帮你。”

    另一边,三才阵已经发动,山岳般的威压,和道道法术一齐压向阵中。

    琴声呜咽中带着点决然,《七弦杀》犹如疾风暴雨,倾注在三才阵中,直击三殿阎王的识海,使得他们周身的威压有所减弱,双手结印的动作显得有些迟缓,就连法术威力也大大的打了个折扣。

    但即便如此,船老大是直接趴在凤栖之下,才没晕死过去,顾微羽和白无常的法术,也只能勉强在他们四周筑起一道防护墙,却无法阻挡三殿阎王步步逼近。

    “坚持一下,小界最多需要两息,便能打开结界。”顾轻羽低声交待着,但她的脸却成了一张白纸,紫府已开的她,虽不惧任何威压,但她的神识强度,实实在在只有元婴初期的强度,《七弦杀》同时攻击三殿阎王的识海,她是在超负荷运作,要坚持两息,又是谈何容易。

    防护墙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越缩越小,他们几乎可以感觉到三殿阎王的法术擦着他们的鼻尖划过,但时间一息都没到。

    三殿阎王同样心惊无比,这恼人的琴声居然直击识海,使得他们不得不分心对抗侵入识海的琴声,也使得他们法术威力陡减,要不别说两息,一个照面便能将这些小辈生擒活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