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判若两人
    洛桑抬头审视了突然出现的顾轻羽片刻后,才说道:“你们果然是一伙的。”

    “同父异母的亲姐妹。”顾轻羽老实交代。

    “亲姐妹!猜得到。”洛桑点点头:“怎么她不敢出来了?所以让你来应付我?”

    顾轻羽哂笑道:“偷袭你的人是我,你报仇难道不找正主?

    不过,我对你没恶意,只不过想早点办完来冥界的正事,所以有所冒犯,还望殿下海涵。”

    “正事?为了一只残魂,炸了冥山?还是去忘川绝地,抢了本属于冥界的宝物?”

    面对顾微羽时,洛桑或许还有着棋逢对手的兴奋,但面对顾轻羽,她的怒火蹭蹭蹭的往上蹿。

    炸她冥山,抢她冥界异宝,根本没把她冥界鬼修放在眼里,这嚣张的无法无天的态度,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红色的罗裙无风自动,昭示着她心中的怒火,和浓浓的杀意。

    顾轻羽后退一步,心念转动间,凤栖以悬浮在身前。

    她双手抚上琴弦的同时,冷声道:“既然你不肯原谅,我无话可说,要打,我只能奉陪。

    但在开打之前,有些事,我必须先声明一下。

    第一,残魂本是自由的凡魂,受到厉鬼冲撞后所化,不是你契约的奴仆,我带走一只残魂,还她自由,不违背道义。

    第二,冥山被炸,与我无关。

    你身为阎罗王之女,应该比谁都清楚,冥山地下阴火的威力日趋增强,因该也清楚这是地下阴火即将喷发的前兆,我只不过是恰逢其会,而已。

    第三,你口中所谓的冥界宝物,我没看到。

    我去忘川绝地,只不过是去收集,我所救那只残魂丢失的两魂五魄。

    至于那排山倒海的巨浪,是一只化神厉鬼盛怒之下,一击之力造成,与我无关。”

    “满口谎言!”洛桑瞪圆了双眼怒斥道:“众所周知,自万年前的神魔大战之后,冥界只出过一位化神鬼尊,那便是地藏王!

    何时冥界又出了一位化神修士,居然还是厉鬼。

    你睁眼说瞎话时,也不先了解了解冥界的现状,再到我面前来瞎编。

    怎么,想用这些谎言扰乱的心绪,好让你趁虚而入,毁我冥界!

    你也太小看我们冥界鬼修啦!来来来,我们先比划一下,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是冥界的真正精英。”

    本命的红色长剑带着怒火划出一片火海,地狱烈焰鸟从火海中腾空而起。

    一出手,居然就是毫不留情的最强杀招。

    顾轻羽屈指拨动琴弦,铮铮琴声和她的声音同时从她指缝间流出:“洛桑,毁你冥界,我又有何好处。

    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信不信那是你的事。但有句忠告,我还是要浪费一点唾沫星子说一下。

    别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毁了自己千万年的根基。”

    “哪来那么多废话,赢了我,再来对我说教。”洛桑双手不停的结着印,将一个个冥诀打入,红色长剑中,地狱烈焰鸟尖啸一声,扑向顾轻羽。

    团团飞舞的花瓣在琴声中散开,千万把飞剑倒挂着从九天倾泻而下,飞剑中火凤长鸣着迎上地狱烈焰鸟。

    洛桑盛满怒火的漂亮双眸里,闪过一丝赞许:“难怪那么嚣张,果然有几分实力,只可惜这里是冥界,不是你道修撒野的地方。”

    要不是被逼到非战不可的境地,顾轻羽永远不想撒野,她边战边往着死海的反方向,慢慢退去。

    …………

    荒山远处蜿蜒流淌着一条大河,在经过荒山时,它一头扎入荒山底部,变成一条地下暗河。

    此时的的河面上,随波逐流漂过来一具焦黑的尸体,顾轻羽说话的时候,他刚好飘过荒山底部。

    他紧闭着的双眼,蓦然轻轻抖动了下,重伤昏迷了好多天的他,恰巧在此刻醒了过来,将顾轻羽的话悉数听进了耳朵里。

    他僵直的手指,忍不住微微发抖,一直以来他想不明白的事,终于在这一刻迎刃而解。

    是厉鬼们的修为越高,需要的生气就越多,所以他们在黄泉路上大肆捕猎凡魂。

    而恰在此时,冥山的阴火有了喷发的迹象,使得残魂的消耗数量急剧增加。

    十殿阎王为了一己私利,不但对于厉鬼的猖獗不闻不问,甚至还有些乐见其成。

    鬼修的生育艰难,使得他们必须依靠大量拥有灵体的凡魂,加入鬼修的队伍,才能维持庞大的鬼修世界,而凡魂才是维持冥界的真正基石。

    厉鬼在捕猎凡魂时,可不会放过拥有灵体的凡魂,成为残魂的凡魂越多,能成为鬼修的凡魂就越少,长此以往,动摇的的确是冥界千万年的基业。

    他无声的叹了口气,黑无常常说他想太多,其实不然。

    厉鬼已有化神鬼尊出世,离厉鬼们大肆横行在冥界的日子,还会有多远!而他们的地藏王已经好几千年没有出现在冥界中了。

    一旦被厉鬼占领冥界,那会是怎样的惨烈世界。不行,他迷迷糊糊的想着,他得去找地藏王,得让他出面整治厉鬼。

    强烈的求生**,使得他强忍着疼痛,挣扎着运转功法,缓慢的开始修复着被阴火炸裂的经脉。

    ……………

    至宝空间里的顾微羽看着越打越远的两人,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在这场斗法中,顾轻羽明显略逊半分,那半分逊色,逊的不是她的能力,而是她的法宝。

    尚未成为她本命法宝的凤栖,无法将她法术的威力,十成十二施展出来,使得这场斗法,她显得有些被动。

    这在出至宝空间前,她因该便想到了这一点,但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和退却。

    这与她记忆里,那个贪生怕死,爱慕虚荣,尖酸刻薄,凡事推诿的顾轻羽已判若两人。

    一个让她死过一回到梦,真的可以让人从头到尾彻彻底底改变,找不到半分前世的影子?

    “不要想太多!”莫随风修长的手指抚上她微皱的眉心,冷清的语气里多了份温暖:“不管她讲述的梦是否属实,但最起码,她的改变,是往好的方向在改变,不会再与你为敌。”

    “她讲述的梦,八成是真的,这么多年闯荡下来,我越来越觉得,光靠微羽一人,难于开启飞升通道,所以目前为止,你们肯定不能成为敌人。

    而且我有预感,对于开启飞升通道,她知道的因该比我还多。”沿叔眺望着越走越远的顾轻羽,不停的猜想着,那块从她身上掉下来的碎片,有没有化出器灵来。

    “嗯!我知道。”

    有在乎她的人安慰,顾微羽的心暖暖的,她用力点了下头道:“走,我们去死海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