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8章 愧疚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轻羽被顾微羽突然的转换的话题,问得一愣。

    对于穆简行,她有着牵挂担忧,和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丝愧疚。

    在她的认知里,两个人若在一起,坦诚相见那是最起码的底线。

    穆简行可以毫不犹豫的向她敞开了他的识海,她却不知道该向他如何解释,借尸还魂的事。

    她选择了一声不吭的独闯冥界,是她心底最深处,那扇名为信任的门,他还没能完全叩开。

    但是,这些没法跟顾微羽解释,于是她调侃的笑笑:“有意见?”

    “你没心没肺啊!”对于她态度,顾微羽的确有意见。

    自家多好的师兄,一百六十多岁便已是金丹中期的金丹真人,谪仙般的俊颜,三月春风般沁人心脾的笑容。

    要资质有资质,要样貌有样貌,只要他喜欢,环肥燕廋,什么样的美貌女修,不都由着他挑吗!怎么就偏偏喜欢上了这个从小和她相看两相厌的顾轻羽,不过,感情的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作为师妹没资格发表意见。

    顾轻羽用嘴朝莫随风努了努:“向你学习,带着情郎闯冥界!”

    眼看着谈完飞升通道正事,谈私事的两姐妹,将战火燃烧到了莫随风身上,沿叔发出邀请道:“莫小友,手谈一局如何?”

    “好。”莫随风沉默了下,确定这两人不会打起来,才站起身答道。

    “你确定你一点都不担心三师兄?也不想知道她在干嘛?”她忿忿不平的又问了句。

    “他好吗?”顾轻羽垂下眼眸,终是没再遮掩她对他的牵挂。

    顾轻羽的态度,让顾微羽为穆简行忿忿不平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一些,“你失踪了这么多年,三师兄全世界的找你,甚至怀疑你被某个大能困在哪个密地里,所以但凡那里有不为人知的密地出世,他总是想方设法进去查探一番。

    其中的危险,相信不用我多说,你因该比谁都清楚吧。”

    “是。”顾轻羽清澈的眼眸里,蒙上一层薄薄水雾,阴阳同心契上传来的钝痛,在心里被无限的放大。

    他身受重伤,只因为了找她,愧疚在心底又增加了几分。

    这回顾轻羽反应,顾微羽更满意,她家师兄就该有人心疼。

    “你看看你,明明没有任何的束缚困着你,大摇大摆的将冥界闹得个鸡飞狗跳,你倒是给三师兄留个信啊,你符菉造诣那么高,一张万里传音符浪费不了你多少时间吧!

    还有你那只笨鸟,说什么三师兄身上有你的气息,天天嚷嚷着,问他要你。”

    “你太看得起我了!”顾轻羽苦笑着摇头。

    万里传音符虽也是五品符菉,但它的要求更高,融入符菉的灵力更多,以顾轻羽金丹初期的修为,很难成功绘制出来。

    但随即,她又低低的说道,仿佛在给远方的他一个承诺:“我会尽快处理完冥界的事,争取早日回转宗门。”

    然后,她话锋一转,询问顾微羽道:“对了,找到不死草了吗?”

    “如果你不炸冥山,因该快找到了。”顾微羽抬眼看向被沿叔拉去手谈一局的莫随风。

    冰山俊颜上,有一抹苍白的倦容,匆匆十年,一晃而过,伤及他丹田的那道裂痕,迟迟没能得到修复,再拖下去,怕会留下后遗症。

    “宗门里的骨声花,以你的能力,因该早用积分换到了吧。不死草除了冥山,冥王谷因该会有生长。”顾轻羽淡淡的说道:“塑脉丹留一颗给我,作为给你提供消息的费用。”

    “冥王谷?”顾微羽侧头看她,若不是修士的五感实在太好,她都怀疑自己听错了。

    她闯荡冥界数十年,再清楚不过,冥界有一个地方,除了地藏王,任何一个鬼修都休想踏入半步,那里便是冥王谷。

    传说中的冥王谷,整个被天然结界严密的包裹在里面,而地藏王随身携带的令牌,是唯一打开天然结界,进入冥王谷的秘钥。

    在几乎与世隔绝的冥王谷内,寻获几株不死草,肯定没有问题,可问题是怎么进入冥王谷?

    是顾轻羽初来乍到,根本不了解冥界?还是随便选个地方,唬弄自己?

    但看她一本正经的模样,因该没那么无聊。

    “怎么去?”她问。

    “进冥王谷的秘钥,我有。但作为搭了顺风车的你,付些车费自然也是理所当然。

    我这里还有一朵骨生花,找到不死草后,顺便再帮我炼制一炉塑脉丹。”顾轻羽说着,顺手抛给她一个玉盒。

    “好。”

    亲姐妹明算账,再好不过,何况她们还是不是一个娘的亲姐妹。

    “走吧!”协议达成,顾轻羽伸手带上帷帽,率先站了起来。

    “全界通缉,你还准备自己走过去?”顾微羽同样站起来,斜晲着她。

    “那好啊!有免费顺风车搭,我甘之如饴。”顾轻羽从善如流的摘下帷帽,盘膝重新坐到,一株参天的灵树下。

    “你……”顾微羽顿时无语,她怎以前么没发现,顾轻羽还有点无赖。

    ……………

    忘川绝地,十殿阎王毫不犹豫的跳入滔天的巨浪中,顶着巨大的冲击,逆流下潜。

    然而,越是下潜,他们心中越是心惊。

    动荡不安的忘川河水里,法术残留下来的威力,使他们不得不全力撑开护罩,减缓下潜速度,才能慢慢的靠近忘川河底。

    透明的禁制早已在法术撞击的爆炸中消失不见,翻滚的忘川河水冲刷着厉鬼居住的居住地,随处可见厉鬼支离破碎的魂体,慢慢的融化在忘川河水里。

    原本连绵起伏的丘陵,早化成一条条深不见底的海沟,这些海沟纵横交错状若蛛网,显示着化神力量的强大。

    十殿阎王不用各自打招呼,争分夺秒的各自跳入海沟,展开了全面细致并且急速的搜索,唯恐慢了一步,地藏王觊觎的异宝,会被其他几殿阎王捷足先登。

    然而搜索三天三夜后,十殿阎王仿佛明白了什么,纷纷满脸怒容浮出忘川河,秦广王更是一掌拍在滔天巨浪上,仰天咆哮:“道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