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跑题了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微羽猛然回头,她的神识虽稍有不及顾轻羽的神识强度,但也很快,在余庆城北,无人的荒郊野外,搜索到一只带着帷帽的女鬼,正盘膝坐在那里,冲着她微微颔首。

    那帷帽隔绝神识探查的效果实在太好,以至于她没能认出女鬼是谁,也没看出来女鬼的修为几何。

    正在她狐疑的时候,那只女鬼迎着她的目光,掀开帷帽的一角,冲她露齿一笑。

    “丑死了!”她低声咒骂了句,大步的朝着女鬼走去。

    “你的胆子倒是够大,炸了冥山,被十殿阎王全界通缉,还敢在冥界到处乱晃,你是不是嫌命太长,活得不耐烦了!”走得近了,顾微羽心情复杂的瞪她。

    曾几何时,眼前这个人,她欲杀之而后快,可现在,面对重伤的她,她却没了杀她的执念。

    这样的心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转变得?她想了想,也没想明白,究竟是见过她留下的玉简开始?还是更早的时候,她的执念便已悄悄改变。

    “怕啥!遇到危险找你啊!有气运通天的天命之人庇护,准没错。”顾轻羽极其不负责的说道。

    “你知道我一定会出现在冥界?”顾微羽脸色微变,她连她的行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那她所谓秘密,与她而言都不是啥秘密,五岁时的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她的神识快速扫过四周,见没鬼注意到她们,一把抓起顾轻羽,闪身进了至宝空间。

    顾轻羽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一亮,微风带着浓郁的灵气,让她全身的毛孔瞬间全都舒服的张开。

    入眼处,成片成片的灵田一眼望不到头,高阶的万年灵植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百闻不如一见!原著虽对至宝空详细描述,但再详尽的描述,都没有身临其境来得震撼。

    朵朵白云下,青山怀抱着绿水,美得如同一副水墨丹青。

    波光粼粼的灵湖里,时不时有灵鲤跃出水面,灵湖旁,更有盘膝而坐绝世美男弯钩垂钓。

    “嗨!莫道友,好久不见。”顾轻羽自来熟的朝莫风摆了摆手。

    莫随风回眸看她,冰山似的眉宇间,微微露出点讶异来,除了他,还是第一次有人被顾微羽带入至宝空间。

    “你好像什么都知道。”顾微羽平静的问,既知她冥界的行程,知道莫随风在空间至宝里,也不足为奇。

    “怎么,知道得多了。打算杀人灭口,还是永世囚禁!”顾轻羽戏谑的说道?

    “她囚禁不住你。”须发皆白的中年男子从虚空中缓步而来。

    “沿叔?”顾轻羽抬头,蹙眉,沿叔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没听懂。

    “是。”白发男子爽快的承认,上下打量了许久后,才缓声说道:“万年前,我被天魔追杀着落入修真界,在逃亡的过程中,不慎被天魔击中,有碎片从我身上掉落下来。

    我若没有猜错,这块碎片,如今已认你为主,所以我这至宝空间,你虽不能随意进入,微羽却也困不住你。”

    顾轻羽微微发愣,有那么巧吗?小界是沿叔身上掉下来的碎片?

    “他说的好像有道理欸。”小界在识海里闭着眼,感应着周围,那丝丝缕缕的牵绊,“不入至宝空间时,我对至宝空间没啥感觉,可就在刚才,踏入至宝空间的瞬间,我感应到了来自本体的牵绊。相信这位沿叔,在我踏入他空间的时候,同样也感应到了我的存在。”

    “那又如何。”顾轻羽抬头看向沿叔,戒备已弥漫在她全身。

    小界是她幸幸苦苦养大的孩子,他若不愿意被沿叔抹去灵识,重新回归至宝空间,那怕她现在身受重伤,沿叔若想强行收回小界,她铁定跟他们拼命。

    沿叔微微摇头,“我只想说,这是天意,再无其它想法。顺便告诉你,你既得了我的碎片,开启飞升通道,光靠微羽恐怕无法顺利开启。”

    顾轻羽垂眸,沿叔的话说的够明白,他是希望她与顾微羽能摒弃前嫌,通力合作,开启飞升通道。

    其实,从噬灵开口唤她为守护者起,她便隐隐意识到了,开启飞升通道,恐怕也有她一份子。

    所以,顾微羽拉她入至宝空间时,她没有任何的反抗,她与她之间,早晚得有一场深入的交谈,却没想到,她们之间,还有这一层联系。

    她将目光投向顾微羽,“顾微羽,你还记不记得,五岁那年,你设计,害的我被顾锦羽推入湖里。

    冬末初春的湖水真是冷啊!我直接高烧了七天七夜。”

    “是你蠢,被顾锦羽教唆着,无缘无故的与我为敌。”顾微羽露出个冷笑。

    “呵!是啊!那时候真蠢,被人当枪使,还乐在其中。”顾轻羽笑笑,按住袖袍中躁动不安的龙珠。

    得到三魂七魄归位,已恢复了一点理智的原主,因为顾微羽的一个蠢字,想要冲出来拼命。

    “其实你不知道,锦衣玉食的将军府内,最难熬的,从来都不是那些下人们。

    而是,我们这帮看似高高在上的小姐。

    为了所谓的嫡庶尊卑,为了所谓的得宠,小小年纪,就要学会察言观色,刻意扭曲自己,迎合嫡母,嫡姐的欢心。”

    龙珠内的原主,听着顾轻羽的话,从轻轻的抽泣开始,慢慢!变成了嚎啕大哭。

    没娘,没爹疼她,只需嫡母,嫡姐一个眼神,那怕当时的她,再不愿意与人吵架,都必须第一个冲上去,与其他姐妹大吵一场,否则,吃不饱,穿不暖,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你跑题了。”顾微羽皱眉,小时候,她与顾轻羽之间除了不愉快还是不愉快,这有什么好回忆的。

    即便是现在,她与她之间除了开启飞升通道,能找到共同的话题,其它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吗!”顾轻羽微微一笑。

    她道出了原主的委屈和心酸,引她嚎啕大哭一场,多少能化解她,因为枉死,而积压在她心里都怨气,来世最起码不会是个怨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