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小小残魂
    ,精彩无弹窗免费!

    秦广王的魂沙矿,盛产血沙。

    据打听回来的消息显示,血沙是炼制元婴期鬼修唯一能服用,辅助修炼的冥元丹的重要冥材之一。

    因血沙深埋在冥山深处,并伴随着极其危险的阴火一起生长,所以血沙开采极其不易,数量也极其稀少,而消散的残魂数量在整个冥山,无数大大小小的矿洞里,却是首屈一指。

    从以上这些信息中不难看出,血沙对于秦广王,乃至整个冥界的元婴鬼修的重要性,所以即便面对的是毫无法力的残魂,整个魂沙矿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布满了筑基鬼修,矿洞的洞口还坐着一位闭目打坐的金丹大圆满鬼修。

    “前辈,黑白两位前辈又抓来十五个残魂,晚辈悉数送到您矿上。”飞船一落到矿洞前,筑基鬼修满心喜悦的冲金丹鬼修行礼,冥石马上就要到手了。

    “嗯!”金丹大圆满鬼修高冷的嗯了声,一挥手,数十块下品冥石便飞入了筑基鬼修手中,然后回头,冲着矿洞深处喊道:“来人,将新到的残魂领下去。”

    很快,从矿洞深处匆匆出来个炼气十层的鬼修,他先冲着金丹鬼修行了一礼,然后挥手洒出数十张冥符,贴到残魂们的身上,同时驱魂鞭一扬,朝着残魂们抽了过去,“下去。”

    驱魂鞭清脆的抽打声,伴随着凄厉的尖叫声,顿时响彻整个矿洞洞口。

    在里面,在里面。

    执念在她识海里大声的嘶喊着,清楚明白的告诉她,原主就在秦广王的魂沙矿深处,而且情况不好。

    顾轻羽虽收敛着所有的气息,无法查看冥符的真正功效,但她对符菉的造诣,让她立马感觉到,这是张具有隔绝功能的冥符。她索性闭着眼睛,遮掩掉眼中因为执念的躁动不安,而呈现的浮躁,但仰着头,直着嗓子,大声的尖叫着,在驱魂鞭的驱使下,跟随着残魂们快速的向魂沙矿深处走去。

    蜿蜒曲折的矿道,每向地底延伸百米,便镶嵌着一块荧光石,照得通道亮如白昼,大大方便了本质是凡魂,没有夜视能力的残魂们挖掘血沙。

    炼气鬼修将他们赶至一座小型的传送阵里,没等所有的残魂站稳脚跟,便匆匆发动了阵法。

    “主人不用再装了,矿洞底部最高修为的鬼修,也只有筑基中期。”小小的眩晕感还没完全褪去,小界的感应力已扫过整个魂沙矿底部。

    忍无可忍时,无需再忍。

    这是挨了好几鞭驱魂鞭后,顾轻羽此刻心里最想冲着迎面再度甩过来的驱魂鞭,咆哮的一句话:tnnd,装白痴都快憋屈死了。

    她的神识比她的思维更快一步透出体外,迎面甩过来的驱魂鞭,吧嗒一声掉落在地,琴声骤起,《幻》字诀直入附近鬼修识海。

    成为金丹真人后,在筑基期勉强领悟一点皮毛的幻字诀,现在运用起来,就显得得心应手,篡改几个筑基,炼气鬼修的记忆,那都不算什么事。

    原本前来驱赶他们的炼气鬼修,看着掉在地上的驱魂鞭,显得有些茫然,他用力的挠了挠头,捡起驱魂鞭,继续驱赶起残魂来,却没看到,有黑影在他身旁一闪而过,十五个残魂,只剩下了十四个。

    顾轻羽依靠着执念的对原主的感应,在密如蛛网般的矿道里左一弯右一拐,小心翼翼的避开,时不时从坑坑洼洼的矿道两壁,喷射而出的阴火。

    越是深入矿洞底部,顾轻羽的眉头不禁慢慢皱了起来,她体内的净化之力随着她深入矿洞深处的脚步,运转的越来越快速,但空气中的冥气浓郁度,越深入矿洞越稀薄,是什么引发了净化之力快速运转?

    她不禁联想起送他们过来的筑基鬼修的话:最近秦广王陛下的魂沙矿,消散的残魂数量有点多。

    一种不安隐隐的从她心底升起,“小界,你有没有感觉到,矿洞深处有什么特殊的气息波动?”

    她们两心神相通,不需要她过多的解释,小界便明白她想问什么。

    他放出所有的感应力,在矿洞的底部细细的,来回巡视了好几遍,最后才确定的说道:“没有,除了在矿洞里监督残魂的鬼修身上有冥气波动,其他没感觉到。”

    这一答案,与她神识观察来的结果一致,净化之力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快速运转,这让她心中的不安更甚,她足下一点,疾行诀施展至极致,朝着执念感应最强烈的方向飞掠而去。

    眨眼的功夫,几十个残魂组成的挖矿小分队便出现在她神识范围内,其中一个瘦小孩童状的残魂直接把顾轻羽的眼神吸引了过去。

    小小残魂茫然的注视着前方,空洞的眼睛暗淡无光,蜡黄的小脸憔悴不堪。但即便如此,那熟悉的眉,熟悉的眼,赫然正是自己五岁时的模样。

    此刻的她正机械的挥舞着手中,镐状的下品冥器,不停的敲打着面前的矿石。

    每当镐状下品冥器的挥舞速度有所减缓,或者没有及时捡起从矿石中刨出的红色沙石,一旁监工的炼气鬼修,毫不犹豫的挥起手中的驱魂鞭,狠狠的抽打在她身上。

    憔悴的小脸顿时痛苦的扭曲成一团,拼命的张大嘴巴,却没发出半点声音。

    八十多年,日日时不时的痛苦嘶喊,早已将她的声带损毁,除了痛苦的表情,再无法用声音,宣泄她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