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没有心魔也不好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丝绸般顺滑的万年冰髓里,紧闭着双眼的顾轻羽如老僧入定般,盘膝坐在里面一动不动。

    小颖抬起她小小的脑袋,有些无助的看着疾步走进来的雪灵犬,“爷爷,都过了五十年,姐姐为什么还不醒。还有小界,那么多的五行灵精石,为什么还不能让他化形出来?要不我们加大每只妖兽进山的条件,把每次进山上缴一块五行灵精石,上涨到每次上缴三块五行灵精石,行不行?”

    “没用的,小颖。”他慈爱的抚摸着小颖的小脑袋,眼里的担忧却比小颖更甚。

    筑基期的小界,是燃烧了自身精华,才将三次传送的距离提高到了三千多里,勉强到达雪山脚下。

    自身的精华,光靠补充能量,没有几百上千年,很难将其温养回来。只有等他主人醒来,再配合着补充能量,才能使他自身精华快速得到补足。

    只是,被拥有器灵的七彩魂石攻击了识海的人修,能不能醒过来他不知道,醒过来又是什么模样,痴啦还是傻啦?他心里一点没底。

    “慢慢来吧。”他言简意赅的安慰着小颖,怕说的话太多,把心里的真实情绪泄露半分给她,这孩子实在太喜欢这位人修,他怕她受不了他心里的猜测。不过,说实话,拥有如此干净清澈生长之力的人修,作为能闻到天底下所有气息的雪灵犬,他也喜欢。

    天地间最后两只雪灵犬就这样默默的蹲守在万年冰髓池旁,担忧着各自的担忧。

    突然,平静的万年冰髓剧烈的晃动起来,万年玄冰洞里的灵气汇聚成一个个漩涡,争先恐后的涌入顾轻羽的身体内。

    “姐姐这是要结丹!”小颖先是一呆,而后惊喜的一蹦老高,头嘭的一下撞在万年玄冰上,她也没觉得痛。

    “小心点。”惊喜同样在雪灵犬爷爷心里蔓延,结丹,意味着顾轻羽醒来不会痴也不会傻,反而是因祸得福。

    “我们出去,不要打扰她结丹。”雪灵犬爷爷示意着小颖,两犬一前一后,慢慢的退出了万年玄冰洞。

    顾轻羽的确是因祸得福,她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昏迷了多久,反正她一睁开眼,便看到自己无边无垠的识海,和识海中央竖着的一块紫色石碑,石碑上用她镇压僵尸得来的功德,书着金光闪闪的两大字,紫府。

    小界正靠在紫色石碑上,沐浴着金色光芒,睡得哈喇子流了一地。

    顾轻羽记得《七弦杀》功法的最后一篇警告里提到过,在紫府未开时慎用《七弦杀》杀敌,因为在紫府未开,强用《七弦杀》杀敌的后果是,自身识海会受到《七弦杀》杀意的反噬,修为越高,反噬力越大。

    具体该如何开启紫府,《七弦杀》整篇功法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说此等机缘实属罕见,千万年来无人能将其觅得,所以千万年无人劈开过紫府。而此等罕见机缘,就这样,被她瞎猫逮到死耗子,给碰上了。

    顾轻羽的懵逼模式还没有来得及完全开启,大量浓郁的灵气蜂拥进了她的经脉,就连熟睡中的小界翻了个身,修真界之门也自动打开,精纯的灵气随着外界的灵气一起冲进她经脉。

    懵逼的顾轻羽更加搞不懂发生了什么事,但本能比思维更快一步的做出了反应,迅速的摒弃一切杂念沉入到修炼模式中。

    《琴心》引导着浓郁的灵气归入丹田,很快丹田内原本充盈的灵气,因为被不断加入的灵气挤压的沸腾起来。

    居然是结丹!顾轻羽慢半拍的思维终于开始正常运转,她回忆了一遍两位师尊的结丹心得,做到心中有数后,加快了《琴心》的运转。

    灵气在丹田和经脉内不停的沸腾,扩张着丹田和经脉。这本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但跟《七弦杀》的杀意在识海里驰骋的痛苦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不值一提,所以顾轻羽眉头都没皱一下,扩张丹田和经脉就顺利完成。

    浑圆的金丹悬浮在她宽广如海洋般的丹田内,如同一颗最亮的星星悬浮在夜空中。

    “小韵啊!你终于回来了,可想死老妈了。”熟悉温暖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是老妈的声音,顾轻羽猛然回头,看见记忆里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她眼眸里。

    果然是老妈,身后还跟着老爸,可恶的老弟。

    老爸一进门,就呵斥起老妈来:“看你说的什么话,孩子长大了,总该为了自己的事业奔波,小韵到国外才住了几年,就把你想成这样,你也真是的。”

    “那谁没完没了的唠叨,小韵啊,在那边吃的惯住的惯吗。”老妈嗔怪的回了老爸一句,然后回头对顾轻羽说道:“小韵咋别理他,老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说罢转身进了厨房,老爸也急忙跟上,边走边说:“小韵等着,老爸也给你露一手拿手菜。”

    等他俩进了厨房,可恶的老弟便蹭了过来:“老姐,国外好玩吗?有没有交到象你老弟我,这么帅的男朋友啊?”说着还臭屁的甩了下头发。

    顾轻羽用心端详了他好久,才认真的说道:“你没他长的好看,但你在我心里是最棒的。”

    “咦。”老弟抖了抖肩膀,“在国外住了几年,干嘛变得这么煽情,真怀念和你吵架,你跳脚的模样。不过老姐,我偷偷和你说啊,我也交了个女朋友,比你漂亮。”

    “打击你老姐我?”顾轻羽眯着眼看他,其实她也挺怀念他这幅得意的小模样。

    “那有,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要不,下次我带她给你看看。”

    “好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饭菜的香味伴随着老妈欢快声音传了过来:“小韵吃饭了。”

    老爸已把筷碗摆上,等顾轻羽一坐下,大大的鸡腿已夹到她碗里:“尝尝,老爸的手艺,好久没吃到了吧。”

    “偏心欸,不过看在老姐你好久不在家的缘故,我就不跟你争了。”老弟委屈的撇撇嘴。

    “臭小子,好像碗里就一只鸡腿似的,有得吃还堵不住你的嘴。”老妈将一条鸡腿,塞到老弟的嘴里。

    一顿饭,一家人吃得其乐融融,饭后,老妈负责洗碗,老爸开始和顾轻羽姐弟探讨起人生的规划。

    顾轻羽低着头,静静听着一言不发。

    “怎么,嫌老爸啰嗦了?”老爸眼里闪过一丝忧伤。

    “没有。”顾轻羽抬头仔仔细细的看着老爸,眼里慢慢滑落一滴泪,“其实我在想,没有心魔也不好,连片刻与你们相聚的欢乐都偷不到。”

    老爸蓦然变了脸色,但随即,象副画般,被撕得粉碎,连同老妈,老弟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