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4章 祭品
    一碧如洗的巫皇陵天空,偶尔飘过一两朵白云,五朵乳白色莲台分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高高漂浮在天空中。

    郑怀年已停止奇怪咒语的诵读,双手快速的结印,全身魂力悉数注入脚下血红色的七字中,血红色的光芒瞬间从七字中升腾而起,在空中汇集成一张雕龙画凤的血红色宝座,耗尽最后一丝魂力的郑怀年瞬间瘫倒在地。

    巫铃坐在高高的血色宝座上,俯瞰这追随她的黑压压的巫修们,满足的微笑荡漾在她明艳的脸上,她一拍血色宝座上昂首的龙头,性感的红唇缓缓的吐出三字:“认主吧!”

    一瞬间,一股强大的威压从巫皇陵高空疾扑而下,压得除了宝座上的巫铃,和累瘫在地的郑怀年外,所有的巫修,道修都不得不屈膝跪倒在地。

    他们各自悬挂在腰间,已经滴血认主的令牌却迎着强大的威压下,逆空飞起,扭曲的铭文中那颗血珠翻滚着挣脱令牌的束缚,争先恐后的汇入,巫铃坐下那张血色宝座中。

    血色宝座上的光芒越来越盛,龙鳞凤羽在光芒中轻轻舞动。

    臣服从每个巫修心底油然地生,他们不约而同虔诚的跪伏在地,异口同声的说道:“主人,我等是为你而生,也愿为你而死。”

    在巫皇陵外,迷迭城中,三间破瓦房里,两只低阶妖兽同样虔诚的跪拜在地,嘴里发出诚惶诚恐的咕噜声。

    “好!为了主人我,为了你们自己,为了我们的明天,去吧,去把皇冠找出来。要记住,要第一时间把令牌放入皇冠中,才能确认皇冠为本公主所有。”血色宝座上的巫铃志在必得一挥手,环绕在乳白色莲台四周的禁制缓缓打开。

    “是。”臣服的语气整齐划一,然后井然有序的纷纷祭出飞行法器,法宝飞离莲台。

    顾轻羽夹杂在巫修群中,远远的回头望了眼血色宝座和宝座上的巫铃。

    巫铃心头无来由的猛跳,抬头望去,只见无数道的乳白色遁光中,一道金红双色的遁光分外的明显,眨眼间便飞出莲台。

    妖兽的咆哮声,巫修们的怒骂声,惨叫声,法术在空中发出的爆炸声,也以眨眼的功夫充斥在巫皇陵中。

    成群结队的飞行妖兽,仿佛早已经等在莲台四周,就等着巫修们飞出莲台的瞬间,挥舞着钢爪利喙扑了过来,血腥味瞬间萦绕在每个修士鼻腔间,挥之不去。

    事发突然,慌忙应战的巫修们,和飞行妖兽只一照面,成千上万数量的巫修们已十去二三。

    穆简行脚下的轻灵一出莲台,数只裹挟着灵气的黝黑利爪,带着破空之声,疾如闪电般,分别抓向他和顾轻羽。

    他一点足下轻灵,轻灵回旋着下沉,避开正面的几只利爪,问道划出一道弧光,以一化十,组成剑阵环绕在两人四周,但凡有不知死活的妖兽冲上来,统统都被剑阵绞杀成碎屑。

    巫修飞离莲台的速度很快,眨眼间莲台上只剩下血色宝座上的巫铃和累瘫在地的郑怀年时,环绕在莲台四周的禁制再度合拢,隔绝了有巫铃眺望向远方的目光。

    她迅速的收回远眺的目光,将其定格在众多莲花花瓣中的一叶上,在那里,金红两色的遁光中,身材挺拔的男子,稳稳的驾驭着飞剑下降,猎猎飘飞的黑袍更衬得他俊逸非凡。

    飞剑上,浅色衣裙的少女盘膝而坐,那双如山泉水清洗过般干净清澈的眼睛,隔着妖兽群,隔着禁制,遥遥的仿佛与她隔空相对,一瞬间她突然明白她一直以来的隐隐不安从何而来,他们竟然在没有滴血认主情况下,混进了巫皇陵,她不是他们的主人。

    愤怒一瞬间占据了所有的心房,她腾的一下想从血色宝物上站起来,血色宝座灵光一闪,龙鳞凤羽交织出一张肉眼无法看到的细网,将她牢牢禁锢在宝座上。

    她颓然的坐在宝座上,她怎么忘了,从这一刻起,到逐出下一代巫皇人选为止,她离不开这张宝座半步。

    顾轻羽盘膝坐在飞剑,收回遥望莲台的目光。

    环绕在剑阵外,作飞蛾扑火状的妖兽,大都只有四五阶的修为,穆简行以剑阵开道,根本无需她再出手,她沉默着陷入思绪,片刻后,她忍不住叹了口气:“唉!”

    “想到什么啦?”穆简行虽同时驾驭着飞剑和剑阵,但关心一下顾轻羽的情绪,还是游刃有余。

    顾轻羽想了想,像是自言自语般的问道:“巫皇真的巫皇吗?”

    “为什么这么问?”穆简行微微扬眉,他心中其实亦有相同的疑问。

    从彼岸花丛中那座小型的乾坤阵,环绕在莲台四周的禁制,再到那张雕龙画凤的血色宝座,无一不显露着道修的痕迹,根本找不到一丝巫修的痕迹。只是他忙着驾驭飞剑,斩杀妖兽,还没时间象顾轻羽那般坐下来,细细想一想。

    “你大概也发现了那张宝座上的龙凤是由一些特殊的符文组成,只是不知道这些特殊的符文究竟有什么用途,对吧。”顾轻羽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回忆。

    “对。”穆简行实事求是的承认,他只在炼器上有天份。以前也只认识常见的那几个符文,现在能辨认出宝座上的龙凤,是由特殊符文组成,归功于阴阳同心契的功劳,这是轻羽的符菉造诣与他共享的缘故。

    顾轻羽再度轻叹,若是二十多年前,她也不知道这些特殊符文究竟有什么用途,只是被人高高挂起,差点流干最后一滴血而死的惨痛经历,让她记住了这些特殊符文的用途。

    “献祭。”

    她轻轻吐出两个字,却让穆简行好看的眉毛瞬间皱紧,他用无法相信的口吻问道:“他们都是祭品?”

    “活生生的祭品。”顾轻羽再度轻叹了口气,她有些同情巫铃,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结果却是他人的祭品。

    “皇冠是带她离开祭坛的唯一途径。”

    “你想救她?”穆简行回头望她,他家轻羽什么时候成了烂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