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1章 彼岸花
    巫王争夺战,夺得便是巫王头上那顶皇冠。

    巫王一旦宣布闭关冲击化神,他头上的皇冠便会自动飞回巫皇陵,若是巫王闭关三十年未出,皇冠便会重新自行择主,也就预示着新一轮的巫王争夺战拉开帷幕。

    眼看着时间匆匆,巫王闭关的时间已超过三十年,新的巫王争夺战已枕戈待旦。迷迭大陆角角落落里,但凡拥有固体期修为的巫修,都纷纷向迷迭城汇聚而来,城中即便是灵气最稀薄的西区,也早已经是人满为患。

    各王子公主索性在巫皇陵所处的巫山山脉内扎下阵营,一时间,五个彩旗招展,旗帜鲜明的阵营掩映在巫山的群山峻岭之间,让人一下子有了身处古战场的错觉。

    山脚下,各王子公主府都设有报名处,派发着各府独有的令牌。

    成群集队的巫修聚集在这些报名处,七嘴八舌猜测着,这五位王子公主,谁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巫王。

    路人甲将目光在五个报名点来回看了好几遍,大踏步的走向二公主府的报名点,拿了块令牌便走。

    人群中有巫修不禁好奇的问道:“道友,你确定二公主就是下一代巫王?”

    路人甲用看白痴般的眼神看了那人一眼:“这不明摆着的嘛,二公主年纪最长,修为最高,最主要死一次还可以活过来。”

    人群中有巫修觉得这话有道理,纷纷拿了二公主府的令牌,但亦有人不同意他的说法,若论命多,八王子府有兄弟姐妹四个,就有四条命,那不如选八王子,于是有人纷纷转向八王子府的报名处。

    人群中不同意声嗤笑出声:“嗤!命多又有什么用,活到最后才是活着,我喜欢四王子的雷厉风行。”

    “不错,四王子手段狠辣,在这场巫王宝座的争斗战中,定能所向披靡,寻得王冠而回,走我们去四王子府。”他招呼着同他一起的巫修直奔四王子府的报名处。

    “这场厮杀,恐怕只有六王子勇往直前的锐气,才能带领他的部下笑但最后。”

    “七公主最得巫王宠爱,修炼资质又是最高,她定能活着走出巫皇陵。”

    于是,在巫皇陵开启前的最后一天,所有巫修都站好了队,

    顾轻羽站在巫皇陵高大华丽的墓门前,看着大朵大朵盛开在墓门上的彼岸花,红得如鲜血般刺眼。

    穆简行从身后拥住她,轻声的传音:“在想什么?”

    “在想巫皇是什么样的人。”她示意穆简行看墓门上彼岸花:“知道不,多宝楼有一种奇香,就是以彼岸花为主要灵材炼制而成,这种奇香,在普通人眼里无色无味,但一旦沾染上这种奇香,一年之内,无论你躲在天远大陆的哪个角落里,多宝楼都轻轻松松把你找出来。”

    穆简行下意识的便把手臂收紧,轻羽把奇香说得如此详细,一定被多宝楼追得满天远大陆跑过,他的眼里氤氲起杀意。

    “别犯傻,人家有化神真尊坐镇,你一小金丹,被人家怎么摁死的都不知道。”顾轻羽抓住他的手,将净化之力渡入他体内。

    “那等我化神了再去。”穆简行闷闷的,却又坚定的说道。

    “好啊!到时我们把多宝楼里的宝物都占为己有,我们就成了天下第一首富。”顾轻羽笑道。

    “这事我喜欢,等主人你成了化神真尊,可以天天化形在外的我,帮你们一起摆平多宝楼。”小界在识海里兴奋的积极响应。

    “想摆平多宝楼,那也得先回到天远大陆再说,你倒是先说说,巫皇陵的禁制能穿越吗?”顾轻羽有些头痛,她怎么把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养成了个小财迷。

    “放心,巫皇陵的禁制只有化神之力,只要找到节点,穿越不成问题。”小界信心满满的拍着胸脯保证。

    有小界的保证,两人都松了口气,在无法破解铭文的真正用途前,令牌能不用,自是最好不用。

    “穆前辈,顾道友,七殿下有请。”田立杨有些羡慕的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同样身为道修,七公主见他们通常只有一个传字,而他们却能让七公主动用一个请字,七大宗门的元婴真君亲传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他们这些散修自是望尘莫及。

    “原来是田道友,但不知七殿下找何事?”穆简行松开顾轻羽随口问道。

    “这个晚辈不知,不过七殿下在金帐等你们,让晚辈带你们过去。”田立杨做了请的手势。

    “那有劳田道友带路。”穆简行点头拉着顾轻羽的手走了过去。

    顾轻羽将神识笼罩田立杨腰间,那块随着他走路不停晃动的玉质令牌上。

    粗略一看,这块令牌和他们挂在腰间的令牌,没有什么差别,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田立杨腰间的令牌正中七字正中的铭文上,一颗鲜红的血珠散发,淡淡的红色光晕,将七字如众星捧月一般,拱卫在中间,显然田立杨已经认主了这块令牌。

    “田道友到迷迭大陆上已经好多年了吧,当初怎么会想到来迷迭大陆了呢?”顾轻羽边走边随意问道。

    “谁又会想来这个鬼地方。”田立杨露出个苦笑:“我和邓兄本来随一个五人的小队,前往一处古修遗府中探宝,起初宝物只要随手就能捡到,顺利的简直不象话,走到古修洞府深处时,便只觉得一阵眩晕传来,等再睁开眼时,已在迷迭大陆上。也是我和邓兄运气好,直接掉在七公主府里,七殿下便给了我们一人一块令牌,我们便活了下来,一晃都快过二十年啦!而和我们一起探宝的其他三位道友,就没我们幸运了,传送过来的时候,不知道掉在什么地方,听说没出半年就被这帮疯狂的武修围攻而死。”

    或许是同样来自天远大陆的道修,田立杨暂时收起了散修的那份谨慎,滔滔不绝的跟他们讲述起来到迷迭大陆的经过。

    “也就是说,你们一到迷迭大陆就认主了七殿下的令牌?”顾轻羽状若无意的问道。

    “是啊!靠着这块令牌,我和邓兄才能在迷迭大陆上随意行走。”田立杨感概道。

    “认主令牌的时候,没感觉到有不适的异样?”顾轻羽小心的问。

    “怎么会有异样呢!令牌和你们大宗门的身份玉牌一样,都是用来辨别身份。”

    田立杨的回答,让顾轻羽皱眉,是她多疑啦?

    “等会猎头妖兽滴血认主令牌。”穆简行简单明了点传音给她,既然起了疑心,令牌他就没打算再认主。

    “嗯!”顾轻羽点头。

    远远的已看见巫铃金碧辉煌的金帐,三人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交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