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8章 合作
    小小的庭院里,满头阴发的少年被小界呵斥的团团转。

    “重山,你倒是慢一点,把动作放轻柔一点,你会不会啊!月觅草要细细的慢慢的捣烂,才能炼制出上品的符纸,你究竟懂不懂啊?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能记住?”

    在一叠声的愤怒吼声中,几个爆栗敲上了银发少年的额头。

    几个暴栗对于皮糙肉厚的银发少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只是非常委屈的争辩道:“界哥,我们银狼一族驰骋在山林里,靠的就是速度和力量,才能抢到食物和修炼资源。这轻轻柔柔的细致活,我还一时半会儿真干不了。”

    “主人给了你化形的机缘,帮你开启了灵智,就是要你多动动脑子,你倒好,做事不经脑子依然靠本能,捣烂月觅草的小事,我都教三天了,你都没学会,蠢得简直像头猪。”小界呼呼的喘粗气,教了三天这蠢狼还没学会,把他的耐心都磨没了。

    “我是狼,不是猪。”重山缩缩脖子,弱弱的纠正道。

    “那也是一条蠢狼。”小界气呼呼的给他下了定义。

    房间里的顾轻羽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手中的符笔一歪,一张尚未绘制完成的五品惊雷符蹿起一道微弱的雷电,整张符纸烧成灰烬。

    她微微摇头,今天绘制符菉已经超过两个时辰,她收起符笔和符砂,以她筑基大圆满的修为绘制五品惊雷符究竟是有点勉强了,一两成的下品成功率已是极限,至于什么时候能够虚空绘制惊雷符,恐怕要等到结丹以后。

    但同时她亦感到欣慰,下品的惊雷符结成符文成阵,最起码能给金丹大圆满修士造成一点麻烦,不用再象在宝屏的时候,对于锻魂大圆满巫修,她必须动用《七弦杀》,才能逃过一劫。

    她推开房门,看了眼对面依然紧闭的房门,房门上笼罩着的薄薄禁制,显示着房间的主人依然没有闭关结束的打算。

    小界一见她走了出来,蹭的一下蹿回她识海时嫌弃咕囔道:“不跟他玩了,太笨了,我想飞机啦!”

    顾轻羽愣了愣,不禁也嘀咕了句:“我也想。”想师尊,想师姐,想师兄,还有隔着茫茫星海那边的老爸,老妈,还有老弟。

    围绕在小院四周的符咒微微发出来一阵晃动,重山一个箭步便冲了出去,片刻之后,便带了一张黄色的符纸回来,符纸上用魂力封印着一个铭文。

    这些年窝在这三间瓦房里,为了对巫修有所了解,顾轻羽时不时偷偷溜出去购买了一些记录巫修日常的玉简回来,所以她一眼便认出这张黄色的巫符,是巫修们的传音符。

    她轻轻捏碎巫符,一道优雅的女声便传了出来:“道修,好久不见,不知道阁下是否还记得,宝屏山区为你们解围的玉麟车?若阁下方便的话,可否能来七公主府一叙。”

    说实话,优雅的女声甚是好听,但话语里高高在上的语气却让人甚是不舒服,就连不太懂人情世故的重山,也忍不住叫了一声:“女主人。”

    顾轻羽抬头望了望天空,答非所问的说道:“今天是月圆之夜,月色一定会很美,重山,努力一点,争取多炼制一些上品符纸出来。”

    愣愣的重山没明白顾轻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自从得了化形的机缘,他便发誓从今后以主人马首是瞻,死心塌地的为男,女主人效力。

    女主人要炼制上品符纸,他便努力好好干。

    小界再度从识海里出来,拍着他的脑门叮嘱道:“今天我还可以指导你半个时辰,你一定要用脑子记住我的话,想想该怎么做。”

    “嗯。”重山不停的点头。

    顾轻羽转身进了房间,这三年,她的神识已温养回来,是时候多年绘制一些惊雷符,以防不时之需。

    一个月后,三间瓦房的院门,被橙衣和绿萼以临检为名拍开。重山很有绅士风度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然而橙衣和绿萼抬起的脚,愣是没能跨进小院半步。

    巫铃铁青着脸坐在书桌后,让这两个道修混进城是自己的失策,困住的是自己的手脚,红叶跟紫苏该换人了,再忠心又有什么用,脑子不好使,一样会坏事。

    沉默半晌,她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去把后院那两个道修叫过来。”

    跪在地上的橙衣和绿萼急忙答应一声,匆匆离开,片刻后,又带着两个男子匆匆而回。

    两个男子分别拥有筑基后期,和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他们对着巫铃行了一道礼问道:“七殿下派人来寻属下,不知有何吩咐?”

    两人把姿态放的相当的低,没办法,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想在迷迭大陆生存下去,依附王族是唯一途径。

    “迷迭城中来了两位道修,有可能就是你们所说的道门中精英中的精英,你们以道修的立场帮本公主分析一下,本公主若想将他们招致麾下,需要怎么做?”

    两个筑基道修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这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筑基后期田立杨想了下问道:“七殿下,这所谓精英中的精英,但不知他们属于道门的哪个宗门?师尊何许人也?修为又如何?”

    “男修金丹初期。女修筑基大圆满,其他的一概不知。怎么?他们的身份背景还与本公主招募他们有关?”

    “是的七殿下。”筑基大圆满的邓杰补充道:“宗门的精英弟子分金丹真人亲传弟子,和元婴真君亲传弟子两种,若只是金丹真人倒也无需惧之,七殿下府中锻魂期巫师无数,强行用武力镇压即可。但若是七大宗门元婴真君的亲传弟子那就麻烦了。”说罢邓杰还看了眼一直在旁不说话的郑怀年。

    “此话怎讲?”郑怀年明显感觉到了这一眼里的深意,忍不住开口问道。

    邓杰冲他行一道礼道:“天远大陆上都元婴真君都会炼制法符,法符里封印着元婴真君最强的一招法术,越是大宗门的元婴真君,其亲传弟子出门历练时必定为其准备法符。”

    巫铃和郑怀年的心里同时咯噔了一下,听到邓杰小心的继续解释道:“此类精英弟子最是骄傲,只肯与人合作,绝不肯屈居人下。”

    巫铃的眼里瞬间眯了起来,有淡淡的杀意萦绕在她周身。

    恰在此时,门外响起青苗的禀报声:“启禀七殿下,十四王子带着人在西区闹事,黄蕊已带领几位侍卫前去阻止,属下特来禀报,请七殿下示下。”

    巫铃腾的一下站起来,西区正是道修居住的地方,她倒是忘了,祖宗虽规定,王子公主在迷迭城中斗法,视为主动放弃争斗巫王资格。而她这位十四弟,本就不打算参加巫王争夺战,在迷迭城中斗不斗法都无所谓,二姐真是好算盘,其他几位,明的,暗的,也快要出手了吧!

    她冲着两道修一挥手:“走,跟我去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