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7章 画中仙
    ,!

    七公主巫铃坐在书桌,脸上结了层冰霜,琥珀色的眼眸里有浓雾在涌动。

    郑怀年坐在她对面的椅子里,低头思考着一些问题,同样也一言不发,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侍卫,一溜排开,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下,更不敢率先开口说话,沉默使得书房里静得落针可闻。

    “郑老,你认为呢?”打破这沉默的是巫铃,她眼里雾气明显多了些浮躁。

    “七殿下心急了。”郑怀年淡淡的说道,整个七公主府敢这样说巫铃的,也只有他一个。

    巫铃不答,默认她是急了,三年一轮换的期限眼看就要到了,可道修的影子还没看到。

    郑怀年想了想,反问巫铃道:“七殿下觉得他们因该是谨小慎微,墨守陈规的修士,还是胆大心细,龙潭虎穴都敢闯一闯的修士?”

    巫铃心道,这不是废话嘛,如果是个胆小谨慎的修士,会把宝屏搅得天翻地覆吗。但她也深知,看着她长大成人的郑老不会无缘无故这么问,他问一定有他的深意。

    “自然是后者。”她毫不犹豫的答道。

    “那这就对了。”郑怀年不停的点头:“三年前,他们带伤逃出宝屏,一定会找个安全的地方疗伤。放眼整个迷迭大陆,哪里最安全?非巫王脚下,众殿下管治下的迷迭城莫属,这里聚集着迷迭大陆上所有的凝魂期的巫君修,试问谁又有那个胆,敢在迷迭城生事。以他们敢闯龙潭虎穴的性格,肯定已进城,城门已没必要再守了。”

    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人中的黄衣女巫似乎有些不服,翕动嘴唇想要反驳,但没有巫铃的允许,她不敢发出半点声音来。

    “讲。”她的小动作,自然没有逃过巫铃的神识。

    黄蕊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据说道修的阵法和禁制都相当厉害,他们可以找个偏僻无人的山区设下禁制阵法,根本不用担心妖兽会找到他们,进不进迷迭城,一样可以放心的闭关。”

    巫铃眯了眯眼,冷声道:“绿萼,你来说。”

    “是。”一身绿衣的绿萼同样上前一步躬身行礼道:“但凡阵法禁制再高阶,只要留意查看总能发现一些端倪,而所谓偏僻无人地区,他们能去,其他巫修也有可能机缘巧合下寻到那里,所以无人区域无法确定它真的真正无人,一旦被人发现踪迹,再厉害的阵法,只要攻击的修士多一点,时间久一点,总也有被攻破的时候。”

    绿萼说完,双膝一弯跪倒在地:“属下失职,请七殿下责罚。”

    她身后的六人也一下子跪倒,齐声道:“请七殿下责罚。”

    郑怀年看了眼脸色不善的巫铃,叹口气道:“罚不罚你们,七殿下心中有数,只是你们现在好好想一想,这三年真的没有一两个可疑的人出现过?”

    跪在地上的七人齐齐沉默起来,但凡有形迹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想混进迷迭城中的人,凡人也好,修士也罢,她们都会想方设法查探清楚其底细,甚至直接出手试探有些查不清底细的巫修,这三年,无缘无故死在她们手里的巫修,没有一百,几十总少不了,可结果证明他们一个都不是她们想找的道修。

    沉默的气氛变得有点压抑,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人的额角都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巫铃突然勾唇一笑,“如果他们两个真这么容易被你们七个蠢货一眼认出来,也就不值得本公主大费周章的去寻找他们。”

    巫铃这一笑,如同绽放的向阳花明媚而灿烂,美的光彩夺目。

    偷偷抬头的紫苏恰巧将这一笑全都收入眼睑,她的眼里顿时冒出无数小星星,她低喃道:“哇c漂亮,和那天进城的男巫一样,简直就是画中仙。”

    紫苏的声音虽轻如蚊呓,但架不住书房里本来就静,在坐各位又都是耳聪目明之辈,这蚊呓声惊得赤橙黄绿青蓝六位,冷汗如雨点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齐齐在心中哀叹一声。

    紫苏,固魂中期巫修,战力一般。当年的她之所以能成为紫苏,就是因为犯花痴,那崇拜的眼神把七殿下比喻成了,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的仙女。她们的七殿下再聪明睿智,但终究是女孩子,和所有的女孩子都一样,都拥有一颗美丽的虚荣心。被奉承的晕晕乎乎的七殿下,就破格将当年的紫苏提拔成了紫苏。只是现在,七殿下的怒火就像一座活火山,随时都有喷发的可能,再在这时候犯花痴,那不就是老寿星嫌命长——活得不耐烦啦。

    果然,巫铃的笑脸,唰啦一下,结成了万年玄冰,“画中仙?”

    紫苏眼里的星星瞬间冻成了冰渣,伏在地上微微有些颤抖,但还是第一时间答了声是,磕磕巴巴的将那天见到穆简行的情形说了一遍。

    巫铃眼里的浓雾消散干净,有凌厉的光芒闪过,她看红叶冷声问道:“紫苏说的可是事实?”

    “是。”红叶对紫苏花痴虽有不满,但还是据实补充道:“他们两人修为虽低,但表现的很正常,大大方方的交了入城灵石入城,丝毫没有因是道修,而要偷偷摸摸溜进城的感觉。”

    “呵!”巫铃再度笑出了声:“感情你们去守城门,真的是去防贼的。”

    随即,她的声音一转,变得冷冽无比:“给本公主去查,三天内给本公主查清,这个画中仙般的男巫住在城中哪里?都干了些什么?还有和那个女巫的真实关系?查不清,你们通通提着人头来见过。”

    “是。”赤橙黄绿青蓝紫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匆匆出了巫铃的书房。

    郑怀年也站起来在书房里转了几个圈说道:“有直觉告诉我是他们,七殿下接下三年来最好能接下城中治安巡逻的任务,方便上门查探。”

    “嗯。”巫铃点头,眼里的凌厉光芒更盛:“但愿能为我所用,反之……”她的手毫不犹豫的做了个抹杀动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