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一脸的毛
    ,!

    已时的乡间道路上,一辆牛车慢腾腾的走着,赶车的是一位长着一脸络腮胡的汉子。他穿着一身洗得有点泛白得粗布衣衫,一手小心翼翼的搂着头枕在他双腿上,包裹在破棉被里,仅露着一个后脑勺的少女。一只手时不时再挥舞一下长鞭,驱赶慢腾腾的老黄牛赶路。

    牛车中坐着三四岁模样的小娃娃,本该粉嫩嫩一团的他,因为长了一条浓密的一字眉倒是乡土气息味十足。他正愁眉苦脸跟络腮胡男子说着话:“大哥你说说,三姐怎么就生病了呢?昨天还好好的。”

    小娃娃的识海里却在嚷嚷着:“穆师伯,你倒是把背弯一点好哒,我们现在可是凡人,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凡人知道不,生活在底层,为了生机到处奔波的凡人,有谁会把腰杆挺得笔直,这满天飞来飞去的神仙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假冒的。”

    穆简行闻言把腰往下弯了弯,心中有些沮丧,想他和轻羽本是结有同心契的道侣,就因为没那个啥,只能假扮兄妹,唉!真不知道轻羽什么时候结丹,到时候他一定办个最隆重的双修大典,迎娶她。

    迎面的半空中,一条豪华飞船向着他们的方向急速飞来,船身上层层叠叠的铭文,无不彰显着它的身份不凡,船头一个大大的六字璀璨夺目。豪华飞船上有锻魂初期的威压散出,凡距离飞船一里内的巫修,来得及逃走的纷纷逃走,剩下来不及逃走的低阶巫修,和凡人一起横尸当场。

    从飞船的飞行路线判断,飞船恰巧经过他们三人的头顶,穆简行的脸色顿变,小界更是一步蹿到他俩身旁,老黄牛哞哞的叫着,四蹄跪地,不肯再前行半步。

    穆简行不明白,为何迷迭大陆上的巫修会如此无法无天,宝屏地界本属迷迭大陆的偏远山区,多凡人少修士,一路开启着锻魂初期的威压冲过来,得死多少凡人和低阶巫修,他们巫修进阶时难道不会有心魔吗?化神时亦不会遭到天道谴责吗?

    事实他不知道的是,巫修和道修一样,都有心魔,只是巫修的功法特殊,能将心魔转嫁给心智不坚的低阶巫修,所以烧杀抢掠,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至于化神时的劫雷,只存在于街头巷尾的神话故事中,他们心中对于天道,早没有了多少敬畏之心。

    穆简行默默收紧双臂,将顾轻羽稳稳的搂紧在怀里,他面前的路有两条,显露修为逃出去,这样他们的身份也别想隐瞒。第二条路,便是硬抗过去,但轻羽神识遭《七弦杀》反噬,绝不允许再有半点闪失。既然这一劫注定逃不了,那么,他还有一条路可选。

    他弯下腰,用额头抵住顾轻羽的前额,轻声的嘱咐道:“别反抗我。”瞬间,他的所有的经历,如电影般一一呈现在顾轻羽的识海里,然后他的识海轻柔的将她的识海完全包裹住。

    穆简行的经历,是一个获取无数天材地宝的过程,这样的经历,若非是全心的信任,又怎会将一生与你分享。

    顾轻羽的手缓慢的环过他的腰,轻轻的翕动嘴唇,将声音传入他识海:“傻瓜。”

    小界将眼睛睁得大大的,努力加大隐匿功能,这样做的穆师伯,等于将加诸于主人和他身上的威压,一起悉数抗下,等会,他的神识会不会也受伤啊!小界愁得直抓脑袋。

    蓦然,一辆由九匹玉麟兽拉拽着的豪华玉麟车飞遁而来,横冲直撞的将豪华飞船上散发出来的威压撞了个粉碎。

    玉麟车上有银铃般的声音洒落:“六哥,这些凡人虽如蝼蚁般渺小,但终究是我们王族的子民,何必将他们赶尽杀绝。”

    “要你多管闲事,别以为父王宠着你,就把自己当成了下一任的巫王,处处来干涉我做事,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我们单挑。”随着暴躁的声音,豪华飞船的甲板上出现了个红衣张扬的少年,他嚣张的挥舞着拳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呵,六哥,单打独斗属于私斗,祖宗规矩,一旦有王室子弟参与私斗,取消巫王争夺战的资格。六哥是觉得无信心,所以想放弃争斗巫王的资格了?不过你别连累七妹我,我可没打算放弃争夺巫王的资格,再说,四哥和二姐妹都已经进了宝屏山,六哥真打算等他们捡完了宝贝,你才进山。”银铃般的声音对他的建议嗤之以鼻。

    红衣少年在甲板上暴跳如雷,却也拿玉麟车没办法,巫王的争夺资格谁会舍得放弃。

    玉麟车里的人似是无意扫了眼牛车,笑着又说道:“六哥,你慢慢在这里折腾吧,七妹我先进山了。”说罢,玉麟车刮起一阵旋风,直奔宝屏山。

    红衣少年这下急了,指挥着豪华飞船上的巫修赶紧跟上玉麟车。

    穆简行微微松了口气,赶紧驾驭着牛车,也匆匆离开。

    “郑老,可有发现?”玉麟车内,美丽不可方物的女子,慵懒的问着身后的中年男子。

    “属下观这两位,全身上下毫无一丝灵息波动,的确因该个凡人。至于那孝,岁数太小,看不出血脉等级。七殿下为何突然对这三人感起兴趣来,还出手救他们一命。”郑老眼不由得偷偷打量眼前这位最得宠的二公主。

    美丽自不必说,那份胆大心细,杀伐果断,就连几位王子都有所不如。更皆有出类拔萃的修炼资质,难怪巫王会暗中对她倾斜修炼资源,造就了短短一百多岁,便已是凝魂初期巫修的天才。若无意外,下任巫王非她莫属。

    这样的人,能让几个凡人能勾起兴趣?莫非那三人真有问题?

    他的神识不由追上那渐行渐远的牛车,实在没看出有何不妥。

    “你看他们两个,小娃娃明明说他们是兄妹,搂得倒象是情人。而且那男子,看身型绝对是个美男子,可惜那一脸的毛。”七公主眼里柔和一闪而过,略带惋惜的说道:“此行若不是只带了你和红叶,我定派人跟踪他们。”

    郑怀年心中了然,修士淡漠亲情,身为王室的一份,亲情只剩下暗地里的波涛汹涌,反倒是凡人,因为生命的短暂,更能享受这天伦之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