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1章 通往道修的世界
    ,!

    穆简行醒来的时候,看见顾轻羽蜷曲着身子睡在他身旁的妖兽皮毛上,苍白的小脸上眉心微蹙,似乎很痛苦的模样。

    “轻羽。”他轻轻唤了她一声,伸出白玉般的手想要抚平她微蹙的眉心。

    “穆师伯,你别碰主人,她神识受了伤,让她都睡会。”糯糯的声音有些不满他的举动,小声的抗议着。

    穆简行的手停在半空,想起昏迷前,漫山遍野追着他们跑的巫修,他的俊脸上浮现一丝心疼的愧疚之色。

    “我昏迷多久?”他抬头打量着四周,坑坑洼洼山洞崖壁,显示着这是新挖掘出来的山洞,洞口设有五品隔绝阵外,阵外茂密的藤蔓将隔绝阵遮掩的严严实实,透过藤蔓叶子的缝隙,可以看到时不时有东张西望的巫修经过,这些巫修最高也就固魂大圆满修为。

    “穆师伯你已经昏迷之十五天了,五天前我把主人传送到这里,她都没醒。”小界闷闷的答了句,主人受伤他不开心。

    顾轻羽长长的睫毛恰在此时动了动,把他这委委屈屈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但现在她没能力安慰他,忍着剧痛,挣扎着说道:“得赶快离开这里,这里不安全。”

    “主人你醒啦!”小界兴奋的蹿到她身旁。

    “哎呀!别摇别摇,散架了,散架了。”识海的剧烈疼痛,使得她眼睛都不愿睁开,被小界这么一触碰,痛得她差点又晕睡过去。

    “你不要说话,把一切交给我就成。”穆简行知道她说的不安全指的是什么,五品的阵法等阶虽高,普通的巫修发现不了,但若是修习过阵法巫修经过这里,留心查看的话,不难发现这里有阵法的痕迹。等到被他们发现再想走,以他们三人伤一对的现状,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穆师兄你的伤……”不是她不信任他,即便是拥有十倍修复力的她,也无法在半个月内,将劫雷伤过的经脉全部修复,更何况是他,让她把一切都交给他,她真的不放心他。

    她的担心,暖暖的流入他心田,他微微翘起嘴角,柔声安慰她道:“放心我会小心,再说劫雷的余威已经被炼化,只要不跟人斗法,因该不会牵动经脉内的伤,而且我会趁晚上巫修休息的时候,才出去探查。”他轻描淡写的描述着他的伤势,脑子里想着离开这里,最有可能的方法。

    唉!顾轻羽默默叹了口气,她现在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再担心又有什么用,修为不够,处处处于被动,这感觉真的不好,她一定要努力再努力,总有一天,她要自由自在的逍遥在天地间。

    暗自发着誓的顾轻羽,脑袋痛的再度昏昏沉沉起来,不消片刻又陷入了昏睡中。

    小界摸出一块玉简,和一块刻有四字的玉牌递给穆简行,“穆师伯,这是从周健那个巫修储物袋里找到的,玉简是一份迷迭大陆的地图,我看过,迷迭大陆确实是海中的一座大孤岛,海中多凶兽,且其海茫茫,不知边在何处,这迷迭大陆上的巫修从未有人飞越过这片海域。而我们所处的这座山的确是宝屏山,那老头没骗我们。至于玉牌有啥用,我不知道,但我想穆师伯见多识广,或许知道它的用途,所以一并给你了。”

    “周健?”穆简行疑惑的问。

    “嗯。”小界用力点点头,然后又将周健的话复述一遍。

    死的好!穆简行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三字,等心中的怒火略微平复一些,他才静下心来分析周桨里的意思,五年后的那场巫王争夺战,或许他们也该去看看。

    山里的夜晚来得早,红彤彤的太阳在西山山顶挣扎了几下,便完全消失不见。

    巫修其实跟道修一样,都不惧黑暗,只是白天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搜寻到的他们,到了夜晚就没有动力再继续搜寻下去。

    四五个相熟的巫修聚在一起,点上一堆篝火,猎上几头低阶妖兽,吃着烤肉,聊着无限的惆帐。

    “诸位道兄,你们倒是说说,这两个道修怎么会凭空出现迷迭大陆上,又怎么会凭空消失?”有人咬了口妖兽肉,愤愤的发着牢骚。

    “李兄这话就只说对了一半,居然出现在迷迭大陆上,就不会凭空消失,除非……”那人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不会。”有人肯定的说道:“其实那天我们看的都很清楚,真正能够冲出火海,追击道修的只有三位凝魂期前辈,如今都过去了半个月,你们可听到那几位凝魂其前辈的消息了吗?以他们三人的修为,该得手也得手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搞不好,他们三个早已陨落也说不定。”

    “不会吧,那可是凝魂期前辈。”

    “不会,嘿嘿!你没看到那人的灵火有多厉害?我可听说,那叫符菉,甩一大把出去,就有越阶杀人的能力。”

    “对,我听说四王子府就有这样一位道修,跟人斗法时,一叠一叠的往外甩这种符菉,炸开后就是这种灵火,一般的巫修很快就会被这种灵火烧死。”

    “哼哼。”五人中,一直不说话的巫修突然冷哼了两声。

    余下四人齐齐望向,有人更是好奇的问道:“刘兄你啥意思?”

    被称为刘兄的人嗤之以鼻冷哼一声:“看在这段时间各位道兄与小弟我还算合得来,我不妨实话告诉大家,我祖上曾做过老巫王的贴身侍卫,可你们知不知道,我祖上在弥留之际告诉了我们这些后辈什么了吗?我们迷迭大陆有一条通道通往道修的世界,就掌握在王族手里。王族每年通过那条通道,会从道修的世界运来好多修炼资源供他们王族使用,你们所说那种符菉,连刚刚固体八层的小王子,也能甩出好几叠。王族为了掌控这条通道,封杀所有知情者,就是因为我家老祖泄露这个秘密,我整家族就受到王族封杀,到现在就只剩我一个了。”

    “真的吗?”四人愣愣的看着刘兄。

    “真不真,信不信由你们,不过根据我跟王族斗了一百多年的经验来看,已经过了半个月,宝屏山出了道修,这消息王族因该知道了,王族的也人快来了,我奉劝各位,明天若再找不到那两个道修,赶快离开吧,免得宝物没得到,反倒丢了性命。”

    说完这些话,刘兄退到一边盘膝打坐,不再理会木愣愣看着他的四人。

    隐在暗处的穆简行颇有深的看了眼这位刘兄,向着山下的凡人村庄走去。

    第二天,赶了一辈子牛车的张老头,看着空荡荡的牛棚,捡起地上的一枝金钗和一块下品灵石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