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黄雀在后
    两位男巫的突然离开,让顾轻羽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她虽没听到他们彼此传音说了些么,但她看清楚了,男巫是被女巫刻意支走的。

    筑基大圆满和金丹大圆满之间的修为等阶差得实在太大,实力有着天壤之别。一天一夜的追逐,她靠着疾行符强行提升速度,靠着强横的肉身,十倍的修复力,还有小界不停为她补充灵气,勉强撑了过来。

    反观三位巫修,明显各自心中各怀鬼胎,又彼此防备着对方,不用说,肯定留着后手没有全力以赴,现在女巫刻意支走男巫,大概是想全力以赴,趁机独吞了自己。

    她快速的思考着,自己除了符菉,还有什么可以仰仗的杀手。

    她前冲到脚步蓦然停住,她转身冲着不知何时已长出一对翅膀的女巫,弯着腰,喘着粗气连连摆手:“姐姐别追了,我跑不动了,姐姐不就是想要我的储物袋,只要姐姐你答应不杀我,我便把储物袋给姐姐,不过姐姐若不答应放过我,我便毁了这储物袋,反正我都死,留着宝物也没啥意思。”

    说罢,解下腰间鼓囊囊的储物袋,冲着女巫扬了扬。

    “把储物袋扔过来,我便饶你不死。”女巫灼热的眼神一下子粘附在储物袋上,脚下的动作也顿时一滞,道修储物袋里可都是宝物,千万不能让女修毁了储物袋,至于放不放过她,等储物袋拿到手后,就由不得女修不想死。

    顾轻羽的重要宝物都在储物手镯里,储物袋里就放着几十枚下品灵石,和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将储物袋塞得满满,挂在腰间的确让不清楚里面是什么宝贝打巫修,垂涎万分。

    直接扔给女巫本也无大碍,而且她也有绝对的信心,以女巫神识强度,打不开她的储物袋。不过女巫的话,还不至于让她真傻到相信她不杀她的鬼话。她扬声说道:“姐姐,我把储物袋放地上,姐姐你自己过来取。”

    她的声音清脆,像极了没有心计的少女,女巫看着她慢慢的蹲下身子,将储物袋放到地上,却没有看到她右手中已嵌入灵石的三阶困甲阵阵盘,无声无息的钻入土中,做完这一切的顾轻羽已如弹簧般朝后弹射而出,丝帕状的防御法宝瞬间被激发,形成一层薄雾围绕在她周身。

    女巫薄而透明的小巧翅膀瞬间展开,快得如同闪电,单手抓向地上储物袋,同时,乳白色的魂力,从另外一个只手中喷薄而出,朝着顾轻羽的后心扫射了过去。

    顾轻羽看到环绕在自己周身的雾气如煮沸的水,不停的冒着泡泡。但她已顾不得躲避,双手法诀一引,困甲阵的阵盘顿时被激活,而她人也被击碎了防御法宝,击穿了金刚符,击散了她护体灵气罩的乳白色魂力的余劲扫中,她重重的跌倒在地。

    有鲜血从她嘴角渗出,她擦都没擦一下,忍着后背火辣辣的疼痛,埋下了第一个三环连锁阵的阵盘。

    越是高阶的阵法,阵盘越多,布下阵盘激发阵法的时间相应越多。三环连锁阵属于五品杀阵,是当年玉昆真君知道她落寒秘境之行凶险异常,亲自去问玄同真君要来的三套五品阵法之一。

    三环连锁阵一共三个阵盘,按照她布阵的正常速度,大概需要六秒,三阶困甲阵困不住女巫,顾轻羽是心里一清二楚,她只愿三阶困甲阵能为她争取到六秒,布下三环连锁阵的时间。

    那一边,女巫的手刚刚伸向地上那只储物袋的时候,她身后的空气扭曲着产生一圈圈的水波纹,水波纹中央,飞出一只碧绿色的蝉,蝉的身后,一双粗糙的男人大手快速的从水波中探出,一手抓向储物,另一只手化掌,裹挟着魂力同样拍向女巫后心。

    一心扑在储物袋上,想杀了顾轻羽的女巫,哪里想得到螳螂捕蝉,却有黄雀在后,偏偏飞出来这只黄雀,也是只蝉。

    匆忙间,女巫只来得及将一部分魂力凝聚在后心,生生承受了一记重击。她踉跄着朝前跌出去,又被突然升起的光幕拦下,但不管这一切变故来得多么突然,她的手依然死死拽着顾轻羽的储物袋,一点都没有放弃的打算。

    女巫的脸色略显苍白,明显伤得不轻,但她依然转身,恶狠狠的瞪着那双手的主人:“郝兄,你什么意思?”

    郝兄阴测测的一笑,“什么意思不是还是得问你吗!明明有追上女修的能力,却在刻意支开我们后才显露出来,想独吞这女修,你牙口好吗,吞得下吗。”

    “彼此彼此,郝兄拥有着空间蝉,难道就尽力了。”女巫同样不甘示弱反问道。

    郝兄眯着眼,乳白色的魂力再度在他身上涌动,他想趁着女巫有伤在身,先一鼓作气将她解决了再说。

    “等等。”女巫也知道自己伤不轻,现在与郝兄对上,她根本占不了便宜,她指着四周的光幕说道:“这种光幕传说,就是道修所谓的阵法,不知道品阶高不高,好不好破解。我们正陷在这阵法中,道修在阵法外,她这么爽快的给了我们一个储物袋,保不准她身上还有其他宝物,你与其在这里与我浪费时间,给她逃脱的机会,倒不如先杀了女修,再以实力的论宝物的归属。”

    “好。”

    这一回女巫的建议倒是完全符合郝兄的心意,杀个固魂期实力的道修,夺了她所有的宝物才是正事,等杀了道修再杀女巫也不迟,他凝聚魂力,朝着三品困甲阵挥了过去。

    三品困甲阵实在太弱,没几下,就被男巫震碎,但随即两人却是齐齐变了色,凌厉的杀意扑面而来,急速后退中,两人已祭出自己的法器,一把长钩,和一条长鞭,但即便如此两人始终没有松开了抓紧储物袋的手。

    杀意凌厉的三环连锁阵在他们互不相识的时候,已悄悄启动,道道杀意直冲他们的识海而去。低低的琴声化作牛毛小剑,依附在阵法中伺机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