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6章 劫雷
    熊熊燃烧着的金红两色丹火中,一件黑色的法衣在急速的旋转着。

    穆简行光洁的额头有细密的汗珠渗出,这件隐形宝衣经过他无数次的锤炼,提纯,终于,马上,可以让只能隔绝外人神窥探的黑色大氅,蜕变成了一件,既可以隔绝外人窥探,又能隐藏灵息,随意修改显露在外修为的一件宝衣。这一切还得感谢轻羽,那份紫韵师尊的炼器心得,给了他无数的启发,上古大能的智慧带他走入了一个瑰丽多彩的炼器世界。

    如今这件结合了上古智慧的宝衣,已到了煅炼最关键的最后一步,成败只此一举,所以要不得半点马虎。

    他加大灵气的输出,稳住丹火,不让它有半丝的晃动,他要力求这件宝衣达到完美。

    已经出关多日的小界,蹲在墙角咬着牙,握着小拳头,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丹火中的宝衣一眨不眨,有轻微的声音从他牙齿缝里蹦出来:“加油,稳住,坚持住……”

    琴音如圆润的珠子撒落在玉盘中,清脆的幻化成一幅幅情景各异的画面,围着老者团团转圈,但最终却只有一幅画面钻入了老者的识海,老者迷茫的挠了挠脑袋,然后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老了,居然不记得那两个使用五色灵气的修士长啥模样了。”

    顾轻羽收起凤栖,也长长叹息一声,“唉!只能这样了,算你命大。”叹息完,人已化作残影向附近的山林里蹿去。

    本来按照顾轻羽的想法,先离开宝屏地界再说,但穆简行认为这样不妥。

    迷迭大陆上极其匮乏的修炼资源,虽然造成了巫修整体的修炼水平不高,凝魂期的巫修对应庞大的修炼群体,数量真的不多,但若单独聚在一起,数量还真不能说少得可怜,七八千人总也有,宝屏地界虽说地处迷迭大陆偏远地区,但谁又能保证,他们不会出现在宝屏,再说那些凤毛麟角的锻魂期巫修,或许心血来潮,到宝屏来转转也说不定。以其带着这么多不确定因素上路,倒不如,等炼制出遮掩灵息的法宝再出发。

    顾轻羽觉得这话有理,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多耽搁一年两年也无所谓。于是,两人便在附近的山林深处找了个山洞暂住了下来,穆简行便一头扎进了炼器中,而顾轻羽除了鼓捣她的符菉,便是参悟《琴心》第二重,幻。

    幻,最高的境界,便是音符随心幻化成幻境,迷人心志,篡改他人记忆。可顾轻羽用了一年的时间,参悟来参悟去,也仅仅模糊了一个固体五层小巫修的一小段记忆,不可谓不让人感到沮丧。

    不过,这能力拥有的时机刚刚好,这老头用了一年的时间,逐渐明白了那颗毒丹的真实性,心思也开始浮动起来,新能力不仅救了他一命,还解决了顾轻羽的后顾之忧。

    顾轻羽在山林里飞掠,枝繁叶茂的高大树木,编织成的浓密树冠,阻挡了她看到天空突然涌起的乌云,在靠近暂住的山洞时,一团灵光直扑她的眉心,要不是这团灵光的气息特熟悉,保不齐被她一掌拍飞了。

    识海中,小界已嚷嚷开了:“快走,快走,度劫啦!度劫啦!”

    “度劫?谁度劫啊?”顾轻羽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神识却迅速的穿过浓密树冠,望向天空,四面八方翻滚着的乌云正向她头顶聚拢,果然是劫云!

    顾轻羽双足点地,人极速后撤。劫雷这玩意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可是天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秒成渣渣,更可恶的是,在劫雷降落之时,在劫云!覆盖范围之内,但凡有点修为的阿猫阿狗,都会遭到劫雷的无差别攻击,所以在劫云覆盖的范围内,所有的巫修正和顾轻羽一样,全力后撤,但更多的巫修从四面八方向着劫云的外围围拢过来。

    顾轻羽撤退中,还不忘询问小界:“究竟是谁要应劫?穆师兄呢?”

    “是穆师伯炼制的那件宝衣要度劫,穆师伯现正陪着那件宝衣应劫。”

    小界的回答让顾轻羽不禁为穆简行暗暗的高兴,能应劫的法器,必定是成长型法宝,至于成长型法宝属于上中下哪个品阶,就看能劈下几道劫雷,一道劫雷为下品成长型法宝,三道劫雷就是上品成长型法宝,超过三道劫雷,自然是极品成长型法宝。

    炼制出成长型的法宝,若在宗门,必定会让宗门为其大肆庆祝,但现在……

    喜悦的情绪眨眼间就被愁云取代,劫云覆盖范围外,站满了巫修,有固体期巫修,亦有固魂期巫修,甚至还有十几位凝魂期巫修站在人群中,唯一感到庆幸的是,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没有看到锻魂期巫修的身影。

    这群人眼里都闪着贪婪的兴奋光芒,蠢蠢欲动的猜测着,应劫的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宝物?只等着劫雷一过,应劫之人或者应劫宝物最虚弱的时候,趁机将应劫之人的储物袋,或者应劫的宝物抢到手。

    顾轻羽不敢靠这群人太近,在劫云的边缘便开启了仅剩一个月寿命

    的隐匿符宝,只等着劫雷一过,带着穆简行逃跑。

    劫云一层层的叠加,酝酿了许久的雷电,有手臂般粗细,穿劫云中直直的砸落而下,四周的花草树木瞬间化为灰烬,露出整个蒙在熠熠生辉的黑色宝衣里的穆简行,问道划过一道弧圆,灵力化作无数金色的火刀,迎着雷电绞杀了过去。火刀与劫雷相撞,耀目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眼,火刀被劫雷振散,穆简行颀长的身影倒退数步,同劫雷也被火刀劈成条条雷丝,跌落在他身上的那件黑色宝衣上,宝衣上的光芒越发璀璨。

    “哇!是拥有五色灵力的道修诶,难怪会引发雷劫,能抢到他的储物袋就发财啦!”

    “你蠢啊!”他的同伴重重的拍了下他的头,“他身上的那件宝衣才是引发此次雷劫的宝物,抢了储物袋,别忘了得把这件宝衣扒下来。”

    “对对对。”有人大声的附和,仿佛穆简行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