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5章 奇毒
    ,!

    迷迭大陆,四边环水,陆如其名,象一颗水滴般镶嵌在茫茫大海中。

    相传,居住在迷迭大陆上的人,都是巫皇的后裔,身体里流淌着巫皇的血液,所以他们除了修炼魂力成为巫修外,无法修炼其他功法。而想成为巫修,也跟成为道修一般,身体里流淌而血液要达到一定的等级,但这点顾轻羽不感兴趣,也没让老者往下细说。

    从老者左一句我家老祖说,右一句我家老祖的陈述中,顾轻羽也大致能判断出迷迭大陆大约有天远大陆的四分之一那么大,实行的是君主制,奉巫王为尊,巫王男女不限,但想坐上巫王这张宝座,必定是巫王众子女中最出色的一位,踩着一路鲜血登临这张宝座。

    现今的巫王有八子,七女,据说个个都是人中龙凤,都有成为下一代巫王的潜力,所以他们这些平头小老百姓,茶余饭后也时常议论谁比谁厉害,干了多少惊天动地的事。据说在迷迭大陆的首都迷迭城中,有的赌坊还开出了一陪二十的赔率,赌那位巫子巫女会坐上那个宝座,成为下一代巫王。

    顾轻羽不禁暗暗好笑,这巫修倒是能生,不象道修,修为越高,子嗣越艰难。但相应的天道也十分公平,修为相同的巫修寿元只有道修的一半,比如说现金的巫王已是凝魂期巫修,相当于道修的元婴修为,元婴道修有两千岁的寿元,而凝魂期巫修却只有一千岁的寿元。

    巫修的修为等阶其实与道修相仿,固体十二层对应道修炼气十二层,余下固魂,锻魂,凝魂,也分四个小阶,分别对应道修的筑基,金丹和元婴,至于凝魂之上是否与道修一般元婴之上有化神,老者就有点说不清楚。

    原因倒是很简单,按照老者自己所言,他的修炼资质极差,勉强被迷迭大陆上一个极不起眼的小宗门,收纳为杂役弟子。但他为人圆滑,溜须拍马的功夫极好,小宗门的弟子不多,上下被他奉承的对他倒还算照顾,一来二去,他便争取到了,给宗门唯一的锻魂期长老打理洞府的任务。

    锻魂期长老的脾性还算和善,加上他将溜须拍马的功夫运用到极致,锻魂期长老对他相当满意,于是修炼之余,时常给他讲一些迷迭大陆上的趣事,所以他知道的趣闻密事也比一般的杂役弟子多,要不是他突破无望,寿元将尽,他也不会到这种穷乡僻壤来享受众星捧月的低级奢华。

    此刻跪在地上的老者,内心的惊恐越来越盛,但凡他知道的趣闻密事,不管是道听途说,还是实有其事,都差不多都说了一遍,但看样子,这两尊大神,没打算就此放过他。

    “说罢,我们与你们巫修有什么不同?”顾轻羽冷冷的说道,她之所以一直让老者跪着,就是要增加他内心的恐惧感。

    老者哆嗦了下,他就知道,象他这样低阶的小虾米,看到了带有色彩的灵力肯定没有好事,瞒肯定是瞒不了,但愿这两尊大神看在他事无巨细,都说的详详细细的份上,放他回去寿终正寝。

    他又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颤声说道:“年少时曾听我家老祖说过,不知是什么原因,迷迭大陆偶尔会出现一些灵力五颜六色的修士,他们有的修为深厚,有的却不堪一击,但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身家丰厚,储物袋里携带的那些灵丹妙药,不仅仅是我们巫修闻所未闻,而且还能快速提升修为,那些百年,千年的灵植,更是让巫修们疯狂,所以他们往往上是巫修打劫的对象,所以用不了多久,这些人要么被围攻而死,要么幸运的投靠到巫王,巫女麾下,得到巫王,巫女儿庇护,不过这些人很少很少。

    蚁多咬死象,面对着层出不穷的攻击,修为再高深,能力再超群,也总有耗尽灵气,疲于应付的时刻。看着卑微的跪在地上的老者,顾轻羽心里堵得慌,原以为出了魔渊,便是天远大陆,寻明方向,便能回到宗门,现在看来想回宗,路在何方都不知道。

    她摸出一枚黑色的丹药,扔到老者面前,冷冷的说道:“这是一枚保证你不随意说出我们行踪的丹药,有奇毒,你一直冲泄露见过我们的事,这毒就不会发作,随着你的寿终正寝消散在天地间,但你若将今日之事,泄露出半个字,这毒便会沿着你的血脉,上次你祖宗十八代,下至九代玄孙,都会被这奇毒毒杀的一干二净。”

    说完又冲着穆简行道:“师兄,给他设个禁制,免得他说漏了嘴,搭上就上下几十代的性命。”

    “好。”穆简行疑惑的抬手,将一个禁制打入老者身体,又逼着他将那颗黑色的丹药吃了下去,才挥手让他离开。

    没等老者走远,穆简行就疑惑的传音问道:“轻羽,你哪来的这种奇毒?真有这么奇效吗?”

    顾轻羽双手抱着肚子,不敢大声笑出来,只是抖动着身体,闷闷的笑个不停,直笑得双眼泪花闪闪,才抠了块泥巴,搓了搓,扔给穆简行:“奇毒来了,穆师兄你吃了吧。”

    穆简行的俊脸一下子精彩纷呈,老者离开时脚步踉跄,脸色成青灰,到真象是中了剧毒的模样。

    他捏着泥丸,忍不住也笑了起来:“你怎么就想出了这么恶作剧,吓唬他。”

    “什么恶作剧。”顾轻羽摆摆手:“这老家伙可不是马明松,单纯的小鬼修为了林妹妹,不会让人随便探查识海,但这老家伙是只老狐狸,我怕他一离开我们的监控范围,就找人探查禁制的强度,你也知道,你的禁制约束力不强,只要修为比你高一小阶的修士,便能破了这禁制,也许我们还没走出他所说的宝屏地界,就会被巫修团团围困住。我在他吞下泥丸的时候,用神识轻伤了他识海,这些轻伤够他疑神疑鬼一阵子,有了这一段时间做缓冲,他们再想找到我们就难了。”

    “的确,轻羽想得周到。”穆简行点头,他思索了道:“只是迷迭城,我们必须得去,找那些活下来的道修问问,或许能找到好回去的路,至于灵力的颜色,等我好好想想或许能炼制点东西遮掩一下。”

    “穆师兄你看。”顾轻羽蓦然抬手,一道乳白色的灵力激射向空中,在空中绽放成一朵白色的花朵。

    “轻羽?”穆简行略微有些惊讶。

    “骨笛原本就有遮掩灵气的能力,被小界炼化提纯,又融合了万衍石,将灵力转换成乳白色,问题不大,只是在穆师兄炼制出遮掩灵气颜色之前,得委屈你裹紧黑色大氅中,不到万不得已时,千万不能动用灵气。”

    “这不算什么,我们边走,边容我想想。”穆简行眼里闪过兴奋,原来灵力的颜色真的可以转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