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纠结
    陆航采补一事,慕容子轩和执法堂用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才摸派排清楚。

    陆航修炼的功法名为《烈焰诀》,全宗上下一共有一百一十三名修士修习此功法,有炼气弟子,亦有筑基弟子,其中更有十七人已是结丹真人。

    但细观这十七位金丹真人,印堂微微发黑,整个人根本没有金丹真人应有的神采飞扬感,反倒给人以阴骛颓废之感。

    据这十七位金丹真人自己陈述,他们的金丹不是纯金色的,而是金色中参杂着点点黑斑,这黑斑就象一只只黑色的虫子,每到月初它们会轻轻颤动着散发出一些阴寒之气,也正是这个时候,他们疯狂的渴望采补拥有水系灵植的女修,但他们的修为却从此再未有所寸进过。

    再细查这一百一十七人的出身来历,均都是四灵根,五灵植的杂役,而且他们都曾修炼过火系功法,至于《烈焰诀》的来源,众口一词的说是来自问虚山后山,在历练中无意得来。

    自此,采补的线索到此中断,这一百一十七名修士自是被捏碎丹田,逐出虚天宗。

    问虚山脉的后山深处,却有人为此差点一掌削平一座山峰,“那个女人真有那么邪门?当初筑基时,就不该留她们两个。”

    “魔君何必生气呢!留她到现在,自有本座的用途,不过也快了,魔王已在落寒秘境中布置妥当,只等她入局。”黑色火苗隐在暗影里轻轻晃动。

    “这些本座不想知道,本座亦不关心本元珠在不在混元灵根那女人身上,本座只想知道,当初放你出问心境的时候,你答应本座,助本座化神,如今魔源尽失,你如何助我化神?你若敢失信于本座,本座自有办法,将你重新装回问心境中。”稀松的山羊胡子在山风的吹拂下微微翘起,阴骛的脸上笼罩着重重寒霜,此人正是闻喜真君其人。

    黑色火苗呵呵奸笑两声:“放心,本座答应过的事是不会食言,这些年,你投放在修士体内的魔源吸收了那么多的负面情绪,壮大了何止一点点吧,召回来,供你化神绰绰有余。”

    “不行,如果现在全部召回魔源,五百年后修真界毁灭时,本座拿什么冲出星海域。这点不行,你最好另想它法。”闻喜真君否决的斩钉绝铁。

    黑色火苗晃了晃,有点想笑,但最终晃了晃将笑声压了回去。他往暗影深处又挪了挪身体,才说道:“你若不愿收回魔源,可以选择采补纯阴体质的女修。”

    “放屁!”闻喜真君爆了粗口:“这修真界女修千千万万,但纯阴体质的女修千年才出其一,本座如今一千八百三十二岁,有多少寿元拿来消耗在寻觅上,别以为本座真拿你没办法,实话跟你说,虚天宗那些老家伙,正打算修复问心境,炼心石,云纹石,还有魔力石,本座这里都不缺。”

    黑色火苗无奈的晃晃悠悠着说道:“那只剩下多采补几个单水灵根的女修了。天远大陆修炼水平虽然越来越低,但对于你来说找到两三个单水灵根者因该不难吧,你若连这点都做不到,那对不起,本座帮不了你。”说完,身形往暗影里再挪了挪,消失不见。

    闻喜真君冷哼一声,他抬头眺望着连绵起伏的问虚山脉,这座他生活了一千多年的山脉,灵气氤氲中群峰若隐若现,参天的灵树下,嫩绿色的灵草迎风摇摆着身体,有灵禽在翩翩起舞,亦有妖兽在后山搏杀。

    好一处生机盎然的仙山福地,只可惜只需五百年,不对,现在算来五百年都已经不满了,这一切,都将化为一粒尘埃,天命之人已现实又如何!能力挽狂澜吗!

    他轻轻轻嗤笑一声,他们喜欢垂死挣扎那是他们的事,与他何干!三百年前他若没有打破问心镜,放出尊者,他早已是黄土一杯,何来今日的元婴大圆满修士,明日之化神真尊。

    这问虚山脉虚天宗与他何干,天远大陆又有他何事,星海域覆灭又如何,只要他活的天长地久即可。

    不就是找几个炉鼎吗!化神!他志在必得!

    后山的事自然无人知晓,时间转眼已过半年,这半年里,《烈焰诀》的事没有半分进展,虚天宗倒是迎来送往了好几拨各大宗的元婴真君,最后七大宗门一致决定,五个月后正式开启落寒秘境,而这此秘境开启后与以往不同的是,为了奖励在此次僵尸暴动中有不俗贡献的散修,凡在两张战功榜上位列一千名之内的散修,皆有资格进入落寒秘境,而关于如何保护天命之人,一众元婴真君皆认为,不经历雷风雨,怎么见彩虹,所以只给予相应的法宝自保外,不派遣专人保护。

    在这等待落寒秘境开启的五个月里,闻喜真君宣布闭关冲击化神。

    顾轻羽躺盘膝坐在在一段挑出凌云峰的石梁上,风带着云朵从她身边掠过,却无法将她心头的愁绪带走分毫。

    “想说说吗?为师愿意成为倾听者。”不知何时,玉昆真君已在她身旁坐下。

    自从宣布落寒秘境将在五个月后开启,他的小徒弟就显得有点沉默,尤其是三天前,闻喜师兄宣布闭关冲击化神后,她便在这石梁上整整坐了三天三夜。

    凡事都不太会过于纠结的人,一旦纠结起来,最容易产生心魔。

    坐在石梁上眺望远方,云雾缭绕下的问虚群峰,如电视剧中,漂浮在半空中的仙山,有着几分不真切感。

    顾轻羽低垂着的眼睑并没有因为玉昆真君的到来,而有所颤动,玉昆真君也不急,静静的坐在旁边等待着。他的小徒弟悟性极高,有时并不需要他言语上过多的点拨,他要做的,只是做一位贴心的长辈,陪伴着她长大。

    “师尊。”当又一轮红日跃出地平线的时候,顾轻羽长长的扇形睫羽轻轻抖了抖,打破了四周的静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