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管好你的狗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落寒秘境,在原著中,是修士眼中物产丰富的修炼资源宝库。广袤无垠的秘境里,各类天材地宝数不胜数。开启秘境的秘钥由是七大宗门共同拥掌控,也是七大宗门重要的修炼资源来源之一,散修对此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流口水。

    落寒秘境每三十年开启一次,每开启一次,可持续开放三个月,期间只允许筑基修士进入其中,采摘灵植,挖掘灵矿石,更有气运冲天者在秘境里觅得修士一生梦寐以求的天材地宝。

    而落寒秘境最让修士神往,又最神秘莫测的便是它的中心区域,落寒秘境每一次的开始,中心区域的地理特征便会更换一次,有时是灵植遍地的灵药园,有时是大能坐化遗留的洞府,有时亦有成片的矿脉,反正一句话,只有想不到的,没有什不可能出现在落寒秘境中心区域。

    以上原著的描述,与真正的落寒秘境倒是**不离十,唯一不同的,是它的开启时间描述的不完全准确,三十年开启一次秘境,只是说上下次开启秘境的时间,中间必须相隔最起码三十年,才能重新开启。而此次僵尸暴动,将秘境开启的时间整整耽搁了七年。损失惨重的各大宗门,定然第一时间想到耽搁开启的落寒秘境里的那些灵植灵矿,正好用来恢复各大宗门的元气。相信用不了多久,七大宗门便会组队,前往落寒秘境。

    而正在奉行着,精神上藐视敌人,行动上高看敌人的行为准则,积极备战的顾轻羽根本不知道几个月之后,落寒秘境这个巨坑正静静的等着她。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当顾轻羽踏入演武厅的时候,被眼前的情景唬了一大跳,张伟波左一个小心,右一个谨慎的那张嘴,瞬间没了声音,何媛媛抖了抖身体,差点摔倒。满腹幽怨被人抢了风头的陶峥瞬间瞪大了眼睛。

    这人也太多了吧!密密麻麻的修士将生死擂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这其中,还有不少金丹真人。

    这样也好,顾轻羽不由暗暗地想,当初约陆航生死擂台见,不就是想一劳永逸解决此事吗,好了,现在全宗的人都知道了,最起码,只要她在宗门一天,去找何媛媛的麻烦的人得多思量思量。

    只是世事无常,谁又能为谁保驾护航一生,但愿何媛媛在她为她不争取来的时间内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她也不负徐师姐护她一场。

    “吆,你那个什么师兄没跟过来给你压阵啊,带着瞎猫瞎狗就过来了。”

    这讨厌声音不用顾轻羽刻意分辨,便知道是谁。她一直认为,狗这一物种,就喜欢到处乱吠,跟它计较,简直就是浪费时间。但现在看来,对付这种恶犬棍棒相加比较适合。

    所以没等其他人明白,此话对谁所说时,跟随着她修为一起突破至金丹大圆满的神识,刹时便凝聚成束,直直的朝季思聪抽了过去。

    吧嗒,季思聪如一条死鱼,直挺挺的摔倒在地,冷汗噼里啪啦的淌了一地。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顾轻羽的神识虽凝聚成了束,没有波及到周围任何人,但一个筑基中期修士可以用神识将一个筑基初期修士死死压制住,只怕这神识强度绝非仅有筑基中期那么简单。

    一时间,演武厅中一阵抽气声,这掌门亲传弟子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当得了,看看这一手,几个筑基中期修士能做到。

    顾微羽弯腰伸手扶起季思聪:“顾轻羽,你亦有朋友要护,何必如此咄咄逼人。”语气平静,虽有偏袒的意思,少了往日针锋相对的火药味。顾微羽这样子,分明是心境又上了个台阶。

    “恭喜啊!”顾轻羽淡淡一笑道:“我的朋友若象条疯狗一样,随便到处乱咬人,我必与之绝交,所以我奉劝你,管好你的狗,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

    说罢,也不等顾微羽再接话,转身大踏步往生死擂台上而去,却错过了季思聪眼里熊熊燃烧的仇恨。

    陆航看着一步步踏上擂台的白色身形,他心里忽然就后悔了,将神识凝聚成束,直接将低她一小阶的修士压趴下。他自问,他没这个能力,那怕将神识威压凝聚成束,他也做不到。是他想得太简单,元婴真君亲传弟子又岂会是脓包,一瞬间,他居然生出了退却之意。

    “出招吧!”看着目光闪烁的陆航,没有自知之明的顾轻羽觉得挺纳闷。古人云,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呢!陆航为何就心生胆怯之意了呢?她的好习惯,便是想不明白,就不想,反正师尊有令,生擒陆航此人,把他交给忙得焦头烂额的慕容子轩即可。

    于是,一场所谓的生死战,便在一个斗志昂扬的修士,和一个心生胆怯的修士之间展开,这样的生死战,自然是毫无悬念,成了一边倒的态势。

    一个时辰后,当顾轻羽把捆得象粽子一样的陆航扔到慕容子轩面前时,慕容子轩愣是半天才挤出一句话:“师妹你太彪悍了!”

    想他慕容子轩,号称虚天宗四杰,想要擒下陆航不是不可能,但最起码也得跟他斗上个半天,师妹这才一个时辰就搞定,按照师妹的口头禅怎么说来着,心塞啊!

    “那能呢。”顾轻羽嘿嘿两声,谦虚的说道:“这小子初时还雄赳赳气昂昂的站在擂台上等我去收拾他,谁知一等我再上擂台,这小子便怂了。见就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四处逃窜着想溜下擂台。师兄你也知道生死擂的规矩,一旦被他溜下生死擂台,我就甭想再向他伸手。我一边要防着他逃下擂台,还要活捉他,真的很累。”

    某个捆成粽子的人默默流泪:你那也叫累,我才是真的累。一招神识威压本已将他震慑,等再一交上手,才发现,自己的功法被这女人死死的压制住了,连功法的七成威力都施展不出来,到了这时候他若再不逃下擂台,不就是等死吗,结果被这女人追得满擂台团团转,也没能溜下擂台。

    慕容子轩听顾轻羽这么一说,便觉得有些糊涂,同阶的修士,战功榜排名前一百的修士,实力有多不济,才会一照面就想着逃跑,这中间的缘故得好好审审。

    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