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抢了你又如何
    顾轻羽只觉得有千斤巨石压在她心口,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朋友的离世,她对修炼的意义产生了迷茫,原来那只不过是她自我麻痹的逃避和退缩。

    前进的道路上充斥着未知的危险,但固步自封的苟活着,又真的是自己所愿?以徐师姐的个性她愿意吗?以她倔强的性格,相信她会站着死,也不会选择跪着生。就如眼前的何媛媛,能力不够,又何尝愿意跪着生,那眼里熊熊燃烧的怒火,分明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誓言。

    问世间,有几人因为不思进取的固步自封,而受人尊敬。自诩平等的前世没有,更妄论在弱肉强食的修真界,所以徐师姐的死,她可以伤心,可以难过,却不是她质疑修炼,可以固步自封的理由。

    心里的千斤巨石嗖的一声飞走,她象条离开水的鱼,靠在树干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等到她心绪平稳,正准备从大树走出来的时候,又有三个筑基修士从转角出快步走向何媛媛的小院。

    顾轻羽又往大树的阴隐里又靠了靠。

    院子里的筑基修士一见三人,便有人急急忙忙的问道:“孙师兄,怎么样?”

    匆匆走进来的孙师兄冲他翻了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你没看见天上连朵云彩都没有。”

    然后,又冲着坐在中间,修为已是筑基大圆满的一位男修躬身讨好的说道:“陆师兄,其实你不用在意张伟波那臭小子,那小子能不能筑基成功还另说,即便成功了也只是筑基初期修士,那小子除了一张嘴巴爱吹牛外,还有什么本事。”

    旁边有人接过他话道:“陆师兄不是怕那臭小子,那个叫顾轻羽的打听到了没有,真如那小子所说,是掌门亲传弟子?”

    孙师兄嘿嘿阴笑两声:“打听到了,那小子果然是在撒谎,难怪我们七个谁都没听说过。不过二十多年前,凌云峰有个脑子有问题傻里吧唧的杂役,就叫顾轻羽,现在不知去向。”

    顾轻羽靠在树干上,差点笑出声,二十多年前师尊收她为徒后,立即闭关冲击元婴后期,没来得及向全宗宣布她的身份。但一个傻字同样让她名扬全宗。

    小院内的谈话还在继续:“陆师兄,既然没这顾虑,趁着宗门忙着奖励灭杀僵尸有功的修,执法堂无暇顾及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把生米做成熟饭,到时谅这婆娘也不敢说她不是自愿。”

    “对。”旁边有人符和:“陆师兄在十年前的那份战功榜上,是赫赫有名的修士,也是宗门内近期最有希望结丹的筑基大圆满修士。此次浩劫陨落了那么筑基,金丹修士,宗门正后继乏力,不会为了一个毫无前途的炼气弟子,为难陆师兄你。”

    “说得不错。”一直一言不发的陆师兄开口说道:“我陆航虽不是什么元婴真君亲传弟子,但比叠翠峰上那对废物可强多了。宗门想要为了这个炼气期的废物动我,还要算算划不划算。”

    “好了,你们动作快点,采了碧玉果就快走,我现在就把这女的收了。”说罢,大踏步的朝何媛媛走去。

    动弹不得的何媛媛眼里顿时露出绝望之色。

    “吆!这么多人,这么热闹啊!开party呢!”

    随着话音,一个笑意吟吟的筑基白衣女修走了进来,女修的笑得虽温柔无害,但小院内七名筑基弟子都不由得面面相觑。

    白衣,袖口上祥云七朵,筑基中期修为,是元婴真君亲传弟子!七人不由暗暗将虚天宗元婴真君座下筑基期女弟子在脑海过了一遍。

    顾微羽?嗯,眼睛长得有点象,可惜没人家长的漂亮。

    锦仙子?人家是朵盛开的高阶灵花,这朵,勉强算得上是朵低阶灵花。

    孟如馨?那废物才筑基初期。

    ……

    一路排查下来,不是认识,就是修为不符,居然没一个符合眼前女修的身份。

    也不怪他们不认识顾轻羽,顾轻羽在虚天宗中最出名的也就两件事,被玉昆真君指使着,像猴子一样在虚天宗里上窜下跳。跟她打交道的大都是各峰各堂的执事弟子,他们这七人,谁都没有做过执事,又有谁当时会闲得无聊去围观一个傻子。再有便是宗门小比,偏偏当时七人都有比赛在身,谁都没心思去观看炼气小修士的比斗,再之后,顾轻羽便消失在同门的视线中。

    趴在地上,口不能言身不能动的何媛媛顿时两眼闪出泪花,紧紧盯着围着碧玉果树绕圈圈的白衣女修。

    白衣女修自然是顾轻羽,她围着碧玉果树啧啧道:“二十三年,就让碧玉果树挂果了,真不简单,难怪修为一点都没进步,把精力都花在种树上了。”

    何媛媛闻言脸微微一红,轻师姐这是在责备她不负正业,可谁让这株灵果树象征了她们三人的友谊,是她趁着十强排名赛的空隙,缠着慕容师兄,硬帮她要来的。如今徐师姐没了,前段时间她又杳无音讯,她不种树怎么想她们!

    顾轻羽围着果树转了两声,赞叹道:“听说,这种灵果树初次挂果一般不灵果数量不多,最多百来枚的样子,不过听说,这些灵果凝聚了灵果树的精华,灵气比挂过无数次果的灵果树结出来的灵果浓郁,坊市价格颇高。”

    看着自言自语的女修,小院里的筑基修士们都是一头雾水,不过人人心中都在嘀咕:这种果树第一次挂果,能挂个四五十枚灵果已是最多,还百来枚,你也太看得起这炼气期的废物了!不过这灵果灵气浓郁,价格贵,又是从哪里听说的。

    顾轻羽低头想了会,用一副凡事好说话的模样说道:“这样吧,看在都是同门的份上,我便宜点,就卖个五十块下品灵石一枚灵果吧!”

    “什么五十块下品灵石一枚碧玉果,你怎么不去抢啊!坊市才卖二十块下品灵石一枚碧玉果,品阶比这里的碧玉果高多了。”七个人中,孙师兄忍不住跳起来骂道,他根本忽略了这卖碧玉果的重点,这白衣女修凭什么能卖碧玉果。

    “抢了你又如何。”顾轻羽淡淡笑着一展袖袍,扶起何媛媛的同时,将小院的禁制关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