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福兮祸兮
    精彩无弹窗免费!

    雅和苑中的聚餐,其实也没几个人,赵飞扬和孟如馨两位本家,慕容子轩和顾轻羽两位贵宾,外加想跟过来蹭饭的陶峥,又觉得一个人不好意思,被他硬被拽过来的卫师兄,一共六人,但菜品却是相当丰富,烹炒煎炸一样都不少。

    掌勺的赵飞扬围着围裙,正围着灶台叮叮当当的忙个不停,一副居家暖男的打扮。尽管忙他得脚不沾地,但他的眼神只要落在孟如馨身上,他唇角就会勾起淡淡的宠你而又满足的微笑。

    哇靠!这是洒狗粮,虐单身狗的节奏。顾轻羽偷偷的瞄了一眼慕容子轩,这家伙眼神果然暗了暗,不过还好,只不过片刻的功夫,眼神便恢复了清明。

    很快一桌丰盛的菜肴便已摆好,赵飞扬从储物袋里摸出瓶灵酒,分别给六人满上,“来,为你们的凯旋干杯。”

    “好,干杯。”一句话激起了在坐众人的豪情,纷纷举杯相应。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自然免不了询问顾轻羽这些年都去了哪里,有什么特殊的经历。

    顾轻羽自然捡能说的,粗粗说了一遍,但即便如此,也直听得孟如馨两眼闪闪发光,她借着几分酒意猛的一拍桌子道:“好从明天开始,我就和飞扬出门游历,去平莽大森林瞧一瞧。如果注定这生不能再进阶了,那么领略一遍平莽大森林的异样风景,也不枉此生了。”

    在坐的四位,眼神都直了,平莽大森林内围是好进的吗!但赵飞扬却微笑的看着她,只要她喜欢,陪她去走走又何妨,内围进不去,外围最起码还是能呆上好几年的。

    “等过一段时间再出门游历吧。”顾轻羽虽然也喝的挺多的,但她没忘记,让师尊转交的那些修补根基的灵草。

    她的朋友不多,也就这么几个,能帮,她是愿意伸手帮一把,但朋友,不是动不动就无条件信任你的家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华夏流传几千年的至理名言,在修真界也实用,所以朋友保持适当的**,才是为友之道,这事些灵草以师尊名义转交,最合适。

    酒劲上头,又不肯用灵气将其化去的孟如馨,此时却恨不得一下子飞去平莽大森林,去领略顾轻羽嘴里说的多彩世界。她嘟着嘴问道:“为什么要等几天,我们现在出门,说不得还会象轻羽你一般认个狐狸大哥,等我和飞扬有了孩子后,就让他帮我们带孩子,不过千万不能象张伟波那样是个话唠。”

    听孟如馨提起张伟波,顾轻羽扬了扬眉,她踏入雅和苑没发现他们三个身影,还以为是自己在在宗门的这二十几年里,他们疏远了,但听孟如馨的口气,是她想错了。

    “我这位话唠大哥还好吗?”

    听顾轻羽问起,赵飞扬运转灵气,将酒劲逼出体外,才说道:“我和如馨因为伤了根基,便上不了战场,便揽下调配物资的任务,常年奔波在各大坊市之间,说实话,这二十几年,我们见到他们三人的机会很少,大都都是在匆忙之间巧遇,然后再擦肩而过,基本上很少说话。我们也是半个月才得了空,打听到张伟波在闭关筑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闭关筑基,而徐师妹陨落在鸣风关,如馨前几天去去找媛媛,媛媛却是避而不见。”

    徐师姐已陨落!顾轻羽握着酒杯的手微微一抖,眼前不由得浮现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来,那个为了灵餐,为她霸占椅子的身影。

    话不多,心思细腻却又好强的徐师姐。她第一次筑基失败后,她第二次准备筑基时,一定是卯足了劲,筑基也定然是成功,如果知道筑基成功面临的将是陨落,她是否会象张伟波一样一次筑基不成功,两次筑基不成功,或者说直接筑基不成功,再或者说,和赵师兄,孟师姐一样伤了根基,避开一场浩劫。

    修士努力的修炼目的是什么?为的是长生,为的有一份自保之力。可筑基了又如何,结丹就意怎样?死在浩劫之中的金丹,筑基修士何其多,他们还不如炼气弟子,安安稳稳的生活着。

    努力提升修为,是福兮还是祸兮?

    顾轻羽知道自己的想法好消极,但她还是忍不住还是往这方面想,对于修炼努力提升修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她的心里一瞬间充满了茫然,她甩甩头,一定有她没明白的地方,会是什么呢?

    “师妹。”慕容子轩急忙叫醒她,师尊说师妹进阶修太快,心境恐怕跟不上,果然师尊料得没错。

    “师兄,我没事,我只是有些事想不明白,等想明白了就好。”

    顾轻羽一下子没了再坐下去的心情,众人也知道她跟徐慧感情好,纷纷起身相送,并安慰她不要多想。

    心境这事得靠历练才能慢慢顿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开解得了。所以慕容子轩一路上只默默的送她回到清风院。

    “师兄,你努力修炼的目的是什么?”在推开院门的时候,顾轻羽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慕容子轩愣了愣,随即认真的答道:“以前我想保护自己心爱的人,但我发现这想法太狭隘,我现在想保护我的家人,甚至虚天宗。师妹你呢?”

    “但是修为高未必就能活得长,修为低,同样活的安稳。”

    慕容子轩自然知道因为徐慧的死,师妹钻死胡同里去了。于是更加耐心的解释道:“那叫苟活,最终离不开一杯好黄土,我们虽不知前路有何艰难险阻,但我们努力了就不后悔。就象孟师妹说的不枉此生。”

    顾轻羽陡然一震,想起了从前,想起了她的死劫,她也曾发誓,努力了便不妄此生,想起了第一次杀人,顿悟时向往的天地任逍遥的决心,还有她藏在心底的愿望。努力修炼了或许还是没有明天,但是不努力修根本没有明天,这就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她突然笑了:“多谢师兄,是我太看重生死,忘记了当初的本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