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飞天银甲僵
    顾轻羽提着把长剑,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毫无形象的站在枯竭的灵脉中,她将耳朵贴在灵脉上仔细倾听了片刻,回头对着刚刚打坐恢复完毕的玉昆真君说道:“师尊你来听,今天龙形灵脉的龙吟声好像听不到了。”

    玉昆真君闻言,立马从地上站起来,侧头听了下:“嗯,看来龙形灵脉撑不了多久了,我们已经挖了三天两夜,距离灵脉大茧的中心,也就是龙形灵脉藏身的地方因该不远了,我们得加快点速度,争取今天就能见到龙形灵脉了。”说罢,玉昆真君指尖灵光一闪,倚在他身旁的一把长剑,啵的一声扎入灵脉中,玉昆真君再屈指一弹,一个法诀快速的内入长剑中,长剑便呼哧呼哧的开始切割起灵脉来。

    很快一大块灵脉便从整条灵脉上脱落下来,玉昆真君再度指挥着长剑,一刻不停的扎入灵脉中。

    其实玉昆真君手中这把长剑,已经不能算是剑了,说它是一根锯条倒来得更为贴切。

    这把闪耀着蓝色光芒的长剑,明显是一把低阶法宝,但剑身的一侧坑坑洼洼,已经被玉昆真君用本命法宝敲打成了不规则锯齿形状。

    当初把这把长剑敲打成锯条的时候,顾轻羽在旁没少问:“师尊真舍得啊?这可是法宝诶,虽然是低阶法宝,不能随修士的修为提高而升级,但好歹也是件法宝,值好多灵石的。”

    知道自家小徒弟有财迷的特质,嘴上嚷嚷着,倒未必是真舍不得这把长剑,而是心疼着,这就么敲敲敲,灵石就敲没了。

    于是,他哄小孩子般的宽慰道:“放心吧,这些低阶法宝根本算不了什么,为师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许多法宝,只等你一结丹便能用了。倒是你怎么想到把法宝整成牙齿的形状?”

    怎么想到的,顾轻羽表示呵呵!前世的时候,她最喜欢吃q弹的食物,有嚼劲。而切割弹性十足的食物时,最好用带着锯齿的刀具,最能轻松搞定。这韧性超级的灵脉,摸上去也极富弹性,用带锯齿的法宝对付它,绝对比用锥子钻洞快上许多。

    不过玉昆真君的问题不用她自己回答,在这狭小空间里不得不化成人形的飞机,三滚两滚便滚到玉昆真君脚边,伸出肉嘟嘟的小手,抱着玉昆真君的脚腕道:“师祖,主人很聪明的,主人说能行就能行,师祖,飞机也要一把,飞机的利爪插进灵脉里,就是不能抠一块下来。”说到最后,这小家伙的声音里居然还带了点委屈。

    “好。”玉昆真君把好字尾音拉得长长的,明显是在逗小孩。不过以他元婴后期的修为,整治一把低阶法宝有点耗时,多整治一把下品灵器那不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吗,要不是时间有限,重新炼制一把下品灵器也只不过是半天的功夫。

    于是半天后,两人一兽分别举着锯齿形长剑,呼哧呼哧的开始切割起灵脉来。如果说玉昆真君手中的锯齿剑是电锯,那么顾轻羽手中的锯齿剑就是木锯,飞机手中的锯齿剑则连锯条都算不上,呼哧了半天,妖力耗尽了恢复,恢复了再耗尽,来来回回折腾好几次都没能成功切割下一块灵脉来。顾轻羽倒是在丹田灵气耗尽之前,能够切割下一整块灵脉,但这推进速度真是够呛。这三天两夜向灵脉大茧中心推进了五六十里,全靠玉昆真君一人在卖力。

    这三天来,他们是循着隐隐的龙吟声,一路挖掘至此,然而随着今日龙吟声突然的消失,灵脉通道不断的向灵脉大茧中央推进,玉昆真君的眉越皱越紧,心也瞬间提到了嗓子眼里,他下意识的加大了灵气输出,催动锯齿剑快速的切开灵脉。

    顾轻羽立马收起锯齿剑退后几步,放出神识警戒起来。师尊每次切割灵脉都会保留一定的实力,以防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危险,但今天却是毫无保留的全力以赴,师尊定是察觉到了龙形灵脉的情况非常危急。

    果然,一个时辰后,玉昆真君停下全力驱动锯齿剑切割灵脉的动作,低声吩咐道:“打坐,把灵气恢复至充盈。”

    说罢,不等顾轻羽回答,握着上品灵石便进入了调息状态。

    顾轻羽没有进行调息,她有十倍于常人的修复能力,又有小界一如既往的给她补充灵气,她丹田内的灵气早在退下来警戒后不久,便已恢复至充盈。

    此时透过那垛已经不算太厚的灵脉,她看见灵脉大茧内,有一个巨大的灵脉空间。而龙形灵脉便盘绕在灵脉空间的中央。

    整条龙形灵脉已经化为乌黑色,只剩下龙头的前额上还有一点白色光斑闪烁着灵光,显得分外突兀。而在白班的上方,一个黑衣男子盘膝坐在那里。

    龙头前额是龙形灵脉的精华所在,而这点精华,迟迟不愿死去,这是它在作最后的抵抗,一旦白色光斑失守,龙形灵脉将彻彻底底转化为死灵脉,喷涌出的便是死灵气,从此穷苍山脉彻底沦为鬼域。到那时即便是大罗金仙临世,也难于让龙形灵脉起死回生。

    那男子似乎察觉到了顾轻羽的神识,他抬起空洞洞的双眼,隔着一垛灵脉,冲着顾轻羽的方向,冷冷的瞥了眼。

    只一眼,顾轻羽仿佛看到了十八层地狱中的厉鬼在向她招手,阴森森的寒冷从四肢蔓延向丹田经脉。

    这阴冷不同于万年玄冰干净彻骨的寒冷,那是一种死亡毁灭时的绝望冰冷。

    飞天银甲僵!

    顾轻羽的脑袋里一瞬间便冒出了这五个字,冷汗如决堤的河水,一下子涌了出来,片刻的功夫,她就象刚从河里捞起来的一般,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她急急忙忙的收回神识,有些担忧的看向师尊。

    虽然以她今丹中期的修为无法看透飞天银甲僵的修为,喜欢横向比较的小屁孩也在睡觉,但她还是能感觉出,隔着一垛灵脉的飞天银甲僵的气势略强于师尊。

    还在找”琴音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