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1章 不要让我等太久。
    顾微羽身上的气势一放即收,不但如此,她的唇角还勾起一抹若有若无淡笑:“在俗世的时候,都说五妹头大无脑,今日看来,谣言始终只是谣言,用蕙质兰心四个字来形容你五妹也不为过。一杯茶知我意,既然如此,两斤茶,断你我因果。”说罢,两个玉盒直直的飞向顾轻羽。

    顾轻羽也不客气,伸手接住玉盒的同时将手中一物抛给顾微羽,“多谢三姐!三姐既然如此爽快,那这张符菉就送给三姐玩玩吧。”

    顾微羽接住符菉的时候,神识只扫过符菉表面,便被符菉上透露出来的圣洁之意镇在那里动弹不得。

    她虽不懂符文,但白色的兽皮上,大气磅礴的符文上流转着丝丝大道奥义,这样的符菉应和悟道茶一样同属珍宝吧!

    识海中,沿叔长叹了一声:“丫头,这是以天地间最纯净的精灵,雪灵犬的兽皮为符纸,雪灵犬的血为丹砂,制成的封禁符,天地间恐怕也只此一张。其威力既然能封印飞天谷,封印个把个宗门也不在话下。”

    顾微羽不禁有些动容,整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识海中,沿叔的话还在继续:“此符虽为封印飞天谷僵尸所用,但封印飞天谷的功德却为你所得,别以为功德一说虚无缥缈,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功德积攒得越多越容易度过飞升天劫。丫头,看在这张封禁符的份上,你能否给她点信任,不再拒她于千里之外。”

    能吗?不能。顾轻羽的心如狂风中的劲草,摇摆不定。

    小院中的风微微吹拂,角落里的两个肉团子在相互滚在一起,较着劲。

    也不知过了多久,顾轻羽眼里有坚定的光芒闪过,她站起身,带着点诚恳淡淡的说道:“你不必感激我,我绘制不出这样的符菉,我只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不过前辈说了,他本是这片天地的精灵,有责任守护这片天地,但请你好好运用这张封禁符,莫让他的苦心付之东流。”

    顾轻羽边说边缓缓的转过身,用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看着顾微羽,:“顾微羽,你能不能看在我千里迢迢将封禁符带给你的份上,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讲。”

    她们之间能不牵扯就尽量不牵扯,如果一个问题能还一份情,她愿意答。

    “神谕有两道,你知道有多少?”顾轻羽问完连退两步,与顾微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她知道以顾微羽谨慎和聪明,不难猜测出她问的不是她。

    她知道这是她的底线,此时她的心中定然已为秘密被人洞悉生出了许多情绪,惊恐,恼怒,甚至还有杀机,只是事到如今,有些事她不得不问,尊者,多宝楼隐隐都是冲着她身上的生长之力而来,在这开启飞升通道的事件里,生长之力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万年前的神魔大战究竟因何而起?与当年的琴剑门灭门有关吗?神君的第二道匆忙神谕究竟想说些什么?还有,神君是想把她当成了棋子?还是委于她重任?如果是前者,对不起,她不干。如果是后者,她会慎重考虑。

    然后,顾微羽死死盯着她,眼里的波涛却是越来越汹涌。

    顾轻羽默默叹了口气,扬声叫道:“飞机,走了。”

    角落里,某两个扭滚在一起的肉团中的其中一个肉团狠狠的踹了另外一个肉团一脚,麻利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身上的伤正以肉眼可见到速度在愈合,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意犹未尽的说道:“这院子太小,化成人形打架不爽,等下次找一个大点地方再打。”

    “好。回虚天宗后,我们用原身打,那里的后山很大很大,还有好多好多妖兽。”另一个肉团子也兴致勃勃的从地上爬起来,他身上的伤明显没有第一个爬起来的肉团子身上伤多,但他也没有第一个肉团子恐怖的修复能力,反倒显得有点惨兮兮的。

    “好,一言为定。”第一个肉团子大声答应着紧走两步,化成一只神峻异常的鲲鹏,落在顾轻羽的肩膀上。

    “架打完了,就想走了吗?”顾微羽觉得自己的声音悠远的如同来自地狱,不带一定点儿生气。那是被人从里到外被扒光,羞辱一遍的感觉,一如前世被吸干阴元而死的耻辱。

    顾微羽右手五指微微弯曲,这是要取斩浊在手的习惯动作,只等顾轻羽给她的答案了。

    “丫头冷静,冷静,我觉得她很诚恳,并无伤你之意,你们好好谈谈。也许其中有误会也说不定。”

    或许沿叔拼命在识海提醒了她,她终于只弯曲了五指,没有第一时间将斩浊祭出。

    顾轻羽轻轻舒了口气,她的十指同样弯曲,凤栖只需她一个意念,便能进入防御。还好,顾微羽还愿意开口说话,说明她的理智还在。

    她在小院的禁制前站在,再度用诚恳的语气说道:“前辈说,飞升通道关闭的前一天,第二道神谕才匆忙匆忙的下达到他手中,神谕上要交待的事,也只匆匆一句,平莽大森林之劫,需我才能化解。前辈还说此次的僵尸暴动,需你我合力才能镇压下去,否则光凭五行之力,难于将僵尸长久镇压。我想知道,仅仅只是这一次的合作?还是长期的合作?为什么选我?还有万年前的神魔大战,究竟因何而起?飞升通道因何关闭。”

    一连串的问题过后,小院再无半点声响,但是肃杀之意却是越来越浓烈,半晌,顾轻羽轻轻叹了口气:“顾微羽,我无窥探你秘密之意,只是事关你我与飞升通道,我才不得不问,我会等你,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我等太久。”

    说罢,推门而出,只留顾微羽如泥雕木塑般站在院中。

    “丫头,你该让我出来。”识海中的沿叔无奈的叹息一声,前世的经历,造就了她谨慎小心的个性,能敲开她心门的人,真的不多,哪怕今日,顾轻羽明显带着诚意而来,她也不敢打开心扉,只是她知不知道,谨慎过了头,就是懦弱。

    还在找”琴音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