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危险的事
    玉昆真君挥手在他暂住的小院每布下禁制,这才正色的说道:“轻羽,这二十多年你去了哪里?究竟遇到了什么样的危险?让本命灯几度明灭,是否有人刻意为难你?你只管说与为师听听。”

    玉昆真君话里的潜台词是,是谁想对你不利,为师帮你阴回来。

    话不多,但满满的都是维护之意,顾轻羽的眼里有暖意缓缓流淌。不过,师尊你可是一大宗的掌门人,这样不问缘由的偏袒真的好吗?

    “你这是什么眼神,有感动就直说,干嘛感动完,又用看怪物的眼神看为师。”玉昆真君伸随手给了她一个暴栗,许是猜到了自家小徒弟眼神里的意思,他又贴心的解释了一句:“放心吧,为师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如果他们给为师的理由十足,为师自不会找他们的麻烦,但本座相信,本座的徒弟从来不都不是无理取闹之辈。”

    嗯!嗯!嗯!”顾轻羽把头点得像小鸡吃米,师尊说的绝对是大实话,她从来不惹事,都是事惹她。

    比方说给邵梦瑶下战书的这件事,这事得跟玉昆真君报备一下,毕竟她和邵梦瑶两人身后站着的都是大宗门的超级大佬,照自家师,护短的性格来看,若是处理不当,引发两大宗门之间的战斗,那是分分钟的事。作为虚天宗众多弟子中的一员,她是不愿意看到,因为她个人的恩怨而让宗门蒙受不必要的损失。

    玉昆真君却在顾轻羽的述说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全过程时,微微眯起了眼,直至最后露出个温润的笑容。

    这笑容顾轻羽熟熟,这是师尊动了真怒的表情,果然,她听到玉昆真君不疾不徐的说道:“很好,不死不休便不死不休。”

    啊!顾轻羽眨巴了两下眼睛,抹了把冷汗,自家师尊的气场太足,即便这怒火不是冲着她而来,她也忍不住直冒冷汗。不过这不死不休便不死不休的意思是,要引爆宗门大战了?

    玉昆真君忽然觉得有个蠢徒弟也挺好,最起码压抑了十几年的心情,开朗了许多。他顺手又给了顾轻羽几个暴栗,才好心的为她解释道:“别看七大宗门表面上客客气气,可暗地里,为了抢夺机缘,七大宗门大弟子,那个不是杀得你死我活。你向邵梦瑶下了战书,只不过是将暗地里的事,挑到了明面上而已,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倒是那个邵老头,恐怕不会甘心让女儿死在你手里。”

    说吧,他将神识探进储物袋里,翻找了一圈,取出块玉佩挂在顾轻羽脖子上,又顺便在她脑门上留了几个暴栗,这下他心里了然了,难怪总觉得今天好像少了些什么,原来是少了这个丫头抱着脑袋,叫嚷着得了脑震荡。再细观这丫头,白皙的肌肤如上等的细瓷,散发着若有若无的莹莹光泽。这是将肉身相当于低阶防御法宝的强度后,才能拥有的光泽,没想到这丫头福泽这么深厚,筑基中期修为便拥有了如此强横的肉身,倒是填补了法修肉身脆弱的弱点。

    不过,感情他敲了她半天的脑袋,她还没觉察到,于是,他再度曲指弹在她脑门上。

    “哎呀!师尊你干嘛,要得脑震荡的,你知不道。”顾轻羽摸着脑袋,狠狠的瞪了玉昆真君一眼。

    嘿嘿!恶趣味的玉昆真君在心里奸笑两声,才一本正经的训斥道:“怎么,本座给的能挡下元婴修士全力三击的玉佩,你不满意?反反复复看了这么久。”

    为师都成了本座了能说不满意吗!再说,再丑的东西,只要拥有强大的实用价值,就是件好宝贝,于是,顾轻羽赶忙将玉佩贴身藏好,真心实意的说了句:“满意。”

    “嗯,满意就成。记得,邵老头若找你麻烦,赶紧逃,那老家伙有为师对付就成。”

    “嗯!”顾轻羽双眼亮晶晶的,满满都是孺慕之情。

    玉昆真君被她看得,顺手又给了她几个暴栗,才问道:“好了,说正事了,外面的那些中了尸毒的修士,打算怎么给他们驱毒?”

    说起正事,顾轻羽也收起多余的情绪,正色道:“师尊,转过身去。”

    玉昆真君微愣,他问她驱除尸毒的方法,她却让他转身,这两者有关联吗?但他还是听从了自家小徒弟的话,把身体转了过去。

    顾轻羽一抬头,右掌便拍在玉昆真君的灵台穴上,一股精纯的木火双灵气缓缓的顺着灵台穴进入了玉昆真君的经脉内。

    玉昆真君全身陡然一震,张着嘴,惊讶的只说出了一个你字,便想要震开顾轻羽的手。

    “师尊,别反抗,引导着我的灵气在你经脉里走一圈。”顾轻羽急忙阻止玉昆真君的动作,强行将自己的灵气输入玉昆真君的经脉内。

    玉昆真君的动作一滞,他的小徒弟居然敢和他对着干,此时他若强行震开小徒弟的手,必定会伤到小徒弟的经脉,倒不如顺着她,让她的灵气在他的经脉内走一圈也无妨。只是小徒弟的灵气为何像一个小小的太阳,带着融化坚冰唤醒万物的春意,带着蓬勃生长的炙热夏意,暖暖的照耀着他的经脉和丹田中。玉昆真君只觉得整个人都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舒服的每个毛孔都在雀跃。

    但即便如此,他不敢加快灵气的运转,只能慢慢控制着小徒弟输入他经脉中灵气的量。

    等灵气在他经脉内运行一周天后,他急忙睁眼,还是看到自家小徒弟一张苍白的小脸,和吧嗒吧嗒不停掉落的冷汗。

    “为何要逞强?”他心疼的将手同样拂在她的灵台穴上,元婴真君浑厚的灵气在她经脉里游走一圈,顾轻羽的脸色便恢复了红润。

    顾轻羽咧嘴冲他一笑:“因为我们接下来要做到事很危险,所以我希望师尊的实力处在最佳状态,为我们提供更多的保护。”

    “危险的事?”玉昆真君眯眼反问。

    “嗯!危险的事,封印飞天谷。”

    还在找”琴音仙路”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阅♂读♂悦♂”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