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我终于等到了你
    顾轻羽准备离开的身形微微一滞,小界需要的东西都是为其打开界门所服务,这雪魄,想必能让他打开雪界的门,既然小界需要,那就打吧!

    身体在空中翻了个身,橘子花飞行器再度化作弧线,朝着六阶雪妖扑了过去。

    原本心生惧意的雪妖,看见顾轻羽再度冲它扑了过来,吓得往下一蹲身子,便欲就地分解成冰雪遁走。

    然而就在此时,深不见底的冰裂隙里,几点寒芒腾空而起,速度快得连顾轻羽外放的神识都没来得及察觉到。

    傲雪峰上的雪崩早已停止,冰雪在怒吼的狂风牵引下,翻滚着集结到一起。眨眼间的功夫,四个圆滚滚的雪妖便从飞舞的冰雪中站了起来,为首的居然是一只七阶的雪妖。它们咯吱咯吱的相互比划了一阵,联合着原先那只雪妖错落有致的将顾轻羽包围在中间。

    狂风更为肆虐,呜呜怪叫着,暴风雪在空中酝酿成一座小山,呼啸着拍了下来。

    被这样的小山结结实实的拍到,不死也得重度残废。顾轻羽不是傻瓜,在敌多我寡的情况下,自然不会选择硬拼。

    她一点橘子花,便欲遁出小山笼罩的范围,然而五只雪妖仿佛知道她的打算,看似笨拙的双手迅速结印,四周的冰雪哗啦啦的立了起来,将四周围成了一个牢笼,居然是想逼她落到地面上,那只能硬拼了。

    如溪流般流淌的琴声中,音符落地,如种子般生根发芽,虬髯般的藤蔓盘绕着,恰似撑天的警天柱拔地而起,累积如小山般的暴风雪居然没能再往下下降一寸。

    这便是《心动音动》第一重的最高境界:万物生。

    只是顾轻羽的修为有限,一次只能用音符幻化生成一种物种,但即便生成一种物种,顾轻羽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灵气象开了闸的洪水,源源不断的涌入藤蔓中。

    这一仗得速战速决,否则自己绝对会落入寡不敌众的窘境,刹时间,琴声中已带上杀意,十几只缩小版的火凤从藤蔓的绿叶间飘飞而出,低鸣着掠向雪妖的双目。

    冰裂隙的暗影里,一双如夜空繁星般闪亮的眼睛终于终于微微的弯了起来,他轻声低喃道:“人修,我终于等到了你!”

    &t;center>&t;center>说罢,尖尖的爪子朝着傲雪峰的冰层一点,整个傲雪峰顿时再度剧烈的颤动起来,雪崩卷土重来,冰裂隙不断的蔓延,大片大片的冰层不断的坍塌,掉入裂隙之中。

    蓦然,半空中的顾轻羽身体晃了晃,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了出来,橘子花飞行器也直直的往下坠落,郁郁葱葱的擎天柱跟随着碎裂的冰层一起掉入冰裂隙之中,消失在她的神识范围之外。

    这些藤蔓都是由她的灵力所化,与她的神识相连,一下子消失在她的神识范围外,等于强行斩断了她外伸的触角,这样的伤直接伤在她的识海上,这一刻的她痛的只差在橘子花飞行器上打滚。

    失去了藤蔓的支撑,半空中冰雪累积成的小雪山,携带着凛冽如刀的狂风,直直的砸了下来。

    “主人……”此时的小界那还顾得上顾轻羽一再的警告,闪身便出了她的识海,嘟起粉嫩嫩的小嘴,冲着五只雪妖深深的吹出了一股旋风。

    相对于怒吼的狂风,这股旋风渺小的不能再渺小,但偏偏是这股渺小旋风散发着铁马金戈的凌厉,在凛冽的狂风中如入无人之境,冲着五只雪妖刮了过去。

    五只雪妖心头没来由的生出一阵恐慌,这样的风它们没见过,但绝对可以要了它们的命。它们急忙指挥空中的小山化解成暴风雪,来阻挡这股奇怪的旋风。

    没了暴风雨对顾轻羽的威胁,小界也不再管它们这五只,转身扑向顾轻羽,他知道神识受伤的最严重后果,不但无法使用法术,同时还可能引发暂时的昏迷,,在这未知深浅的傲雪峰上,不能使用法术直接昏迷,等于与死神坐在谈判桌前讨价还价,他得尽快赶过去增加主人谈判的筹码。

    冰裂隙里的眼睛越发明亮,器灵,罡风,还有惊喜吗?他的心砰砰直跳,这些是否意味着一切还来得及。

    他灼热的眼神紧紧盯着空中已经停止下坠的顾轻羽,颤巍巍的再度伸出爪子,朝着空中虚虚的一抓,黑暗的陡然卷起一阵雪龙卷,雪白的龙身接天连地,将包括五只雪妖在内的所有肆虐的风雪吸入雪龙卷之中。

    小界堪堪只能抓住顾轻羽的胳膊,雪龙卷就将他们围困住。顾轻羽哆嗦着毫无血色的嘴唇,勉强运转受伤的神识,想将小界连同凤栖和橘子花飞行器收起。小界是认她为主的器灵,虽不用担心他会走丢,但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她真的担心他会受伤,至于凤栖和橘子花飞行器,她只对它们完成了初步的认主祭炼,无法在这强大的牵扯力内做到如影随形,如果再被雪龙卷送出她的神识范围,无疑会对她受伤的神识造成雪上加霜的伤害。

    只是小界抬着他湿漉漉的大眼睛,用他肉嘟嘟的小手紧紧抓着她,带着点倔强反抗道:“不要,我要留在外面,保护主人。”他很清楚,如果不是他需要雪魄开始雪界,主人不会陷入这样危险的境地,而且一旦顾轻羽陷入昏迷,他就休想再出识海。

    顾轻羽的心里有暖流流过,她的小屁孩是在内疚,顾轻羽苍白如纸的脸上艰难露出个笑容,昏沉沉的脑袋只记得他是她的小屁孩,为了他的成长,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只可惜识海撕裂般的疼痛,再加上雪龙卷强大的牵扯力,在她如愿将话说出来之前,终于晕了过去。

    风停雪住,只不过片刻的功夫,傲雪峰恢复了平时的模样,深深的冰裂隙重新被厚厚的冰层覆盖,阳光透过云层洒在晶莹剔透的山峰上,一切都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