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2章 族群墓地
    ..,琴音仙路

    巨大漩涡悬挂在半空zhong犹如一头张开血盆大口的巨兽,吞吐着四周的灵气,搅动着红色的星星海掀起一个又一个滔天巨浪。

    红叶谷灵气浓郁的山坡上的红叶lin,蓦然升腾起一片七彩的霞光,将红叶谷方圆百里都笼罩住。

    片刻之后,七彩霞光褪去,大片的红叶lin瞬间枯死,刹时间哭声响彻整个红叶谷。

    大批没有机缘化形的普通火浣伏在地上,身体抖得像筛糠,没有开启灵智的他们不知道大族老为何会和谷主火拼,但烙印在骨子里的本能告诉他们,他们的谷主和他们一直仰望的大批高阶火浣,居然同一时间陨落,同一时间魂归族群墓地。

    发生什么事啦?难道要灭族了吗?每一只火浣心底同时涌起了相同的疑问,恐慌在红叶谷zhong蔓延。

    那些外来的化形妖兽却纷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一次趁乱也许能把红榛果偷到手。

    千里之外,一只刚刚从泥土里爬出来的火浣,她捂着胸口,困惑的抬头望着天空,她不知道她的心为什么如此撕心裂肺的痛,当初凭着本能逃出红叶谷,但现在她的本能告诉她,她要回去。

    对不起影儿!对不起,爷爷老糊涂,无能陪伴你成长,但愿你气

    运通天,能闯出一条生路。红叶谷谷主在心zhong喃喃的说道,缓缓闭上双眼,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滑落到他嘴里,那是咸咸的苦涩味,一如他现在的心情。

    他现了原形的身体,趴在地上,抖得宛如风zhong凌乱的秋叶,尽显生命走到尽头的颓败之色。

    巨大的漩涡越旋越快,像台大型的吸尘器,将火浣们的尸体一只只吸入漩涡zhong。

    然后在顾轻羽和白真目瞪口呆的目光zhong,拟人化的打了个饱嗝,准备撤退。

    然而,下一秒,它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停顿了下,仿佛又歪了头想了一下,突然旋转着,朝着顾轻羽藏身的地方疾扑而下。

    红色的星星海哗啦啦的退开,让出一条通道,眨眼的功夫,巨大的吸力已将顾轻羽笼罩住,速度之快,连一丝反抗的意识都没来得及生成,双脚便已腾空而起。

    身旁的白真下意识的伸手一捞,抓住了顾轻羽的一只脚,顿时整个人被扯离地面,眨眼间两人没入漩涡zhong。

    顾轻羽觉得自己是只被捆扎得严严实实的粽子,被大型吸尘器吸进了洗衣机里,左三圈右三圈的转啊转啊,直转得眼冒金星,然后失去了知觉。

    ————

    哎……顾轻羽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好久没有这样舒舒服服的睡觉了。

    刚刚睡醒的脑袋有点小迷糊,但只不过一瞬,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

    四周一片寂静,白真躺在她脚边还没有醒,周围散落着十几具火浣的尸体,红叶谷谷主趴在这十几具尸体间轻轻的抽搐着,虽还没有死但离死已不远。

    指尖凝聚薄薄的一层灵力,轻轻地拂过白真的玉枕穴。

    她没有伤他之心,她只希望他多睡一会,慢点醒来不要发现了她的秘密。

    “四周没有一丝灵气波动,主人,你快点。”小界已放出感应力,帮她将四周的情况侦察了一遍。

    “嗯!”顾轻羽也不敢怠慢,答应一声,便已挥手布下禁制,琴声如水般流淌而出,赤羽鸟的影像在半空zhong越来越凝实,最后将她完全包裹住。

    顾轻羽长长的吁了口气,这潜伏在敌人大后方的感觉真是又紧张又刺激。

    她挥手撤掉禁制,别看到白真长长的睫毛颤了颤,然后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妹子,你居然比我早醒,这是什么地方吗?”他茫然四顾,一下子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不知道,我也刚刚醒过来。”顾轻羽这话半真半假,真的是,她的确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而且还没来得及仔细观察过这里。假的是,她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

    “哇!好多的骷髅架。”刚扫过一眼四周,白真就忍不住叫了出来,并且耸耸鼻子补充道:“居然全是火浣的骨架。”

    这些骨架密密麻麻堆积在一起,从的形状来判断,的确是火浣的骨架,而且这些骨架的颜色,从黑到白各不相同,应该是死在这里的时间也是长短不一。

    再看看那些横七竖八躺在骨架上的火浣尸体,顾轻羽忽然意识到:“这里是火浣族群的墓地。”

    “嗯。”白真点头附和。

    每个妖兽族群都有族群墓地,死在族群居住地里的本族妖兽都会自动葬入族群墓地。死在族群居住地里的妖兽大都是寿终正寝,死前都会将储物囊里的灵植留给族群,不过……

    这里的这些火浣可都不是正常死亡,所以他们的储物囊还没来得及清空。

    白真扫过这十几具火浣尸体的眼神顿时火热起来,恨不得立马取出他们的储物囊,看看里面到底有多了灵植。

    “先去看看红叶谷谷主。”顾轻羽扯了下他的袖子,迟疑的向濒死红叶谷谷主走去。

    “人修,帮我个忙好吗?”

    她的识海zhong,红叶谷谷主声音微弱的恳求着,对于他识破她人修的身份,她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这次昏睡过去的时间已有一天一夜,赤羽鸟的气息早已消失殆尽,只是作为妖兽的他,为何会向宿敌的人修求救。

    见她迟疑的模样,他再度恳求道:“人修,我现在的模样根本伤不了你,即便是夺舍,我们妖兽也夺舍不了你们人类,而且我神魂已伤,连同类都无力再夺舍了。”

    的确,夺舍只能发生在同一种族之间,红叶谷谷主连同为兽类的白真都夺舍不了。

    “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同为兽类的白狐?”她依然走得很缓慢,红叶谷谷主的传音,无法打消她心zhong的疑虑。

    “因为你无贪念。”

    顾轻羽微微挑眉,传音道:“此话何讲?”

    “都说九尾白狐全身是宝,故而被奉为神兽。刚才你若起了贪念,取他性命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你只是防止他发现你人修的真实身份,只让他多昏迷了一会儿。”

    顾轻羽沉默的看着红叶谷谷主,她看得出,濒死的红叶谷谷主强撑着,挣扎得很痛苦,他迟迟不啃咽最后那口气,定是未了的心愿支撑了他。

    她帮还是不帮他呢?

    还在找”琴音仙路”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