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飞机的诞生
    ,更新快,,免费读!

    “再问你个问题。”顾轻羽盯着铁翅黑鹰的鹰眼问道:“盗取扶桑树心的是只已经化形了的十阶铁翅黑鹰?”

    她虽用了疑问句,却点明了盗取扶桑树之妖兽,让七阶铁翅黑鹰的鹰眼瞬间一缩,不可置信的看着顾轻羽。

    他们几个逃出围杀的铁翅黑鹰也只对他有怀疑,却拿不出多少真凭实据,这个人修凭什么推断是十阶铁翅黑鹰所为。

    七阶铁翅黑鹰对反应,让顾轻羽确定,她的猜测没有错。

    她想起原著中,百年一次的兽潮如期轰轰烈烈的举行。

    一望无际的妖兽群,让整个天远大陆上的修真门派,个个忧心忡忡,如此声势浩大的兽潮,道修不知道又要花费多少资源,多少时间才能将其平息。

    然而仅仅三个月,兽群如潮水般涌上天远大陆,又如潮水般退回平莽大森林,这让天远大陆上的道修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不知道妖兽们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平莽大森林不允许人修进入,所以也无法探知其中的原委。

    如今细细想来,定是扶桑树被盗,兽潮才不得不提前退潮。

    扶桑树关乎着平莽大森林的繁衍生息,如今扶桑树提前被盗,这次兽潮看来不会如期举行了。

    只是顾轻羽的心情却更加沉重,她不知自己为何下意识的将扶桑树被盗这件事与开启飞升通道联系起来,她现在越来越怀疑顾微羽真的能凭五系灵种开启飞升通道吗?

    她暗自叹口气,只是以她现在的实力,想这些事有些好高骛远,所以先把眼前的事做好了再说吧。

    她将小灰鸡放到地上,双手快速的结印,一个繁琐深奥的图案一分为二,一半没入小灰鸡的身体,另一半飞入顾轻羽的眉心。

    两头铁翅黑鹰同时松了口气,他们看得很清楚,这是平等契约的结印图案,他们悬着的心也终于落回鹰腔。

    契约一旦生成,就再无更改的可能,如果顾轻羽此时强行与小灰鸡契下主仆契约,为了小灰鸡的命,他们也拿顾轻羽没办法。

    现在顾轻羽讲究信誉,没有象其他人修那般狡猾奸诈,出尔反尔,他们不由得暗暗为小灰鸡感到庆幸,找了个好主人。

    而顾轻羽也在两头铁翅黑鹰赞许的目光中,施施然的将生息草和一大堆上品灵石扫入储物袋中,并将其偷偷的转入储物手镯中。

    她收取灵石收得理所当然,让她帮忙带孩子,就得收费用,反正她长这么大还没看到那家幼儿园是免费的,所以等会她还打算让铁翅黑鹰带她去灵石矿洞转转。

    “人修,我带你去矿洞。”七阶铁翅黑鹰也相当自觉的提了出来。

    “等会,把你身上的伤治一治再去吧。”

    当这两只铁翅黑鹰落回巢中时,顾轻羽便发现了他们身上带伤,尤其是七阶铁翅黑鹰,血已将他黑色的羽毛染红。

    不是她冷漠见死不救,只是她不想上演真实版的农夫与蛇,如今确定这两头铁翅黑鹰因为小灰鸡而不会伤害她,给他们治治伤,也无妨。

    而且,她潜意识里更希望他们能把扶桑树找回来。

    她边凝出水柱给他们冲洗伤口,涂抹玉芙膏,边问道:“在下顾轻羽,两位怎么称呼?”

    “飞煌,飞雯。”

    顾轻羽一本正经的点点头:蝗虫,蚊子果然是一家,都是害虫。

    她还是一本正经的递了两颗固体丹给两头铁翅黑鹰道:“既然你们都姓飞,那你家儿子就叫飞 ******** 飞鸡!”固体丹差点从七阶铁翅黑鹰的嘴里喷出来,这是什么名字啊!

    他心虚的看了眼五阶铁翅黑鹰,幸好后者听不懂人话,表现的很淡定。

    他又看了眼自家儿子,正惬意地窝在人修身边睡大觉,完全不知道自己一生将悲催的与飞鸡两字为伴。

    咳咳!他清咳两声,想为自家儿子争取一下,却听顾轻羽解释道:“木字旁机器的机,飞机很高大上的名字。”

    机器?高大上?都是啥意思?好像是很好的意思

    听不懂飞机很高大上是啥意思的某只只张了张嘴,将要说的话重新咽了回去。

    而听懂这话的某器,笑得在她识海里打滚:“飞机,灰鸡,主人高明。”

    高个屁,顾轻羽心道,她摆明就是个起名渣,要不是给灵兽起名是结契的一部分,她才不想死掉这么多脑细胞,才想出这样一个跟飞有关的词语,很体现小灰鸡特征的名字。

    最终悲催的小灰鸡就变成了飞机。

    顾轻羽趁着两头铁翅黑鹰疗伤的功夫,顾轻羽在鸟巢四周布下隔绝阵。

    为了保秘起见,又在她与两头铁翅黑鹰之间布了个隐匿阵。

    这隐匿阵从坊市购买而来,虽没隔绝阵品阶高,但应付对阵法一窍不通的妖兽,一绰绰有余,她这才放心进入修炼。

    在七环封灵阵中的半年,她从没有修炼过,靠着丹药强撑着不让丹田内的灵气耗尽,其留下的隐患,需要在日后的修炼中慢慢修复。

    精纯的灵气在她经脉内运行,让她舒服的让,欲罢不能,于是灵气在她经脉内运行了一周又一周。

    直到运行五周天后,她才睁开眼,已是一天之后。

    她撤掉隐匿阵,便看到两大一小三只铁翅黑鹰趴在隔绝阵边缘,瞪大眼睛往外看。

    两只大紧张的连顾轻羽收起隐匿阵都没察觉,还是那只小的见到顾轻羽,欢快扑过去的动作惊醒了他们。

    “顾道友。”七阶铁翅黑鹰学着人修的模样称呼顾轻羽。

    “前辈发现了什么?”顾轻羽问。

    对于修为比她高,并且已开启灵智的妖兽,顾轻羽还是愿意称呼他一声前辈,反正修真的世界,修为越高,人妖区分越不重要。

    “你看。”七阶铁翅黑鹰指着隔绝阵外道。

    阵外一个白衣飘飘的俊美男子,正悠闲的骑在一条水蟒的身上,边走边对四周的风景品头论足一翻。

    顾轻羽脸色瞬间也变了,因为那男子说的居然是兽语,并且她看不透那条水蟒的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