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一切皆为能
    ,更新快,,免费读!

    大阵中的某一处小阵中,顾微羽盘膝而坐,夕阳的余辉洒在她清丽绝尘的脸上,她微微蹙着眉,脸色更显得凝重。

    在她的面前是耸立着一块两人多高的岩石,在这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这块岩石耸立在这里就显得特别突兀。

    她知道这就是阵眼,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阵眼,他们却花了足足半年的时间都奈何不了他。

    这半年,她仔细查看过了,她所处的这方空间,隐约可以判断他们所处的这座大阵,可能为七品七环封灵阵。

    但七环封灵阵没有收取魂魄的功能,所以她推测,七环封灵阵外还套有吸灵招魂阵。

    她疲惫的揉揉眉心,她有空间至宝,不怕这里的阵法吸收修士的灵气,完全可以趁着七环封灵阵的禁锢之力消失时躲进空间至宝中。

    但是空间至宝再好,她都不可能在其中躲一辈子,长期不与外界接触,容易闭门造车,于修炼不利,所以这阵必须破去。

    但七环封灵阵,七个小阵,七个阵眼,看似各自独立,实则阵阵相扣,想要破去此阵,就必须同时毁去七个阵眼。

    要想凭一人之力,一举毁去七个阵眼,若无元婴修为,那是痴人说梦。

    而他们唯一能破去阵法的时机就是,在七环封灵阵关闭,吸灵招魂阵开启时,这时是七环封灵阵最弱的时候。

    若在两个时辰内,同时有七名筑基修士攻击七个阵眼,他们或许还有破阵的希望。

    只是,真的有那么巧吗?七名筑基修士不经过商量同时攻击阵眼?

    在被吸干灵气的危机时刻,谁不是忙着固守丹田,谁会想到去攻击阵眼?

    “微妹妹,过来吃点肉再研究。”少女声音虽还清甜,但难掩语气中颓废和焦躁,甚至还带了点委屈,让人听起来,她更象是需要照顾的妹妹。

    顾轻羽长长的睫毛抖了抖,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她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变回了凡人就有点想得多,巧与巧试过才知道。

    她有点不喜欢做凡人的感觉,除了容易疲劳,需要睡觉休息外,还要一日三餐,补充体力,真是麻烦!

    她起身朝着十几人围着的火堆走去,火堆上的大锅里炖着一大锅妖兽肉,香气四溢,搅得人饥肠辘辘。

    莫随风盛了满满一碗妖兽肉递给她。

    这些妖兽同样被禁锢了妖力,失去妖力的它们嫣嫣的,不难杀。

    但它们肉里灵气依然充沛,一碗妖兽肉下肚,不但填饱了肚子,恢复了体力,而且他们还感觉到,妖兽肉内的灵气还会缓缓地渗入他们的丹田,回补她们被大阵吸走的灵气。

    所以,他们十几人都是大口大口的吃妖兽肉,希望能都补充一些灵气,能熬过下一次吸灵。

    这半年,有人被吸干灵气,吸走魂魄,但也有人掉到阵中,所以修士的人数一直维持在十人左右。

    很快,一大锅妖兽肉都被他们瓜分入肚,他们的脸上暂时有了点小小的满足,不过随即被愁云掩盖。

    “怎么样了?”莫随风问,他原本清冷的眸子里也多了几分焦虑。

    丁婉的状态不是太好,恐怕坚持不了几次吸灵了,师妹是师尊唯一的子嗣,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就真太对不起师尊了,所以得尽快破阵出去。

    莫随风这么一问,其余几人都将目光齐刷刷地看向顾微羽。

    这个在丹符器阵四艺大考核中夺得炼气组阵道第一的虚天宗女修,是他们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

    顾微羽牵牵嘴角露出一个苦笑:“有点眉目了。”

    她这样说让每个人心中顿时燃起了一点希望的火苗,然而火苗还没有亮起来,又被她的话给浇灭了。

    “不过破阵的希望很渺小,而且很危险。”

    她这话,除了莫随风,让其他人都面如死灰。

    “是说你的见解。”但莫随风清冷的眸子却亮了亮。

    这位顾道友没说没希望,只是说希望渺小,既然有希望,那怕再渺小,他都要抓住。

    顾微羽点点头,莫随风脾性到时以她有几分相像,只要有希望就绝不放弃。

    她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据我推测,此阵名为七环封灵阵,而且此阵中还设有吸灵招魂阵,吸灵之时亦是此阵最弱的时候,想要破阵,只能趁这个时候。”

    众人闻言,面色变得更难看了,大阵吸灵时本就危险万分,若在施展法术,灵气就会被大阵吸得更快,其代表的意义大家不用明说,心里都知道。

    却听顾微羽继续说道:“但即便找到了阵法的弱点,也并不代表就能破解此阵。此阵分七个子阵,七个子阵,七个阵眼,以我们筑基期的修为,必须同时攻击七个阵眼才能将此阵破去。而我们难就难在无法联系其他几个子阵里的修士,同机同时攻击阵眼。”

    沉默,那是绝望的沉默,在顾微羽的声音消失后,便出现了这样一幕,个个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嫣儿吧唧的。

    然后便听到丁婉轻轻的哭泣声:“师兄,我不想死。”

    莫随风站起来,走到岩石前站定片刻后,猛然转身问道:“如果我们攻击这个阵眼,其它子阵中的阵眼会不会有反应?”

    “有。”顾微羽上前一步,肯定的答道:“但很微弱,一般修士很难察觉,除非那人对灵气的波动感应力十分明敏锐,又或者刚好有人攻击阵眼,几个阵眼的波动力叠加在一起,才能让所有子阵里的修士察觉到,然后联手破阵。”

    “好,有反应就好,有些事做过才知道,一切皆有可能。”

    莫随风紧紧抿着薄唇,背脊挺得笔直,坚硬得仿佛千万年不曾融化过的玄冰。

    “对,一切皆有可能。”顾微羽笑笑道,这人的想法真是与她不谋而合。

    或许是被他俩情绪感染,其他仿佛死了一次又活过来一般,站起身道:“你们说得没错,与其在这里等死,还不如全力一试,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

    “对。”其他人纷纷附和。

    “好,三天,吸灵阵开启,我们就破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