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吸灵阵
    ,更新快,,免费读!

    慕容子轩是在顾轻羽快吃撑时回来的,见到顾轻羽时,他吃了一惊,但当着外人面,他什么都没表现出来,只淡淡的说道:“师妹你也来了。”

    彼时顾轻羽嘴里塞满了妖兽肉,被慕容子轩这么一问,差点没被噎死过去。

    莫名其妙的掉到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其中的危险还不得知,她这师兄问得,倒象是她去他的清梧院串门,你来了,这么随便。

    穆简行眼里的笑意更盛,递了杯水给她,不自觉得用带了点宠溺的口气叮嘱道:“慢点。”又伸手拍了拍她的后背。

    穆简行的小动作,神经粗条的顾轻羽自然不会注意到,倒是慕容子轩挑了挑眉,眼里的光彩一闪而过。

    不管这师兄妹三人怎么互动,那边吃饱,恢复了力气的红霞站起身,红霞拱手道:“散修红霞。”

    “新来的。”

    一个身穿御兽宗弟子服的修士将肩上的妖兽尸体甩到地上,然后从上到下打量着红霞一遍。

    而他身后一名五大三粗的修士更直接,将肩上妖兽尸体甩到红霞身前:“每个人在这里都要所贡献,才有生存下去权利,所以这些尸体你都去分解一下。”

    红霞张了张嘴,想了下才说道:“借我把匕首,我打不开储物袋。”

    随着她的话音落地,一把匕首咣当一声落到她脚旁。

    她一声不吭的忍着疼痛蹲下来,默默的开始分解妖兽尸体。

    这样的场景作为散修的她,在成长的过程中经历过无数次,在实力不敌的前提下,能屈能伸是她生存的法则。

    顾轻羽也比较自觉,询问慕容子轩道:“师兄,有没有剑什么锋利的东西,我也去干活。”

    慕容子轩微微一笑,问虚剑已在手中,他站起身道:“有师兄在怎么还会让师妹出力干活呢,你呆在这里,听穆师兄给你讲讲这里的情况。”

    穆简行也笑道:“走轻师妹,我们去那里坐坐。”

    “好。”顾轻羽觉得有点小幸福,有哥哥的感觉就是好啊!

    想她家那臭小子,为了少干活,从小到大没少坑她,害她没少挨老妈揍。

    “轻师妹你看。”

    穆简行的声音将她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她顺着穆简行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棵高大挺拔的柳树,碧绿色的柳叶仿佛一块块碧绿的美玉,垂挂在堤岸旁,随着微风轻轻摆动,恍如临水而舞的仙子。

    “发现什么了吗?”穆简行问。

    顾轻羽眯了眯眼:“这棵柳树很漂亮,与真正的柳树没什么两样。”

    她首先肯定道:“但是不管它如何的逼真,柳枝拂动的如何欢快,它在水中的倒影却纹丝未动。”

    穆简行露出赞许的目光,轻师妹果然悟性极高,只稍微一点拨,就找到了问题的关键。

    “不错,这就是我们这半年间在这里找的,唯一的一点不同处,我们判定这就是阵眼。但是……”

    穆简行眼神暗了暗,继续说道:“但是不管我们用什么方法,攻击它本身还是它的倒影,甚至在吸灵的时候,冒着被吸干灵气的威胁,施展法术也不能将其损毁半分。”

    “阵眼?吸灵?”顾轻羽听得有些骇然。

    阵眼她懂,每座阵法都有一个阵眼,毁去阵眼,就能破去阵法。

    可吸灵是什么鬼?

    “是的。”穆简行道:“我们去那边坐下,我慢慢跟你说。”

    经过穆简行大半天的讲述,顾轻羽大致明白了她现在正被困在一座阵法中。

    这是座什么阵法,穆简行不是阵修,而且同他一起困在阵中的修士没有一个是阵修,所以这座阵究竟是什么阵,他也说不出来,他们只根据这阵法表现出来的能力,将此阵取名为吸灵阵。

    此阵绝大多数时间里都禁锢修士使用灵气,但每隔一个月这禁锢之力会消失两个时辰。

    在这两个时辰里,此阵不但吸取修士的修为,而且吸取修士魂魄。

    他记得禁锢之力刚消失之时,他们这些修士都很兴奋,纷纷打坐修炼。

    当时的他和慕容子轩都觉得这禁锢之力消失的甚为奇怪,所以没有立马打坐修炼。

    但当他们准备出去查探的时候,就听到了惨呼声。

    阵法的吸灵能力显现出来,修为最低的筑基初期修士立马扛不住了,瞬间被大阵吸成了人干,至此众人才明白,他们恐怕是处在一座吸灵大阵中。

    幸好这阵法只启动了两个时辰,但还是吸走了两名筑基初修士的修为和魂魄。

    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这座大阵陆陆续续吸走了八名修士的修为和魂魄,到今日为止,加上新进入顾轻羽和红霞,阵中还有九名修士。

    如今距离禁锢之力消失还有半个月,所以穆简行叮嘱她道:“轻师妹,当禁锢之力消失后,你把你想拿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藏好。别拿什么高阶法宝出来,很容易被大阵吸走灵气,补气丹倒是尽量都拿点出来。以防不时之需。”

    “嗯!”

    顾轻羽在穆简行描述此处为吸灵大阵时,她就有些傻眼,她觉得他们这群人像是被人家圈养在圈里的猪,养肥了,等着主人随时来宰割他们的生命。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这种想法,但很真实,这种任人宰割的感觉真的不好。

    她围着大柳树转了一圈又

    一圈,仔细打量着柳树,甚至还用手摸摸柳树。

    很真实,她还能从柳叶中挤出汁液来。

    这么明显的阵眼,却无法破去,那只能有两个解释。

    一:这不是真正的阵眼,是布阵者用来迷惑陷入阵法中的修士所设。

    二:这就是个阵眼,但他们没找到破去阵眼的关键点。

    她不是阵修不懂阵法,她能得出的结论也只有这些,而且很明显,这么大的阵法,用暴力破去也不切合实际。

    而且,灵气被禁锢,就不能使用符菉破阵,灵气能运转时,又是大阵吸灵时,符菉没发生作用时恐怕早就被吸干灵气了。

    她忽然停下转圈的脚步问道:“既然是吸灵大阵,为什么阵中有妖兽?大阵不吸它们的灵气吗?”

    “吸。”穆简行肯定的答道:“每次吸灵大阵开启后的三天内,这里根本没有妖兽,过了三天后这些妖兽才会凭空出现这里。”

    这下顾轻羽更觉得自己就是被人圈养的猪,适当的投喂,让其长得更加膘肥体壮,更适合食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