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激战
    ,!

    凝石兽们前仆后继,四阶的被灭杀了,五阶的迅速补上,六阶的凝石兽四处支援,全场游击。

    凝石兽被灭杀得越多,补上来的凝石兽更多,一招攫取其石心越来越难。

    这样的战斗对每一位修士来说,都是一场耐力的考验。

    顾轻羽四人边杀边退,白色道袍上满是血渍,已分不出是自己的还是凝石兽的。

    阮秀玉一口吞下几颗补气丹,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白色纤细的身影,红绿相间的剑气中,身影翩若惊鸿。

    剑气所过之处,五阶凝石兽轰然倒地,石心已赫然握在她手中。

    她微微有些愣神,五阶的凝石兽与她修为相当,然而她击杀凝石兽,攫取石心,都没她来的那么轻松写意。

    然而就在她一愣神的功夫,一道红绿相间的剑气朝着她劈了下来。

    她一惊,下意识的想要躲,可是还没等她有所行动,红绿相间的剑气擦着她的肩膀劈了下去。

    耳畔中听到她清亮的声音:“阮师姐,小心。”

    然后她又听到凝石兽轰然倒地的声音。

    她迅速的回神,飞刀划出一片刀芒,逼退身后两头五阶凝石兽。

    “冲出去。”朱晓阳声音已略带沙哑,坚持了这么久,他的灵气也有不济迹象。

    他不禁有些急躁,这要闯到什么时候才能闯出凝石兽群。

    他曲指连弹,五张爆炎符排成两排激射而出,

    烈焰伴随着巨大爆炸声,五阶的凝石兽再坚硬,在五张上品爆炎符的爆炸威力下,也被炸散了架,六阶凝石兽也摇晃着摔倒在地。

    巨大的爆炸过后,无数凝石兽围成的包围圈,暂时露出一条通道来。

    “走。”朱晓阳足尖点地,人贴着地面已飞掠而出。

    其他人反应也不慢,在打斗过程中不断聚集到一起的修士们,一窝蜂的从刚刚炸开的通道里飞掠而出。

    神识中,七阶凝石兽睁开了眼,朝着他们这边望了过来,它们要动了。

    这真是一道违命题,顾轻羽心道,既要快速的冲出凝石兽群,又要不惊动七阶凝石兽,真的很难办到。

    凝石兽的活动范围有限,一遇到花草树木,它们便失去了行动的能力,所以在灵气耗尽之前,必须尽量的冲到兽群的边缘。

    所有的修士想法一致,都想尽快的摆脱这群凝石兽,然而,他们谁都不敢御剑飞行,这里的斗法,早就吸引来了很多飞行妖兽。

    它们盘旋在空中,只等着有修士贸然御剑飞行,它们便群起而攻之。

    所以所有的修士都将疾行诀施展至了极致。

    然而修士们的速度快,看似笨重的凝石兽速度更快。

    只不过几息的时间,被爆炎符炸开的通道,又挤满了凝石兽。

    并且,那些在爆炸中没有伤到石心的凝石兽,再度凝聚成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符菉再度出手,这次出手的顾轻羽,爆炸声和大石滚落声交杂在一起,演奏出一曲绝世的交响乐。

    十张上品爆炎符排成两排,顾轻羽对灵气的判断力又比较敏锐。

    所以这两排爆炎符并没有一起爆炸,而是挨着个的一路炸过去,比那些一窝蜂炸开的爆炎符有效得多了。

    众修士的眼神缩了缩,果然不愧为得了上古虚空画符传承的符修。

    不过这个世界什么样的机缘都可以夺,唯独功法传承夺不了。

    地阶以上功法传承都直接印入受传承修士的识海中,并设有禁制。

    要不是有这些禁制,高阶的修炼功法也不会那么难求,随便抓个炼气期的宗门弟子,搜搜魂就得到了。

    但是此刻不允许他们胡思乱想,趁着凝石兽不断的被炸飞,修士们的脚步一刻都不敢不停的向前飞掠,七阶的凝石兽也终于动了。

    它们各自低吼一声,纵身一跃,朝着两个方向飞去,七阶妖兽的威压而然的散发出来。

    顾轻羽闷哼一声,连退数步。

    与她有同样反应的,都是筑基后期修士,筑基大圆满修士则可挺立不动,而筑基初,中期修士则微微弯曲了身体,显得难受至极。

    顾轻羽身旁不远的红衣女修对于她的表现愣了愣,然后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

    七阶的凝石兽眨眼间已站在众人面前,蒲扇般的石掌化作一座小山,狠狠的压了下来。

    顾轻羽一把抓起阮秀玉迅速的飞退,同时一甩手数十激射向半空中的小山。

    符菉爆开的威力,将小山下落的速度阻了阻,使得更多的初,中期筑基修士被后期修士拉出小山的范围。

    但即便如此,五,六十位修士瞬间少了一半。

    贺同之脸色微微发白,他以为这一次他们四人中至少得陨落两位,没想到这位轻师妹自保的同时,还能拉阮师妹一把,这次组队幸亏朱晓阳力邀轻师妹。

    七阶凝石兽见有修士逃出了它的巨掌,不由得勃然大怒。

    它巨大的石掌相互拍击重重的拍击了几下,四阶,五阶的凝石兽躲时分解成无数大小石块。

    这些石块在空中飞舞碰撞着,向众人砸了过来。

    刹时间,三十多位修士,各种法术齐出,与半空中的飞沙走石纠缠在一起。

    赤焰已收起,凤栖铮铮低鸣,漫天飞舞的花瓣,筑起厚实的花墙,将她和阮秀玉护住。

    阮秀玉一掌抵在顾轻羽的后背上,自身的灵气涌入顾轻羽的经脉,协助着顾轻羽维持花墙。

    但即便如此,花墙还是在飞沙走石的撞击下,一层层的被削弱。

    两人的脸色越来越白,实力的悬殊让她们感到抵挡的越来越艰难。

    (打架实在写不好,睡一觉,再想想,明天再补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