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不枉此生
    ,更新快,,免费读!

    灵气急剧的膨胀,当擂台的空间无法承下所有灵气时,越来越多的灵气就会向外寻找新的空间。

    所以整个禁制剧烈的摇晃过后,在轰隆声中倒塌,同时半空中的擂台瞬间化为片片碎屑。

    问虚广场上所有人都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生怕自己轻轻的一个呼吸就加剧了灵气的爆炸威力,他们心里同时冒出一个一样的疑问:她们死了吗?

    碎屑如飞雪纷纷扬扬飘落下来,露出两个同样狼狈的身影,一个柱剑勉强站立,一个佝偻着身体盘膝而坐。

    季思聪和张伟波同时跳起来,冲向两人。

    “别碰她们。”玄同真君及时的出声阻止了他们。

    大战之后,是解决心魔的最好时机,让她们自己面对,比任何劝解都来得强。

    顾轻羽唇边泛起一丝苦笑,摸出个已经破碎失去灵光的防御宝器扔到地上。

    这一次,真的是两败俱伤。

    符文成阵引爆的时候,杀阵同时启动。

    杀阵的威力瞬间将她笼罩在其中,在被符文成阵破去的同时,带着冰冷杀意的杀机,如绞肉机里的刀片,在她周身不停的搅动切割,她事先祭出上品防御宝器,瞬间破裂,要不是杀阵存在的时间太短,现在的她已成了绞肉机里的肉末。

    即便如此,此时的她血气翻涌,丹田和经脉内空荡荡的毫无一丝灵气,自己已无再战之力。

    不过看顾微羽的模样,被自己暴力破阵,也好不到哪里去。

    所以她笑了,如释重负地笑了。

    原著中因为实力的悬殊,顾轻羽被顾微羽一掌轻易的扫落岩浆,而现在的局面却是旗鼓相当的两败俱伤,如果剧情还是照旧,那么她也要为自己挣得了一扇生还的希望之门。

    这条路虽苦,但她掌中的节点她要自己掌握,她明天的路得由她自己创造,而不是懦弱的躲在角落里怨天尤人。

    如果这一切努力到最后还是无法扭转乾坤,那么最起码不枉此生。

    笑意在她唇边加深,顾微羽三字不再像座大山一样压在她心口,令她喘不过气。

    她整个人的气质也跟随着心境陡然一转,天高云淡,微风吹拂,世界是如此美好。

    她柱着凤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血顺着她嘴角淌下:“顾微羽,你赢了。”

    她说的如此洒脱,笑的如此灿烂,她却微微一愣,然后苦笑在她清丽绝尘的脸庞上绽开。

    赢了吗?防御宝器破碎,血在她嗓子眼里翻腾,明显受了内伤,这也能算赢吗。

    理智在一点点的恢复,她记得沿叔说过:过分执着,便是心魔。

    她不以为然,对仇人的恨怎么会成为心魔,仇人只需一剑剑斩之,什么心魔通通一扫而光,又有何惧。

    却从未想到,有朝一日会被自己执著的心魔绑架了理智,这样的她如何能担下这赢了二字。

    苦涩在她嘴里蔓延,仇报不了了,难道重生真的没有任何意义。

    她周身的气息开始变得混乱,她不停的问着自己:有意义吗?有意义吗?……

    遭了!这是要走火入魔。

    明华真君暗暗心惊顾微羽的执念竟然如此之深,但此时的他也是无能为力。

    心魔由修士最内心深处的执念所化,如果不知道执念形成的原委,任何外人都帮不了忙。

    可惜执念是内心最深处的念想,有时连自己都毫无察觉,更妄论让外人知道。

    所以心魔一关,往往只能靠自己去闯。

    闯得过,心境得到拓宽,甚至有可能修为也跟着上涨,闯不过,则从此陨落,这样的案例在修真界比比皆是。

    明华真君暗暗叹了口气:加油微儿!师尊相信你一定能闯得过。

    顾轻羽也微微叹口气,原著中,顾微羽将仇人一个个斩于剑下,因此从未因仇恨而引发心魔。

    现实中的她,因为自己的到来,而执念深种,这场心魔,她是因,顾微羽则是果。

    所以这场心魔,因她而起,也该因她而灭。

    她望着天边悠悠飘过的白云,声音里带着刚刚顿悟的清澈:“顾微羽,你知不知道,人的一生其实只有三天,昨天,今天和明天。”

    顾轻羽顿了顿,她不需要顾微羽回答她,所以她接着继续说道:“昨天代表过去,好的,坏的都只是过去。今天是我们把握的当下,所以要好好珍惜。而明天属于未来,是我们需要创造的。”

    顾轻羽收回目光看向顾微羽:“顾微羽这三天你选择哪一天,是死抱着昨天不放?还是把握今天?创造明天?”

    她自信的笑笑:“我可以告诉你我的选择,我的曾经我回不去了,所以我选择用我的今天创造我的明天,而我更坚信我的明天因我而美好!”

    我的明天因我而美好!短短一句,却带着无比坚定的自信,她的双眼也因此而熠熠生辉。

    霎时间,没有被顿悟触动的灵气,用风暴般席卷而来,强行灌入她的身体,练气十二层瞬间被轻易的突破,达到炼气大圆满。

    然而疯狂的灵气没有就此停歇,依然拼命地涌入他的身体,识海中的小界同时也缓缓地转动起来,精纯的灵气伴随着外界的灵气一起涌入她的经脉和丹田。

    她闷哼一声盘膝坐下,耳畔中传来清玥真人焦急的声音:“摒除杂念运转功法,将灵气归纳入丹田化为液体,筑基能成。”

    顾轻羽下意识的,就跟随着清玥真人的声音缓缓的运转起《琴心》。

    顾微羽长长的睫毛抖了抖,昨天今天和明天,是人一生的缩写。

    她的仇恨来自于昨天,她死抱着从未想过放下,而真正今天她也从未认识,更谈不上考虑过明天。

    明天可以由今天创造,美好与丑陋全在她一念之间。

    她的今世有护短的师尊,疼爱她的师兄们,还有她的一群好友们,最主要她还大把的美好明天在等着她,她何苦要待在痛苦的昨天挣扎徘徊。

    混乱的气息瞬间平复,更多的灵气打着漩涡涌向她们,闯入她们的身体,强行灌入经脉和丹田中。

    齐齐松了一口气的元婴真君们,顿时又拧紧了眉,这两个还真不省心,在问虚广场上同时筑基,这灵气够不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