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爆炸声声
    ,!

    随着第一轮混战的结束,第二轮混战进入倒计时。

    第二轮出战的所有修士都纷纷的跳上擂台,配合着各自的小队迅速的占据擂台的一角。

    顾轻羽随着卫师兄跃上擂台,一上擂台五人也同样迅速占据了擂台的一角,背靠着背祭出各自的法器警惕的戒备起来,而同一时间,五号擂台迅速的被八个小队分割成了八块,顾轻羽所在队伍的两边分别是一支十人的小队和一支七人的小队,领队分别为练气大圆满和炼气十二层的弟子。

    顾轻羽双足一踏实擂台,随音已握在手中,然后,两张符菉同时扣在手中,警惕的看着自己的前方。

    这个方案是他们在擂台下商量好的,五人互成犄角,相互支援。

    然而在暂时还相对安静的环境里,一个嫌弃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显得特别刺耳:“喂,顾轻羽你到底是不是掌门师伯的亲传弟子,掌门师伯不会那么抠门,连件上品宝器都不给你吧,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陶峥正瞪着眼,气呼呼的看着她手中的随音,谁都知道,修为相等法术相同,上品宝器发挥法术的威力远远大于下品宝器所发挥的威力,这关键时刻,顾轻羽居然拿出了一把下品宝器,这宗门里关于她傻的流言看来还真不是假的。

    这小子有中二病,姐只不过是用惯而以。顾轻羽心中嘀咕着快速的瞄了一眼小队五人手中的法器,清一色的上品宝器,她的随音虽好,但总是件下品宝器,确实有点不应景。

    她心念一动,随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闪烁着红色灵光的长剑,陶峥这才收回了鄙视的目光,专注的关注他身前的小队。

    卫师兄则又尴尬的冲她笑了笑,宗门中关于顾轻羽的谣传都偏于负面,但据他的观察,顾轻羽决非外面谣传的模样,要不决入不了掌门太师祖的眼。

    小小的风波只不过是个插曲,随着金丹真人一声令下,占据擂台各角的弟子纷纷行动起来,一时间灵气波动一圈圈从擂台中央往外扩散开来。

    顾轻羽人虽少,但实力摆在那里,两个炼气大圆满,一个炼气十二层,一个炼气十一层,外加一个炼气十层,统统都是炼气后期的修为,所以混战一开始,这两支小队纷纷避开顾轻羽所在的小队,选择攻击身边的其他的小队。

    五人相视一眼,陶峥一挥手中青芒剑便欲冲上去,却被卫师兄一把拉住:“陶师叔,等等,等他们分出胜负再说。”

    顾轻羽微微皱了下眉,她更倾向于陶峥的选择,她们这小队的实力碾压其他七个小队,在宗门长辈的看护中,不能使用阴谋诡计的前提下,宜强攻,宜速战速决。

    而卫师兄身为杂役执事,习惯了谨小慎微,所以他喜欢等待机会。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拉扯,在五人间造成了细微的分心,霎时间擂台上所有弟子的法器,法术通通朝着他们砸了过来。

    这些法器法术在封浩,封嬅和顾轻羽三人面前尤为密集,他们的目标很明确,要把这三人先送下擂台。

    居然商量好了搞偷袭!

    台下清玥真人和慕容子轩眼球同时一缩:完了,师妹怕是要顶不住。

    何媛媛则紧紧抱着徐慧的胳膊,动也不敢动。张伟波忙着向孟如馨请教:“孟师叔你看我妹子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顾微羽眯着眼睛,记忆里的顾轻羽在第一**混战中轻松被扫落下擂台,但当时的她只有炼气七层,如今炼气十二层的她还会被轻易扫落擂台吗?

    穆简行紧紧盯着五号擂台,眼底有他都无法察觉的担忧一闪而过。

    擂台上,顾轻羽冷哼一声,速度倒是快,短短的时间就结成了同盟,想把她撵小台,这想法也太美了点。

    她足下一点,疾行诀已施展开来,多年在崇山峻岭中奔跑的成果显现出来。

    攻击她的弟子们只觉得眼前一花已顾轻羽的身形,同时漫天的剑气如流星,携带着赤红色的火焰,带着滚烫的热浪,灼烧着他们的身体。

    同一时间,顾轻羽的唇角勾起一抹奸笑:小样,敢偷袭姐。心念微动间一大叠符菉同时激发而出。

    轰隆隆的爆炸声不绝于耳,漫天的火光中哎呀哎呀的惨叫声音不绝于耳。

    片刻火光褪去,顾轻羽在心中比了个剪刀手:耶!搞定!

    五号擂台上除了顾轻羽这五人的小队,在擂台边还站着二十四根烟碳,他们眨巴着还能分辨出来的眼睛,有点茫然,有点困惑,混战这就结束啦?

    同样茫然的还有卫师兄,陶峥,封浩和封嬅,他们愣愣的提着各自的法器,站在擂台中一动不动。

    从所有弟子偷袭起,到他们反应过来出手招架,再到现在擂台上不多不少,刚刚好三十人,前前后后只不过三息的时间,他们就进级第二轮啦?

    他们没反应过来,不代表,擂台下的人没反应过来,纷纷跳起来骂道。

    “你卑鄙,你无耻,居然一次用这么多符菉。”

    “这不算,再比试一次。”

    “我们不服,靠符菉胜我们算什么英雄。”

    “……”

    各种各样义愤填膺的声音在擂台下一声高过一声,被符菉炸下擂台的都是冲在前面的炼气后期弟子,而留在擂台上的二十四名弟子都只有炼气中期修为,这让他们如何甘心。

    而顾轻羽则悠哉悠哉的靠在擂台边,居高临下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你们偷袭我们就不卑鄙啦?我光明正大的用符菉炸你们就无耻啦?而且是谁规定宗门小比中不能一次用一大叠符菉的,再说我从来没想过当英雄,我只是个女孩子。”

    擂台下的弟子被顾轻羽说得同时愣在当地,看台上的度衡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老狐狸的徒弟就是只小狐狸。”

    清玥真人吁了口气,喵了眼度衡真君:敢骂我师尊为老狐狸,骂我师妹为小狐狸,哼,我记住了。

    而广场边更为兴奋的是孟如馨:“看到没,看到没,符菉可以这样用。”

    于是乎,虚天宗有符菉在身的弟子纷纷效仿,没有符菉的弟子只恨准备的太少。

    在这爆炸声声中,炸得众弟子怨声载道,炸得虚天宗高层们不得不推出新措施:宗门小比不得使用符菉。

    以致于n年以后的宗门小比上,修习符道的弟子将顾轻羽恨得牙痒痒的,只因为她这一举动,让他们失去了在宗门小比上克敌制胜的利器。

    当然这都些是后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