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西毒欧阳锋
    “嘿嘿,顾轻羽你这个废物终究还是进来了。”声音微弱,却充满了嘲讽。

    冥焰有腐蚀深识的能力,所以在冥火炼狱中神识不能外放。

    顾轻羽只得将全身的重量大多数转移到问虚剑上,然后慢慢的转动僵硬的脖子,在一阵惊心动魄的咔咔声中,提心吊胆担心脖子随时会断的顾轻羽看到,冥火炼狱的入口处挤着几百号炼气弟子,他们的脸全都因为痛苦而扭曲,偏偏僵硬的身体动弹不得,但他们这群人中有人坚持着盘膝打坐的姿势,想必进入冥火炼狱的时间久了,已经开始适应这里的冥焰,有人却是直接趴在地上,显得狼狈至极。

    顾轻羽看到他们的皮肤正在扑簌簌的往下脱落,同时也让她大大的松了口气,新长出来的肌肤依然白皙光滑,并没有像剥了皮的猪红彤彤的瘆人。

    顾轻羽拄着问虚剑,一步一步艰难的挪到一具象尸体般躺着一动不动的人跟前,然后又艰难地勾动唇角,挤出一个笑容:“季思聪,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废物。不过你又算什么呢?跟在顾微羽身后跑进跑出,就象个跟屁虫。你以为她会多看你一眼吗?炼气五层的修为,在她眼里你恐怕连个渣都算不上。”

    顾轻羽僵硬的笑容,配上冥火散发出来的幽蓝色光芒,诡异的如同鬼魅,再加上居高临下的审视,无形中就形成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季思聪没来由的就觉得矮了顾轻羽半截,然后他惊恐地发现,他已经看不透顾轻羽的修为了,他心里泛起阵阵苦涩,又不甘心的张了张嘴,却最终没发出一个字。

    打蛇打七寸,痛就要让你痛到心里,对于这种人渣,顾轻羽从没想过要退让,同时也没想过要和他有过多的纠缠。

    驳回了季思聪的嘲讽,她柱着问虚剑,再度一步一步艰难的挪离人群,虽然这里距离冥火的最远,冥焰的气息最弱,但这里人太多,她不愿意和他们挤在一起。

    一时间静寂的冥火炼狱里,发出了问虚剑敲打地面笃笃的声音。聚集在冥火炼狱入口处的几百名炼气弟子,眼里流露出羡慕的神色,这些亲传弟子总是比别人优越,受到惩罚,也有法宝护身,可惜亲传弟子的身份不是羡慕能羡慕得来的。

    这几百个人居然没有一个人认为顾轻羽是凭着自己肉身在硬抗冥焰,幸好这些想法顾轻羽不知道,若是知道,她肯定会气得吐血。

    冥火炼狱的面积极广,弯弯曲曲一眼望不到头,而他们所在的外围除了闪烁着幽蓝色的光芒看不到一丝冥火。

    顾轻羽在拐弯处找了块能挡下所有人目光的大石,然后艰难的盘膝坐下,剧烈的疼痛和强行的挪动,使得额前的冷汗大颗大颗的往下滴落。

    她想起在进入冥火炼狱的时候,好心的执法堂筑基师叔,好心的提醒她:“进入冥火炼狱后,要尽量压制灵气的运转,这样可以减少灵气和冥焰大幅度碰撞的机会,从而减轻些疼痛。”

    有前辈的经验在此,顾轻羽自然照做,她闭目运转《琴心》尝试着将流转在经脉内的灵气,重新归纳入丹田。

    然而,越是压制灵气,他的双眉皱得越紧,她觉得自己快化身成为西毒欧阳锋啦。

    冥焰进入身体的瞬间灵气自动运转护体,它顺着经脉,一寸一寸的驱赶冥焰,剧烈的疼痛便从驱赶和占领之间传遍全身,传入控制疼痛的中枢神经中。

    而压制灵气,减少了灵气和冥焰的正面冲撞的范围,疼痛的确有所减轻,但是压制灵气就必须逆行功法,将灵气逆着经脉强行收拢回丹田。

    金大侠的《射雕英雄传》最后的华山论剑,欧阳锋被黄蓉哄骗着修炼假的《九阴真经》逆行经脉最后修炼成了疯子。

    现在自己干的这事和欧阳锋最后修炼成疯子时干的事如出一辙,搞不好自己就是下一个西毒欧阳锋。

    顾轻羽感觉到手指和脚趾上的皮肤开始松动,这里是人体的末梢神经,灵气即便是在正常运行的情况下,也是最后到达这里,更何况在此刻的刻意压制下,灵气根本没有到达过手指,所以……

    顾轻羽心中蓦地一动,神识内视身体,仔细观察灵气和冥焰搏杀的地方,居然有细小的油污颗粒排出体外,这些颗粒实在太过于细小,所以很容易被修士忽略,要不是她的神识比一般修士强大,刻意锻炼过的身体比一般修士敏锐,她也发现不了这些细小的污渍颗粒。

    这些细小的油污颗粒她很熟,这是锻体后的产物,她雷电淬体后,身体也会排出这种油污渍

    只不过当初雷珠的威力大部分被小界吸收,雷界的面积实在太小,雷电的威力也所剩不多,经过半年多时间的淬炼,如今,雷界里的雷电落在她身上,如同是在挠痒痒,根本起不到炼体的作用。

    让她没想到的是,让虚天宗弟子闻之色变的冥焰,居然也有炼体的效果。

    既然发现了冥焰的妙用,自然要加以利用,顾轻羽缓缓的放开对灵气的压制,疼痛瞬间席卷全身。

    顾轻羽咬着牙,将身体靠在大石上,这点疼痛她完全可以忍受。

    等了片刻,察觉到这样做没有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她便开始刻意运转《琴心》这一次,她终于没忍住闷哼出声。

    冥火炼狱入口处的几百名弟子终于各自松了口气,法宝的灵力终于耗尽了,这疼痛的滋味不好受吧,羡慕的眼神登时变成了幸灾乐祸。

    片刻之后,一股腥臭味传入众人的鼻腔,众人脸上虽然僵硬麻木,毫无表情,但眼里的光芒却是五彩纷呈,然后转化成嫌弃的恶心状。

    季思聪更是小声的骂道:“卑鄙无耻粗俗的下贱女人,居然在这里干这么肮脏的事,恶心!”

    修为低一点的弟子眼里纷纷显出赞同的神色,修为高一点的弟子眼里有着疑惑之色,按理说,修士修为越高,体内的杂质也少,像凡人一样需要出恭真是闻所未闻,莫非他疼的真的受不了,所以失禁啦?

    数他们实在想不出,在这灵气稀薄的冥火炼狱中,还能油什么事?发出如此的恶臭。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顾轻羽在干嘛时,每个人腰间的玉牌灵光一闪,顿时,冥火炼狱里的所有人都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