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历史遗留问题
    九天丹符器阵大考核圆满落下帷幕,三天后,该走的走,该留的留,整个天虚城恢复了往日的繁荣。

    问虚殿里,玄同真君坐在殿中太师椅上,满意的眯着眼看着站在大殿右侧的几百名炼气,筑基弟子,这些弟子大都参加了丹符器阵大考核,如今他们这群弟子中最低也是一品某某师。

    这批弟子年岁都不大,未来发展的空间还很大,对宗门而言,他们都是宗门未来的栋梁。玄同真君满意的轻轻点头,此次大考核虚天宗是大赢家,名利双收,光顾微羽一人独得两条灵石矿,穆简行和赵飞扬分获筑基组炼器第二名,和阵法第三名,奖励虽没有灵石矿那么诱人,但各类灵草,灵矿石也相当丰厚,炼气组的四项考核中也有几个弟子获得了不错的名次,虽奖励不多,但最主要的是,有了这些弟子作榜样,等下次开山门招收新弟子的时候,一定吸引大量的资质优异弟子涌入山门,等这批资质优异的弟子再成长起来后,在下一次的丹符器阵大考核中再放异彩,如此再带动下一批资质优异的弟子入宗门,如此良性循环何愁不把一道宗挤下去,成为天远大陆的顶阶宗门。

    玄同真君越想越开心,眼睛眯得越小,不过他毕竟是千年的老怪物,道行高。定力深,再开心也不会表现在脸上。

    明华真君也很开心,他的徒劳大放异彩,他这个师尊也跟着增光,只要一提起炼气组丹阵双料第一,总会提到明华真君的弟子。。

    反正,虚天宗九大元婴真君,除了闭关的四位,坐在大殿中央剑形木太师椅上的五位元婴真君都为宗门感到欣慰,新一代的虚天宗人才辈出。

    大殿上的气氛轻松愉快,所有殿中的弟子都知道马上宗门就会奖励那些获得名次的弟子。

    “咳咳”度衡真君清清嗓子站起身宣布道:“本次丹符器阵大考核,本宗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荣耀。按照本宗赏罚分明的宗规规定,有贡献就有奖励,鉴于本宗在这次考核中获得利益较多,所以每位参加考核的弟子每人可获三千贡献点,获得每组前三的弟子每人可多获得两千贡献点,外加其它奖励。”

    度衡真君话音未落,大殿的右侧爆发一阵欢呼声,顾轻羽站在人群最后面,抓着孟如馨的手臂直摇晃:“发了,发了。三千贡献点,相当于我十个月的贡献点啊!”

    “你就这点出息,等你将来筑基了,出门游历后带回来的贡献还多得多。”孟如馨嫌弃的掰开她的手。

    “咳咳”度衡真君再度清清嗓子,伸手压了压,示意大家安静。

    “所谓有奖就有罚,奖完了就该罚了。”

    度衡真君此话一出,顾轻羽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果然,下一秒,她听到度衡真君吐出了三个字:“顾轻羽。”

    大殿中连带着站在左侧的金丹真人,几百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的望向她,望得她汗毛倒竖,有种上断头台的感觉。

    她缩缩脖子,硬着头皮越过人群行礼:“弟子在。”

    “掌门师兄闭关前曾判罚你以符道第一之功抵消你入冥火炼狱三年惩罚,如今你并没拿下符道第一无功抵过,所以本座宣布,冥火炼狱你还得去一趟。”

    啊!顾轻羽将嘴巴张得能塞进一个拳头,心是瓦凉瓦凉的:师尊啊!您遗留的历史问题还没解决,您倒是快出来啊!这些老怪物分明是在公报私仇,您要是再不出来,您新收的亲亲小徒弟就快被他们玩完了,一旦被冥火侵入经脉,你亲亲小徒弟可真的完完啦!,

    “师尊(首座师伯),各位师伯师叔,还望收回成命。”

    孟如馨慕容子轩同时挤出人群,焦急向上行礼,慕容子轩更是进一步道:“师妹年轻,若所做贡献不足以抵过所犯过错,身为师兄,弟子愿意用自身贡献点,抵师妹之过。”

    “嗯嗯嗯!还有若不够,加上我的。”孟如馨点头如蒜,她可听说了,一旦进入冥火炼狱,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伤到根基。

    清玥真人也微微蹙了下眉,她在虚天宗两百年,她见过掉了层皮的弟子从冥火炼狱里爬出来,却从没见过从冥火炼狱里出来伤到根基的弟子。

    她有些怀疑宗门中关于冥火炼狱的说法,但作为大师姐,在师尊闭关期间,自然要想方设法保护师弟师妹的安全。

    她刚想上前一步,耳中却听到玄同真君的传言:“清玥不必紧张,伤到根基的说法只不过是唬唬那些弟子遵守宗规而以,掉层皮倒是真的。不过这小丫头进阶太快,进去磨磨根基挺不错。”

    清玥真人动了动嘴唇,想说些什么,最终什么都没说,收回了迈出去的那条腿。

    “胡闹。”那边度衡真君呵斥慕容子轩和孟如馨道:“一人做事一人当,若人人都如你们一般,这宗规岂不儿戏。”说罢,他又瞪了他俩一眼,才对着殿外叫道:“来人,将顾轻羽带入冥火炼狱。”

    殿外,早有执法的筑基弟子进来,对着在坐元婴真君行一礼,然后又对着顾轻羽道:“走吧。”

    顾轻羽知道这次她逃不了,她咬咬牙:去就去,他们能活着出来,我也不比他们差。

    她恨恨的率先冲出了问虚殿。

    顾微羽眉毛挑了挑,她心目中关于顾轻羽前世今生的所有形象彻底崩塌,前世的她如果碰到现在的情形,一定会哭着求饶,而现在她却头也不回的自已走了出去,她听到自已不停的问自已,变了,一切都变了,这仇还有报的意义吗?

    穆简行看着冲出大殿的纤细身影,不由得勾了勾唇,漆黑的眸子里荡起一丝笑意,本以为将她丢失了,原来她还是来了虚天宗,与孟师妹成了朋友。

    慕容子轩和孟如馨看着她冲出去的背影是焦急的,却也是无奈的。

    清玥真人却在心里为顾轻羽点了个赞:嗯!还算有骨气,师尊这点倒没看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