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掌中的节点
    ,!

    妖修的出现,并没有影响丹符器阵的考核,炼气,筑基,一轮轮考核下来,就顾轻羽所知道的两项考核,炼气组阵道第一为顾微羽,筑基炼器第一为莫随风,而穆简行则屈居第二,这与原著的结果如出一辙。

    这次大考核最出尽风头的自然是顾微羽,十四岁的年龄,炼气九层,丹阵双修,此等人物,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一时间,整个纳须空间里的修士都在谈论着顾微羽,谈论着虚天宗,更有修士已经在考虑将家中最有资质的子弟送入虚天宗。

    最轰动的考核则是筑基组的炼器考核,两大绝世美男当场pk,嗨翻了整个纳须空间,尤其是炼气,筑基女修,可劲的为自已心目中的男神加油打气。

    最令人羡慕的则非顾轻羽莫属,不但得了上古传承,还接连突破两小阶,真是气运冲天。

    而这次的大考核虚天宗是名利双收,成了本次大考核的真正大赢家。

    对于这些,顾轻羽都不感兴趣,清玥真人和孟如馨因为妖修的出现,所以都被宗门派出维持安全去了,何媛媛和徐慧又不能到亲传弟子席上就坐,所以她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着想着心事。

    原著中并没有将天远大陆所处的这个世界称某某界,所以她按前世的叫法她将这里称为星球,这颗星球比地球大了好几倍,从紫韵师尊的足迹几乎踏遍整个星球,留下来的地图也相当详细,从地图上来看,这个星球最主要的分为四大板块,天远大陆,平莽大森林,乱棋海,还有便是神秘莫测的无尽海。

    这四的板块中,陆地面积以天远大陆最大,其面积几乎与整个地球相当。

    在紫韵师尊的年代,道魔并没有分开居住,道魔双方互有交流。自神魔大战后,魔修便占据了天远大陆的西端,道修则占据了东端,中间以焚寂山脉为界,焚寂山脉终年燃烧着焚灭之火,平日里道魔双方都无法逾越焚寂山脉半步,只有每三百年焚寂山脉中的焚灭之火才会熄灭三个月,也正是这个时候,道魔双方纷纷涌入焚寂山脉。

    说也奇怪,天天燃烧着焚灭之火的焚寂山脉,山上依然禁制重重,而且最高的山峰上居然耸立着一座残破的大殿。

    而最让修士们向往的是,这三个月期间,只要你有胆闯入焚寂山脉,并且有命活着走出焚寂山脉,多多少少能带出一两件宝物,更有困于境界几百年的难有寸进的修士在这里找到突破境界的机缘,所以每三百年开启一次的焚寂山脉便成了各个修士眼中的香饽饽,每到焚寂山脉熄火的时候,纷纷涌入焚寂山脉寻找机缘。

    魔修亦会趁此机会涌入焚寂山脉,杀戮道修,收取魂魄,壮大修为。

    而顾轻羽却比谁都清楚,这所谓的焚寂山脉其实就是昆弥山脉,那座大殿因该就是琴剑门的琴心殿。

    从藏经阁各类玉简记载的时间来看,这个星球从万年前的神魔大战后就再也没有修士飞升入灵界,而关于神魔大战的描述却仅仅只有神魔大战四个字,神魔因何而战,战况如何,结局谁胜谁负根本只字未提。简单的如同凭空捏造的神话故事,如果不是不能飞升的事实摆在面前,顾轻羽真的相信这只是个神话故事而以。

    然而,仔细分析神魔大战的时间又与琴剑门灭门的时间如此吻合,让顾轻羽不得不怀疑这更象是个精心设计的局,她们都是局中蹦跳的小虾米,而破局的关键在于顾微羽。

    顾轻羽摊开掌心,掌中每条脉络清晰可见,她记得前世妈妈曾说过,掌中的每条脉络都代表人生的每段旅途的节点,所以要紧紧的攥在掌心,人生要由自已决定。

    这一世,天道的碾压使她走上了剧情这条路,她记得自已初入天虚城的信念是改变不了她们就改变自已,此刻想来同样适用在此时,改变自已,不断的变强。握紧掌中的节点,我命由我不由天。

    此刻她的心情无比透彻,仿佛久雨后的天空撒下了一缕阳光,所有的阴霾一扫而空,心境不知不觉间上了个台阶。

    她抬眸,发现已是大考核的最后一天,在她的四周,因为观看考核有所顿悟的修士很多,所以她在这里一坐几天,倒也不显得突兀。

    广场中的高台已撤掉,宴席已进行了一半,陆陆续续有修士从顿悟中醒来,加入宴席中。

    顾轻羽往人群中扫了一眼,很快发现了孟如馨的身影,她作为玄同真君的亲传弟子,在这种场合上自然负责招待七大宗门的修士。

    她快步的走过去,她是掌门亲传弟子,理应和孟如馨一起招待七大宗宗门弟子。

    然而她还没走出几步,一个身穿黄色罗裙的少女拦住了她的去路,少女炼气十一层的修为,她微微抬着下巴,更显得她鼻孔特别大。

    顾轻羽认得,此女真是御兽宗宗主擒苍真君的女儿,本次炼气组符道考核第三名:邵梦瑶。

    她此次天虚城之行可谓是连连受挫,符道考核上不但被顾轻羽夺去了所有的光芒,而且还被玄佛寺的小秃驴夺走了第一。最让她不开心的是,自已看中的手链居然被人夺走了,师兄还受了伤,这一肚子的火正没处发,看见顾轻羽,她便将她拦了下来。

    “听说你为了想成为玉昆真君的弟子,不惜故意编造谣言,谎称自已是玉昆真君的弟子,被识破后还不知廉耻,要卖身做人家炉鼎。”

    顾轻羽微微羽笑:“邵道友,你也说只是听说,所谓谣言止于智者,邵道友不会偏信了这些谣言吧!”

    “这……”邵梦瑶微微一愣,若说不信,她明明是兴师问罪,若说信,她就承认自已是笨蛋。

    顾轻羽趁着她一愣之际从她身边侧身而过。

    然而有又一个声音大声的叫道:“喂,你给我站住,你就是那个顾轻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