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 虚空画符(求订阅)
    ,!

    月白色的符纸就象个大大的嘲笑,裂着嘴嘲笑着她的无能。

    冷汗从额前渗出,名与利她都可以忽略,就连嘲笑她都可以把它当成耳边风,吹过就好。唯独剧情的脚步,天道的碾压,却不是她的忽略就能烟消云散。

    她的脸苍白的如同符纸,熟悉的符文张牙舞爪的在她眼前飞舞,宛如一匹匹脱缰的野马,恣意狂奔。

    她感觉到天道如扣在她踝脚上绳索,勒得她必须老老实实的跟着剧情走。

    糟了,轻羽神识已用尽?孟如馨不由得暗叫一声,放在膝盖上的手不由得攥紧成拳。

    “顾师妹这是神识已耗尽?”徐慧嘀咕道。

    “实在不行就放弃啊!”何媛媛几乎要大声喊出来。

    纳须空间里只要关注到顾轻羽的修士都能看出她神识已用尽。

    顾微羽蹙着眉,对于顾轻羽一次又一次与她记忆里的顾轻羽无法重叠,她已无太多的惊讶,她只是不明白,她如此不惜伤及自身,究竟在坚持什么?

    顾锦羽则下意识的攥紧手中幻魇石,她曾无数次的催动这块母石试图控制子石,然而无论她如何催动母石,子石始终没有一丝反应,难道是顾轻羽发现了幻魇石奥秘?

    不可能!她随即又自我否认,那个粗鄙的蠢丫头不会那么好学。只是……她想起那日藏经阁中的情景,今日高台上的顾轻羽,心中的不确定愈发强烈。

    高台上的顾轻羽脸色越发苍白,慕容子轩忍不住叹口气:师妹是不是要强的太过份了!

    清玥真人却直接冷哼:名与利真有那么重要吗?不惜自毁前程,师尊这次恐怕看错人了!

    “顾轻羽,放弃。”玄同真君再度凝音成束,传向顾轻羽。

    然而被符文层层包裹的顾轻羽一动未动,她瞪着一个个熟悉又陌生的符文,她想起初次在双反阵中用身体感应灵气时的场景,由于释放大灵气太多,自已象泄了气的气球被顶飞了出去,要不是双反阵挡着,自已四脚着地的模样一定能让何媛媛笑上半天。

    有了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直到有一天她用灵气化出了一把大小适中的长剑,也是那一天,她第一学会用如何用身体控制灵气输出灵气的大小,第一次用身体控制着灵气完成了一个完整的法术。

    那么符菉呢?相对于法术的瞬间性,绘制符菉对灵气的要求更高,它要求在绘制的过程中始终保持灵气输出均匀,那怕只有一丁点的偏差,就是一张废符,从而引发爆炸。

    大考核给他们每位修士提供的符纸有限,一旦符纸用完,就表示退出考核,顾轻羽不敢轻易拿起符纸符笔尝试用身体控制灵气绘制符菉,她一遍又一遍感应着灵气,在心中默默的描摹着符文,风温柔的吹拂,所有嘈杂声离她而去,这是一个玄而又玄的世界。

    以身为笔,天地为纸,心中藏丘壑,无形化有形……

    温柔的女声的声在她识海中响起,沉睡中的小界缓缓旋转起来,精纯的灵气从小门中流淌而出,渗入她的四肢百骸。

    她闭着眼,抬起手,指尖已凝聚出灵力,她一挥手,符文如行云流水般在空中凝聚成形,一张火龙符瞬间成形。

    “虚空画符!”整个纳须空间顿时爆发出一片惊呼声。

    从这张火龙符品阶上来看,虽只属于下品的火龙符。但自从上古时期结束后,很多天阶的传承断绝,虚空画符也是其中之一,试问能得如此传承是何其幸运。

    虚空画就的符菉,瞬间而成,瞬间而发,不但威力远胜普通符菉,其激发速度远超传统的符菉。

    高台之上,火龙符生成之际,瞬间化为火龙蹿向高台四周,同时高台上的灵气蜂涌向顾轻羽。

    玄同真君一抬脚,瞬移至顾轻羽身边,袖袍一挥,将整条火龙拢入袖袍中,然后弹指在顾轻羽四周布下一个禁制,整个符道考核也被迫中断了小半个时辰,所幸高台之上留下来参加二品制符师考核的修士只剩下三分之一,众人挪了个地方继续符道考核。

    但众人的心情却各自有了变化。

    一道宗的赵焱眼神暗淡,他本是冲着炼气组第一而来,对于虚天宗扬言要夺得炼气组第一嗤之以鼻,他是一道宗炼气弟子中最有符道天赋的弟子之一,他也常常以炼气符菉第一人自居,可如今即便夺得炼气组第一,除了能为宗门争的利益外,其它没有什么意思了,

    玄佛寺的净空小和尚则低着头不停的念着:“南无阿弥徒佛,南无阿弥徒佛。”

    和这两位不同的是御兽宗邵梦瑶,眼中闪过狠厉,她本是御兽宗宗主的女儿,又加上资质出众,从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限,如今风头被人盖过,让她怎能不记恨。

    ……

    一时间,羡慕嫉妒恨各种各样的心情涌上各个修士的心头,即便是元婴真君也有暗自嫉妒得了这份传承的顾轻羽,若不是玄同真君护着,他们得掂量掂量自已的份量,早就动手抢夺传承了,但即便不能马上动手抢夺,也各自将顾轻羽的模样牢牢印入识海。

    台上暗潮涌动,台下亦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欢喜的是孟如馨三人组,以后上品符菉不用愁了,得尽情敲诈顾轻羽。

    心思沉重的顾微羽,这仇报还是不报?

    嫉妒的是顾锦羽,机缘为何总轮不到她。

    对于顾轻羽而言再多的心思都与她无关,她只感到大量的灵气涌入她的经脉,进入她的丹田,只不过片刻疼痛感传来,经脉和丹田被灵急剧的撑大,然后她听到啵的一声,炼气八层的壁障被冲开,修为达到炼气九层。

    然而,灵气依然不停的涌入她的经脉和丹田,过了片刻,识海中再度传来啵的一声,炼气十层。

    四周的灵气才缓缓散开,小界也慢慢的停止旋转,顾轻羽挣开眼。

    一如既往的酸臭味冲入鼻腔,几个清洁术过后,顾轻羽一揖到地:“多谢首座师伯为弟子护法。”

    她挣眼看到的便是玄同真君盘膝坐在她的不远处。不用问,她也知道玄同真君这是在给她护法,在众多高阶修士面前暴露虚空画符的后果,便是让人龃龉,若没有玄同真君护着,她这一刻早已粉身碎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