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女主待遇
    ,!

    丹道考核之后便是炼气组的符道考核,第一天原本摆满高台的炼丹炉,第二天换成了矮凳长案,长案上则摆放着符纸,符笔和朱砂,对于拿下符道组的第一,说实话虽坐在高台上的顾轻羽是信心不足的。

    问虚殿中半个月,虽在养神木的滋润下,勉强能做了到神识外放,要想长时间使用神识绘制符菉却有点困难,所以当她踏出双反阵的时候,玄同真君便长叹了口气:“小羽子,符道的考核你就不要参加了。”

    顾轻羽记得当时自已也叹了口气,原著中她就是因为没能成为一品炼丹师而成了虚天宗的笑话,如今现实是不论她参不参加考核,她都有可能成为虚天宗的大言不惭的笑话。

    她不想轻易背负这个笑话,也不想轻言放弃,不战而降的屈辱她永远都不想要,努力过后成与不成,她但求问心无愧。

    高台上的玄同真君同样心情复杂,虚天宗这一代没有符菉天赋突出的炼气弟子,本以为这次虚天宗铁定与符道考核第一名无缘,顾轻羽的到来让他看见那条灵矿在向他招手,只是没想到这个丫头运气会如此之差,考核之前居然伤到神识。他本想护她避过被天下修士嘲笑为吹嘘狂的风头,没想到却被她拒绝了,。

    当时的小丫头羽一脸的坚持,清澈的眼睛里盛满了不屈的斗志,让他一时间没忍心拒绝。

    以她现在的神识强度成为一品制符师因该没问题,想要成为二品制符师就困难了,神识若再度受伤,能不能温养回来就难说了。

    利益再大,也不应该拿弟子的前途来换,他有点后悔答应了顾轻羽,他将自已的声音凝成一束传了出去。

    “量力而为。”

    四个字传入顾轻羽耳中,顾轻羽心中微动,若说没感动,那便是假的。

    原著中就是因为这一批千年老怪物对顾微羽的呵护,才让女主冰冷的心融化,对虚天宗有了归属感,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已也会得到女主的待遇。

    这时,主持符道考核的评委之一的玄佛寺清辉真人起身宣布道:“符道考核正式开始,第一轮,在半个时辰内分别绘制一张庚金符,一张青木符,一张水球符,一张火球符,一张厚土符。若无法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五张符菉,则出局不能获得制符师玉牌。”

    清辉真人的话音一落,几千人纷纷拿起早已准备在长案上的符纸符笔开始绘制符菉。

    顾轻羽也不例外,她缓慢的放出神识控制着灵气,开始绘制第一张符菉。

    她画的很慢,灵气透过符笔,跟随这符文均匀的铺在符纸上,一张上品庚金符已赫然出现在眼前。

    换上另一张符纸,顾轻羽依然用缓慢速度绘制着青木符,台下却有几人着急了起来。

    “孟师叔,你看顾师妹这是怎么啦?神识是不又受伤了?”这次徐慧先开口询问。

    “是啊,孟师叔你看,所有修士都比顾师姐画得怪,尤其是那光头,都绘制完三张符菉了。师姐是不是快支持不住了?连最基本的五行法术符菉都绘制得这么慢。”何媛媛也为顾轻羽着急起来。

    孟如馨是筑基修士,经验胜她俩几十倍,她呵斥道:“别胡说八道,轻羽在控制着外放神识,虽缓慢却能将对神识的伤害降至最低,”

    “哦!”何媛媛和徐慧这才松了口气。

    她们这几人因吃结缘,又因吃成了好朋友,孟如馨特意从虚天宗亲传弟子席溜下来,就是怕她们看不明白瞎担心。

    顾轻羽的符笔刚刚离开符纸,清辉真人便站起来宣布:“时间到,收符菉。”

    早有一旁的虚天宗筑基修士上前将五张符菉收走,当收到顾轻羽的符菉时他愣了愣,这五张最基本的五行符菉上灵力充沛光华流转,居然隐隐有突破上品符菉的可能,他不由多看了眼顾轻羽,掌门徒弟果然不是泛泛之辈。

    符菉收上去片刻,结果便出来了,符道第一轮并没有象丹道那样幸运全部过关,或许是压力太大,居然有三四百人没完成第一轮考核,淘汰出局。

    第二轮的考核也随即公布,依然给出了五张五行符菉,只不过这五张符菉在基础的五行符的基础上提升了一个小小的品阶,而且不要求绘制出所有的的符菉,只需要选择其中的一至两种在半个时辰内绘制出五张符菉即可。

    顾轻羽选择了其中的火箭符,依然用缓慢的速度绘制符菉。

    由于增加了符菉的品阶,整个高台上时不时的发出呯呯嘭嘭的爆炸声,也时不时有被废符炸成烟炭的修士黯然离开高台。

    这轮下来,几千人一下子剩下千把人,幸好每张长案间都有隔绝禁制,这么多的废符爆炸都没有影响到旁边长案前努力绘制符菉的修士。

    一品制符师共有三轮的考核,三轮下来高台上只剩下五六百人,这五六百人从这一刻起便是真正的一品制符师,一块代表着制符师身份的玉牌分别飞到还停留在高台上每个修士手中。

    一品制符师!顾轻羽紧紧握着玉牌,虽然离第一还很远,但她终究不是一无所获的笑话。

    清辉真人再度上前宣布:“二品制符师的考核开始,这轮考核火龙符的绘制。同样半个时辰内绘制出三张火龙符进阶下一轮。”

    清辉真人话音刚落,高台上的修士反应迅速,纷纷拿起符笔符纸开始绘制,顾轻羽刚想把神识外放,然而下一秒,她的脸色就变了,她的识海再度传来阵阵的疼痛感,神识使用已到了极限。

    她握着符笔的手微微颤抖,知道自已已不能再强求。

    火龙符她绘制过千张万张,火龙符的整个符文已深深印在她脑海里,然而这一刻她却连一笔都下不去。

    就这样算了?她颓废的放下符笔,没了神识控制灵气真的不能绘制符菉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