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麻烦的小羽子
    ,!

    几步之遥居然用传讯符传讯给他?

    慕容子轩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他实在想不明白,在师尊亲自布下的禁制里,还有谁能伤得了师妹?师尊闭关前可叮嘱过他要照顾好师妹,师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对得起师尊。

    慕容子轩迅速的捏碎传讯符,清亮的女子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师兄,你自已打开禁制进来吧。”

    慕容子轩一愣,随即有下意识的松了口气,快速的打出一个手诀,禁制微微晃动,从中间闪出一条路来,慕容子轩快步走了进去。

    阳光下,依然一身灰尘的顾轻羽,在白色寒梅的映衬下愈发显得苍白,额头上一个大大的伤口,红色的肉外翻着,将整个额头遮挡住。。

    慕容子轩微微有点心惊,快步走到顾轻羽面前,伸手搭上她的脉门,惊讶的叫出了声:“师妹你这是伤到了神识!”

    慕容子轩的修为高出顾轻羽许多,只轻搭了下顾轻羽的脉门便知道她伤在那里,再加上昨晚顾轻羽奇怪的表现,他大约猜出顾轻羽昨晚就已经伤了神识,只是不知被何种宝物所伤,居然没有立即发作,还瞒过了师尊,难道就是她们争抢的那件异宝?唉!师妹的气运可真差,微羽也太狠了点。

    顾轻羽不知道慕容子轩一下子想到了许多,她抱歉的说道:“师兄这次可能要让师尊失望了。”

    “师妹又不是故意,想来师尊也不会责怪你。我先带你去见见师姐,再去执事堂登记吧。”

    “好,听师兄的。”顾轻羽知道作为未来的虚天宗掌门,他赏罚分明,对没有过错但让宗门受到损失的弟子处罚还算宽容,所以顾轻羽料定他不会苛责自已,至于清玥师姐就不得而知,原著中有没有这号人她都不记得。

    清风园的禁制依然由慕容子轩开启,这次他双手掐诀的速度非常慢,直至顾轻羽看清记住,才带着她往晓黛峰飞去。

    晓黛峰,峰如其名,淡装墨色中,仿佛一都水墨山水画。

    清玥真人听完慕容子轩的陈述后不由得蹙起了眉,她突然有点不喜欢这位师妹:怎么事这么多,师尊刚刚闭关就伤了神识,而且她们在天虚城中斗法的惩罚也刚刚传至天虚城中,如果她不能参加符道考核,师尊的判罚不就成笑话了吗。

    清玥真人虽有不悦,但还是起身说道:“神识的伤,我这里没办法治。走去首座师伯那里问问去。”

    说完,左手一个右手一个将两人拎上自已的飞行法宝,

    金丹真人的飞行法宝比筑基修士的飞剑又快上数倍,眨眼间顾轻羽和慕容子轩又飞回凌云峰,直直的落在问虚殿前。

    掌门闭关,坐镇问虚殿的自然是玄同真君。

    三人刚踏入问虚殿,便听到玄同真君惊讶的问道:“哎呀小羽子,你神识怎么受伤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了清风园就开始头痛,痛得我拼命用头撞地。呶,额头上还有这么一个大伤口。”

    顾轻羽的额头上涂着玉芙膏,又有灵气的滋润,虽没了昨晚血肉模糊的惨象,但还是触目惊心。

    玄同真君却连眼皮都没抬,这种伤对于修士而言,只要有灵气滋养,不出三天就痊愈了,疤都不会留一个。

    他现在只关心她的神识怎么回事:“那你后来怎么不痛了?”

    “我还是不知道,痛着痛着就晕过去了,后来醒来师兄就来了。”顾轻羽当然不会将神识受伤的原因和盘突出,所以干脆来个含糊其词,让他们自已脑补。

    当然在场几人都不负所望,一齐联想到了异宝身上。

    而且为了证实顾轻羽所言非虚,慕容子轩上前一不禀告道:“首座师伯,弟子在辰时去叫师妹前往执事堂登记,但无论我如何触动清风园的禁制,师妹都未曾有!丝毫回应。直到已时末,师妹才发传讯符于我,叫我自婴打开禁制进入清风园。”

    玄同真君听完慕容子轩的禀告,在问虚殿中不停的来回踱步,嘴里不停的说着:“麻烦了,麻烦了……”

    清玥真人上前一礼道:“首座师伯,师妹修复神识需要何种灵植,但凡清玥能做到的。清玥义不容辞。”

    她虽不喜麻烦的小师妹,但大师姐的职责还是要履行。

    “唉!”玄同真君重重叹口气:“炼制养神丹的最主要两味灵材分别为养神木与凝神果。养神木宗门有,但凝神果已经有几千年没出现在天远大陆上了。”

    作为宗门的首座真君,玄同真君想得比清玥真人更远,掌门师弟的责罚令已发出,如果现在收回,多少有损虚天宗的威望,其二,十年一次的大考核虽不如百年一次的宗门排名战,但其中的奖励却也不小,每组第一名都将获得一条灵矿十年的开采权,筑基,炼气共八条灵矿,单单三条若真被虚天宗夺了,就已经是这次大考核的大赢家。

    一条灵矿能养活的弟子不是个位数,也不是两位数,而是四位数,三条灵矿能养活半个虚天宗弟子。当然这奖励仅限于宗门之间。这也是掌门师弟撺掇她们一定要拿下第一的真正原因,而且据观察她们也有这个实力。

    一条灵矿的价值自然远远高于养神丹的价值,但问题是没地方去弄凝神果。

    玄同真君摇头叹气,清玥真人也无奈的后退一步,连元婴真君都无能为力的事,她金丹真人更办不到。

    玄同真君在问虚殿的大殿中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圈,然后在大殿的一角停下来,摸出一些阵盘,阵旗开始鼓捣起来。

    片刻后他直起身,朝着顾轻这挥挥手:“来吧,小羽子。”

    “啊?”顾轻羽愣愣的,玄同真君这是要干啥?就连清玥真人也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

    玄同真君却心情大好的解释道:“这是双反阵,人呆在里面看不到也听不到外面的情况,阵外的人也同样看不到听不到里面的状况,这本座刚刚新突破的阵法。”

    玄同真君得意的介绍着,听的三人却是一头雾水,这双反阵跟神识有什么关系?

    玄同真君瞪了他们一眼:“本座说你们怎么这么笨,这问虚殿满屋子都是养神木,不是有滋养神识的功效吗,小羽子呆在这里神识不就恢复的快吗。这是坐牢,顾轻羽心中的小人扯着横幅在高声抗议,但抗议无效,顾轻羽只能弱弱的问了句:“能随时出来透透气吗?”

    回答是斩钉截铁的两字:不能。

    理由是:这几天问虚殿会有各门各派的元婴修士到访,不能让他们发现问虚殿中有人在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