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神识受伤
    ,!

    清风园位于凌云峰的半山腰,园中遍种菡雪寒梅,丝丝缕缕的微风中带着沁人心脾的清香。

    作为元婴真君亲传弟子居住的地方,半山腰的灵气浓度足足比石室那边浓郁了两倍有余,清风园的设施也相当完备,宽敞明亮的客厅,简洁的书房,小巧的卧室,严谨的修炼房,再加一个造型奇特的灵兽房,和一个玉昆真君亲手布置的禁制。

    因顾轻羽是个穷光蛋,所有的财物都在身上,所以直接跟随着慕容子轩来了清风园,此时已是繁星满天,弦月高挂,清冷的月光撒满清风园每个角落,掩映在菡雪寒中的清澈园更象是一副画。

    慕容子轩使了几个除尘术,将清风园简单的收拾了下,才抱歉的说道:“师妹,这里以前是师姐居住的地方,自从师姐搬去凌云峰的侧峰晓黛峰之后,这里便一直空关着。虽然一直知道师尊有收徒之意,却没料师尊提前收徒,所以也没提前打扫,还望师妹见谅,明日一早我就让杂役来打扫。”

    “师兄不必在意,再说师兄几个除尘术下来,这里挺干净的。”顾轻羽强压着心头躁动,勉强露出个笑容,她现在唯一希望慕容子轩快走。

    慕容子轩又储物袋里摸出玉简递给她道:“这是打开清风园禁制的玉简,你呆会好好学一下里面的手诀,就可以打开清风园的禁制了。”

    “好,多谢师兄,麻烦师兄先帮我把禁制打开好吗?”

    慕容子轩皱了皱眉,师妹现在怎么有点奇怪,怎么连禁制都要自已帮忙开启,虽然师尊布下的禁制大同小异,但在禁制中却可以加上自已的灵力,加上了自已灵力的禁制,即便是师尊亲自动了禁制也能被察觉出来,师妹让他代劳打开禁制,这也太随意了。修士的秘密太多,很多事都只能自已藏着掖着,那怕是师徒,那怕是亲师兄妹。

    慕容子轩想跟顾轻羽说说修真界的危险,想跟她讲讲修真界很多父子反目,师徒成仇的故事。然而眼前的少女轻蹙着眉头,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算了,他微叹口气,也许是今天操心的事太多,累坏了吧,自已就代劳一下吧。

    他快速的打出几个手诀,清风园的禁制嗡的一声开启,他转身又叮嘱道:“师妹,禁制中我没有注入灵气,等明天你学会了手诀,记得一定要自已再重新开启一次。”

    “好,谢谢师兄。”顾轻羽答应的飞快,她都快要撑不住了。

    “那师妹早些休息,师兄先回去了,明天再来找你。”

    “哦,好,师兄走好。”

    慕容子轩皱皱眉,看来师妹真的累了,居然就这样直接送客。慕容子轩贴心的快步离开清风园。

    慕容子轩的身影一离开清风园,顾轻羽再也撑不住,闷哼一声摔倒在地,原主残留的执念在她体内横冲直撞,似乎要将她的理智全部碾压。

    上一次放任原主执念与顾锦羽对峙,因为幻魇石的缘故,淡去了许多。

    这次是大意了,因为与顾微羽的争执,使得原主的执念越发执着。在执法堂时还没察觉,问虚殿外当她把储物袋递给玉昆真君时,原主的执念便开始在体内流窜,她以为她依然如往常般可以将其压制,但在踏入清风园的那一刻完全爆发。

    理智和执念相互纠缠着,碾压着,象一匹脱缰的野马,横冲直撞闯入她的识海。轰的一声,识海顿时象沸腾的油锅里滴入一颗水滴,噼里啪啦四处绽开,所过之处一片硝烟。

    顾轻羽痛的将头直往地上撞,不消片刻,额头已是血肉模糊一片,整个人也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

    识海中,沉睡中的小界仿佛感应到了她的危险,缓缓的旋转起来,精纯的火木双灵气强行护住识海深处一点清明。

    凭着这点清明,顾轻羽强撑着最后一点理智,左手一拂,凤栖悬于身前,十指快速抚过琴弦,琴声淙淙如清泉流淌,又如微风拂柳,《和风鸣》带荡涤心灵的音符渗入心底,渗入识海。

    暴躁的情绪仿佛找到了倾诉的对象,委屈的纷纷围拢过去,在音符的轻轻抚摸下,逐渐恢复平静,缓缓的退出识海。

    顾轻羽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头依然如针扎般的痛。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起来的一般,滴滴答答直往下滴着汗珠。

    她知道这次她的识海受伤了,识海一旦受伤,神识也同时受伤?

    “呵呵!”顾轻羽的笑,如夜半鬼哭,若旁边有人,定然会被笑得毛骨悚然。

    剧情君誓要按着原来的线路进行到底。

    原著中她是渣女一个,丢尽了木曦真人的脸,而这一次怕是要给玉昆真君抹烟啦!

    无法动用神识,连最简单的一阶火球符都画不了,谈什么炼气组第一,倒数第一还差不多。

    而治疗识海神识的丹药少之又少,即便偶尔出现一颗两颗,那都得用天文数字的下品灵石购买,且都是被秒杀。

    除了这珍稀的丹药剩下的只能慢慢温养回来。半个月后丹符器阵大考核就要举行,那时候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把握神识养回来。

    给玉昆真君抹烟在所难免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