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腹黑老狐狸
    ,!

    “顾微羽,本座向来赏罚分明,有错就罚,有贡献就奖,你想参加丹符器阵大考核,本座不是不可以通融,但你所犯之错,重点在于枉顾宗门利益,将宗门的威信踩于脚下,你让本座如何通融。”

    玉昆真君的一席话说的在场几位元婴都翻白眼,坑完了师尊继续坑徒弟,明华真君更是气得差点吐血,感情他这么多东西白掏了,但是玉昆真君将宗门利益这面旗扯得太高,他还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顾微羽低头沉思片刻道:“丹符器阵大考核,虽是整个天远大陆的盛事,报名参加考核者亦不分宗门弟子,世家子弟,亦或是散修,但事实上是每个宗门彰显实力和底蕴的时候。弟子不才对阵法一道颇有研究,弟子愿意在炼气期的阵法的考核中夺得第一,以彰显我虚天宗的实力,将功折罪以弥补今日之错。”

    “哦!本座只听闻你炼丹颇有造诣,却不想你在阵法一道也颇有心得,丹,阵双修!能得如此天赋的弟子,实乃我虚天宗之幸。”

    顾轻羽急忙低头,强力压制着差点喷出来的笑声,但肩膀却抖动的厉害。这玉昆真君果然是只腹烟的老狐狸,没把你淘尽挖光,决不松口。

    原著中顾微羽只参加了阵法考核,并得了炼气组的第一,现实中顾微羽得丹师考核也拿第一,玉昆真君才会心满意足。

    玉昆真君白了她一眼:笑笑,让你笑,人家的徒弟自请阵法炼气第一,你要是敢在符菉上给本座丢脸,小心本座非扒了你皮不可。

    “弟子愿意代表虚天宗赢得炼丹考核炼气组第一。”顾微羽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若现在还不知道玉昆真君是在为顾轻羽撑腰,她就真傻。

    明华真君的脸色开始转烟,每次看玉昆真君坑人的时候,总觉得挺好,尤其是在坑其它宗门的时候,他总是暗爽不已,如今被自已的师弟坑到自已头上,才知道什么叫做痛。

    这天远大陆炼气期修士成千上万,虽不会人人参加这次大考核,但每组至少也有几万人参加考核,在这么多人里突颖而出得到第一谈何容易,能得到其中任何一组的第一都是惊才绝艳的人物,想要拿下两组第一,试问整个天远大陆何人能做到。

    但偏偏这不是玉昆真君的强制要求,是微羽自已允诺,用来将功折罪,自已这个做师尊的连反驳的理由都找不到。

    “炼丹,阵法,炼气期两组第一,这样啊……”

    玉昆真君将尾音拉长,在场的三位元婴真君的心都抖了抖:还有!

    却见玉昆真君转头询问度衡真君道:“度衡师弟,你执掌执法堂,宗门规定比本座清楚,你以为如何?功过之间能否抵消?”

    度衡真君牵了牵了嘴角,敢情你挖好了坑,等所有人都跳下去了,还要我来给你填坑。

    “够了,够将功补过了。”他忙道。

    “本座怎么觉得不罚,直接功过相抵略微有些不妥,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其它弟子效仿,使得宗规形同虚设?”

    玉昆真君的声音不急不徐,却听得玄同真君也冒出了冷汗,这还有完没完,下次宁愿得罪明华师弟打上一架,也千万别得罪掌门师弟。

    在明华真君的脸彻底烟成锅底之前,他迅速的开口道:“罚,自然要罚,就罚她这三年每月免费为宗门提供一百颗养气丹,或者一百个二阶阵法的阵盘,材料由她自已负责。”

    这样的惩罚对于普通弟子而言是负担不起的,但对于元婴真君亲传弟子而言勉强还是能负担得起,若实在负担不起,还有明华真君在后年顶着,玄同真君想,这样罚因该刚刚好。

    “居然首座师兄有了定论,那我们便以此为标准赏罚弟子。”

    玉昆真君的话音一落,众人顿时松了口气,总算完了。

    顾轻羽却暗自撇了撇嘴,这样的惩罚对于女主而言九牛一毛都不到,这算什么惩罚。

    季思聪暗自松了口气,还好,顾师姐不用去冥火炼狱了。

    然而他这口气还没松完,又听到五昆真君不紧不慢的声音:“季思聪,是吧。”

    “锻火峰的外门弟子季思聪参见诸位太师祖。”季思聪上前一步躬身行弟子礼。

    “你在天虚城街道上妄动灵力,私自斗法,可有这事?”

    季思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磕头道:“弟子知错。”

    “既然已认错,那刚才首座太上长老的话你可听清楚?”

    “听清楚了。”季思聪的脸色有点发白,他常听宗门里的师兄们提起冥火炼狱,关押炼气期弟子的地方虽是冥火炼狱的最外围,不会真正的遇到冥火,但进去的人出来不死也得脱层皮。

    “既然已听清,那你有什么功劳能抵你的过错呢?”

    玉昆真君的话在他耳边回响,他却已听不清,只是机械答道:“没有。”

    “既然如此,那只能入冥火炼狱三年。”玉昆真君面无表情的宣布结果,心里的声音却是这样的:小子,让你为虎作伥欺负我家小羽子,让你尝尝冥火炼狱的滋味如何。

    顾微羽眼神暗了暗,季思聪是因她才妄动灵力,如进冥火炼狱的却是他,她向明华真君躬身行礼道:“师尊,季师叔因我而入冥火炼狱,我能否去送送他。”

    “嗯!去吧。”明华真君点点应允。

    正当众人以为这事已告一段落,却听玉昆真又不紧不慢的说道:“顾轻羽,这地上这些宝物都是顾微羽赔偿给你的,你且收起来。”玉昆真君笑得温文尔雅,他身旁的三位元婴真君同时又抖了三抖。

    顾轻羽屁颠屁颠跑过去,手脚麻利的将一堆东西扫进储物袋中,然后又听到玉昆真君道:“天虚城中的争斗,你虽属于被迫出手,但总得来说,异象还是因你而起,所以你打算用什么功劳抵消你的过错?”

    “正当防卫也要受到惩罚?”顾轻羽都快不相信自已的耳朵啦!

    “是,本座不问经过,只问结果?”玉昆真君笑得更加温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