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敲诈
    ,!

    玉昆真君的一席话让整个执法堂静得落针可闻,顾微羽眼神暗了暗,原本她以为自已没动用灵气,根本不算斗法,如今被玉昆真君一细说,好像果然是那么回事,不愧为一代大宗掌门。

    “顾微羽,本座细数这三条罪,你可认?”

    能不认吗!顾微羽心中腹诽,说得有理有据,可留给她反驳的余地了吗。

    玉昆真君勾出一丝淡笑,转头询问在座的几位元婴真君道:“各位师兄,你们以为本座说得可有理?”

    明华真君叹口气,事情的缘由从玉昆真君几句简单的问责中便清楚明白在展显在众人面前。他这位新收的徒弟在天虚城强抢了别人的机缘,弟子间强抢机缘,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他们这些太上长老也就挣一眼闭一眼不会强行过问,但她千不该万不该在天虚城众目睽睽之下出手,开启了天虚城不许斗法的先例,给整个虚天宗的威信抹上了一层阴影。掌门师弟的震怒除了微羽的行为有损宗门威严,更多的怒火则是冲着微羽抢了这个名为顾轻羽的机缘。

    顾轻羽这个名字他是知道的,这半年一直活跃在虚天宗各峰间,掌门师弟有意收她为弟子心思他也有所察觉,若换作别人,他一剑下去就把事情摆平但对方偏偏是玉昆师弟,虚天宗的掌门,这薄面还是要给玉昆师弟留着,看来今日之事想要掌门师弟熄怒,得给顾轻羽一定的补偿才行。

    玄同真君侧目看了两人一眼,说实话,他这两师弟都护短的毛病。不过玉昆师弟护短大都讲究真凭实据,而后将你坑死,而明华真君则是不分青红皂白,解决问题也是喜欢直来直去,想要欺负他弟子,先过了他手中剑再说。这两人若真要对垒,明华师弟还是棋差一招,玩不过玉昆师弟,而若真动起手来,玉昆师弟则不是明华师弟的对手。但这两人若真的打起来,则是虚天宗的损失,得想办法调停调停,这两人真是让人头痛。

    执法堂中几人心思各异,谁都没有接玉昆真君的话。

    玉昆真君见无人搭话,转头询问度衡真君道:“度衡师弟,我虚天宗的宗规规定,这名弟子所犯之事该如何处置?”

    度衡真君侧目看了明华真君一眼,略微迟疑道:“按照宗规,入冥火炼狱三年。”

    冥火炼狱!顾微羽和顾轻羽身体同时一震,冥火炼狱一个是前世便已知晓,一个是因为原著中有冥火炼狱的描述,原著的冥火炼狱是连通修真界和冥界的通道,炼狱内不但灵气稀薄而且常年燃烧冥火,冥火:天地十大异火之一,隔绝着两界相通往来,不管是人修还是鬼修,想要强闯两界通道必被冥火焚尽修为而亡,当然这其中不包括女主和男主。冥火幽暗森冷,一旦被其冥火侵入经脉,轻则三五十内修为不得寸进,重则经脉尽废形同废人,甚至直接死亡。

    原著中曾提到,女主结丹后,为寻觅不死草,救治重伤的男主,凭着同样身怀异火,才强闯了冥火炼狱。

    但现在的顾微羽根本没有得到异火,虽只进入进入冥火炼狱虽的外围,但三年内必定修为难有寸进,而且必定错过这次的丹符器阵大考核。

    顾微羽心中不甘瞬间泛滥,她恨恨的跪倒在地:“师尊,首座师伯,掌门师叔,度衡师叔,弟子一时鲁莽,的确如掌门师叔所言。犯了不该犯的门规,但那块异宝已被我的灵兽吞入腹中,即便弟子原意归还异宝,弟子也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还望掌门给弟子一个机会,弟子愿意倾尽全身所有来偿还三妹的损失,弟子不想错过这次丹符器阵考核。”

    “倾尽所有。呵呵!”玉昆真君冷笑道:“能引发天地异象的宝物,价值几何!你一个小小的炼气期弟子便能补偿?”

    这个你就不懂了,顾轻羽腹诽道:这天远大陆最富有的莫过于女主,万年的灵草随便一撸便是一大捆,再加上那个自诩是神器的空间至宝,你个元婴修士也是一甩便是几条街?不过她这话完全是骗小孩,最多扔给她几株万年灵草,已是仁至义尽还倾尽所有。

    明华真君则微微挑眉,掌门师弟这是摆明了要敲诈自已,被他算计上,不死也得掉层皮。

    玄同真君和度衡真君同时抽了抽嘴角,掌门师弟心中已有计较,这事就好办得多了,毕竟将一个气运通天的弟子送到那种地方自毁前程,对宗门而言也是一种损失。

    “唉!”明华真君叹口气道:“微羽已是本座弟子,所谓弟子犯法,定师尊管教不严,这补偿之事就由本座来吧。”

    “好。”玉昆真君等的便是句话:“那么明华师兄打算怎么补偿。”

    “师尊!”顾微羽声音微微发颤,她没想到明华真君会为她做到这一步,因为重生而冰冷的心流淌过一丝暖流。

    明华真君微微摇头,然后一抖袖袍,宝器,丹药,灵石便在执法堂的地上堆了一小堆。

    “能引动天地异象的宝物,明华师兄以为只值这么?”玉昆真君眼皮都没撩一下淡淡的问道。

    明华真君又一甩手,从储物袋里又飞出三个玉盒,每个玉盒被打开又合上的瞬间都是澎湃的灵气泄出。

    这三个玉盒中,顾轻羽只认出其中一个玉盒中盛放着的是木灵精,她准备筹集上百万下品灵石购买的灵精。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原来指的便是这里,但东隅她都未必真正已失去。

    顾轻羽心满意足的冲玉昆真君眨眨眼,玉昆真君却在心里微微叹气:这丫头太知足了,才让明华师兄掏了一点点底,她便心满意足了,算了这帐就不跟明华师兄算了,就跟顾微羽算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