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莫欺少年穷
    ,!

    火凤,巨龙。

    这几个词在紫韵师尊留下的玉简中没有提到,想来紫韵师尊身陷奇火之中无法感知外界的一切,反倒是处身事外的林南子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这火凤巨龙从何而来?

    “五妹,果然是你。”天籁般的声音将顾轻羽从思绪中拉了出来,顾锦羽正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

    激动,兴奋顿时从心底涌起,顾轻羽微微蹙了下眉,缓缓的呼了口气,将这种情绪缓缓的平复下去,她这才抬头唤了声:“大姐,好巧。”

    一身白色的亲传弟子服,更衬得顾锦羽艳而不俗,灿若春花般的笑颜让她显得平易近人,她上前一不牵起顾轻羽的手道:“五妹,没想到你也成了我虚天宗的弟子,真是太好了,又可以和在将军府那时一样,我们姐妹三人又可以天天见面了。”

    “呵!大姐说的是。”顾轻羽敷衍道。

    “小师妹,这是谁啊?”顾锦羽身旁一位同样身穿白色亲传弟子都的美貌女修微抬着头,矜持的打量顾轻羽。

    还算漂亮的脸,配着一身的灰色杂役弟子服,随随便便扎在脑后的长发,虽然看起来很洒脱,但也太随便了。

    “四师姐,这是我五妹顾轻羽。”顾锦羽介绍道:“五妹这是我四师姐,柳如絮。”

    柳如絮!没影象,原著中提到过这个人吗?顾轻羽想:大概是个路人甲吧。

    “顾轻羽?是不是那位传说被掌门师伯收为亲传弟子的那位,怎么成杂役了?”柳如絮的嘴角勾起一丝嘲讽,有些女修明明资质不好,却妄想着飞上枝头变凤凰,却常常会捏造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谣言,希望引起高阶修士的关注,从而达到野鸡变凤凰的目的。

    此等女修最令人不齿,为了得到享乐的目的,根本不择手段,甚至有人甘愿为人炉鼎,真是女修中的败类。

    想到此,柳如絮原本盛气凌人的目光中顿时带了点鄙视,话音里的倨傲更重:“这世上有很多种一步登天的办法,而造谣被元婴真君收为亲传弟子是其中最笨的一种,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惹怒了元婴真君被嗤……”

    柳如絮伸手做了个摸脖子的动作,然后凉凉的接着说道:“这个世上还有一种方法能快速的让野鸡变凤凰,就是嫁给高阶修士为妻,不过你修为太低,没有那个高阶修士会取你为妻,做妾吧!你的容貌又一般般,虚天宗里随随便便就能一抓一大把,那些高阶修士凭什么要养你。去做炉鼎倒是最适合你,吃得好,用得好,只要愿意把修为给人家就好,可惜采补之术乃邪门歪道,我堂堂虚天宗岂会容下这种旁门左道,所以你的美梦注定会落空,我劝你还是脚踏实地一点的好。”

    虽然藏经阁的空间很大,柳如絮的声音也不大,但架不住整个藏经阁静的落针可闻,而且修士的听力又出奇的好,柳如絮的话一字不拉的传入了在藏经阁中每一个修士的耳朵里。一时之间,藏经阁内充斥各种各样的神识传音。

    “哇!原来掌门收亲传弟子的消息是假的啊!害我羡慕了大半天。”这是如释重负型。

    “看她清清秀秀一个小丫头,居然不思进取自甘堕落去做人炉鼎。”这是怒其不争型。

    “柳师姐最痛恨这种不争气的女修,这回碰到柳师姐手里准没好果子吃。”这是幸灾乐祸型。

    “……”

    这些议论象长了翅膀,不出半天就飞遍了虚天宗每个角落。

    青木峰上,顾微羽站在自已的石室前眺望着主峰凌云峰的方向,难道所有的直觉都是错觉,今世虽有些不同,但她还依然是她。

    千机峰上,一少年爆跳如雷:“顾轻羽!顾轻羽!这是我兄弟的名字,那女人是什么来路,居然敢糟蹋我兄弟的名字,她最好祈祷别让我碰到她,否则我定会打得她把名字改了。”

    当然这一切顾轻羽本人是不知道的,此时的她摸着自已的脖子,冲着柳如絮淡淡一笑道:“柳师姐分析得没错,我全身上下一无是处,要样貌没样貌,要修为没修为,我拿什么去勾引男修,不过不知道柳师姐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柳如絮微微抬了抬头,从鼻孔里喷出两个字。

    “莫欺少年穷!”顾轻羽的声音淡淡的,却带着无比的坚定与自信。

    轻蔑和鄙视瞬间在柳如絮的唇边凝结,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恼怒,她有一巴掌将顾轻羽拍飞的冲动,此等下三滥的女修竟给她说教。

    顾锦羽脸上也顿时堆满了惊愕,任她再好的伪装功夫,此刻也难于在维持表面的镇定。

    眼前的少女平淡的神情中有一份不容撼动的尊严,这还是她那个粗俗无脑,事事以她为榜样的顾轻羽吗?

    在离开凡俗界的前几年里,她虽有变化,但她还是能感觉到她出自内心对自已的膜拜,那么现在她已完完全全只属于她自已,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顾锦羽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惊涛骇浪,疑问一个个跃入脑海,顾轻羽是怎么到修真界来的?为什么她的修为比自已还高一小阶,明明自已才是单灵根,修真界公认的修炼天才,明明自已是静舒真君的亲传弟子,享受的修炼资源比她们丰厚的多得多,五年不到的时间炼气六层顶峰,明明快得不能再快,师尊都叮嘱她要压制修为,免得根基不稳。而她们都是杂役,灵根都是牙灵根,要资源没资源,为什么她们一个个修为都比自已高?为什么?

    顾微羽从五岁时与自已疏远,顾轻羽从八岁时对自已的态度有微妙的变化,这一切莫非就是师尊口中常提到的机缘,难道她们再凡俗界就得到了修真界的机缘?

    不得不说顾锦羽作为心计深沉的女配,脑子确实好用,一下子就把问题真相了,可惜顾轻羽却不想再理她,拿起事先挑好的几三份玉简,转身去找看守藏经阁筑基师叔复印去了,任她站在那里如何的心思百转都与她无关。

    看守藏经阁的筑基师叔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他听到柳如絮轻蔑的斥责,也听到了平淡却坚定的回答,这样的女修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