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藏经阁
    ,!

    藏经阁对于每个宗门来说都是重中之重,这里承载着宗门的过去与未来,见证了宗门在沧海桑田的变迁中的兴衰荣辱。

    原著中,女主顾微羽因空间至宝里有大量各种各样的玉简,所以她从未去过藏经阁,原著中也从未有藏经阁的描述,所以在顾轻羽的浅意识里,这样的宗门重地虽有高阶修士坐镇,但最码有它的独特之处,比如说建个恢宏的大殿,或者是来个玲珑宝塔,但她怎么都没想到居然是座三层的竹楼,掩映在苍山绿树之间,根本无法与宗门重地联系到一起,而且她还没看出搭建这座竹楼的竹子有什么特别之处。

    龙飞凤舞的藏经阁三个大字下一张长桌旁坐着位年轻俊美的男修,顾轻羽看不透他的修为,但从他身上隐隐透出的威压来判断,因该是个筑基修士。

    “师叔,我要进藏经阁寻。”或许是在修真界呆得久了,见多了俊男靓女,对上这位帅哥她没有一点兴奋,相反有那么一定点的失望。

    书中不过常说在藏经阁的门口一定会有一位上了年纪的邋遢老头坐镇,此邋遢老头定是位世外高人,说不定慧眼识英才相中了她做个徒弟什么的,然后便给了她取之不完,用之不尽的灵石,究竟是书上骗人还是虚天宗是个怪胎,不按常理出牌!顾轻羽不自觉的摇了摇头。

    被一个美貌的女修看着直摇头,年轻的筑基修士表示压力很大,他快速的将自已全身上下打量一遍,没问题啊?自已全身上下都很正常,年轻的修士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冲顾轻羽瞪了下眼睛,没好气的说道:“弟子令牌。”

    “哦!”顾轻羽这才反应过来,双手迅速的将自已的身份玉牌递上。

    “你就是顾轻羽啊?”年轻的筑基修士上下打量了一眼,嫌弃的问道。

    “啊?是啊!有问题吗?”顾轻羽疑惑的反问道,她来虚天宗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有这么有名吗?

    “……”

    筑基修士被顾轻羽一下问住了,他能说宗门里不是盛传你被掌门收为亲传弟子了吗,怎么成杂役了,不过这话他不能说,说了他不真成白痴了。

    “每一位新入门的弟子都有一次免费在藏经阁查阅玉简两个时辰,免费挑选两本功法的机会,超过两个时辰,每一个时辰扣除二十个贡献点,功法不能带走,只能带走复印玉简,每复印一份玉简,一块下品灵石,而功法则需要按照功法的等阶扣除相应的贡献点,黄阶功法最便宜,每份只需五十贡献点。炼气弟子只能在一楼查阅玉简,挑选功法,不能上二楼。”筑基修士面无表情的将藏经阁的规矩说了一遍,顺手将弟子玉牌扔还给顾轻羽。

    “多谢师叔告知。”谢过筑基师叔,顾轻羽跨步走入竹楼。

    一圈水波荡漾开来,顾轻羽的眼前豁然开朗,宽敞的空间里摆放着成排的书架,书架上井然有序的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玉简,而每排书架上都有标明这排书架上的玉简属于什么类型的玉简,简直就是个超级大图书馆。

    各种类型的书架前都有许多弟子在挑选玉简,顾轻羽细数了下,人很多,但大都都在摆放功法玉简的书架前挑选功法,而摆放游学杂记类的玉简的书架前就显得冷冷清清。

    外面看似普通的竹楼,里面居然能装这么多人与书架,这修真的世界真不能用前世的常识来判断。顾轻羽不由得暗自腹诽着目标明确的直奔游记杂学而去。

    游学杂记类的书架上的玉简和挑选它的人一样稀稀落落,顾轻羽挑了一枚关于琴剑门的游记玉简放在眉心仔细。

    玉简上的内容与坊间流传的没有什么两样,都将琴剑门描述成了神话般的故事,根本没有一丝新鲜之处。

    这结果,顾轻羽在踏入藏经阁时早有意料,万年前的事若能一下子找到线索,琴剑门也不会一日之间就遭灭门。

    她耐心的一份份玉简查阅过去,如今以她炼气大圆满的神识强度,连续两个时辰的玉简因该勉强可以坚持。

    一个时辰多过后,顾轻羽揉揉眉心,神识隐隐传来刺痛,她扫了眼书架上查阅一半不到的玉简,看来今天最多只能再一枚玉简了,她伸手在一堆没有查阅的玉简里扒拉着,想找找有没有特别一点的玉简。

    扒拉中,一枚玉简吧嗒一声掉落到书架的夹缝里,顾轻羽只得弯下腰,将手探进书架的夹缝里摸索,然后她从夹缝里摸出了一枚玉简,和一本兽皮书。

    这本兽皮兽想来也是无意间掉落到书架夹缝中的,而且时间已经有点久,书上已积了厚厚一层的灰尘。

    顾轻羽施了个除尘术,将灰尘捻成一个泥丸弹到角落里,落出微微发黄的兽皮书,一看便知道这本兽皮书年代已久。

    顾轻羽翻开第一叶,从第一页的介绍来看,这本书的作者名为林南子,是名散修,写这本书时他已是金丹真人。

    林南子一生喜欢去各地历练,并将所经过的地名和趣事纷纷记录在这本游记中。

    一大堆的地名中,有些依然能在现今的修真界地图上找到了它们的身影,有些却要已泯灭于历史的长河里。

    而这些泯灭的地名,顾轻羽却能在紫韵真尊留给她地图上找到它们的身影。

    顾轻羽顿时来了兴致,一页一页的往下仔细查阅。

    在翻至最后一页的时候,顾轻羽的眉心不由得一跳,心也不由自主的侧漏了一拍。

    林南子在最后一页写道:昆弥山脉里坐落着天远大陆顶级的宗门,琴剑门。

    一日我游至琴剑门附近,我对琴剑门仰慕已久,但一散修根本进不了琴剑门,故而在昆弥山脉中寻了个最靠近琴剑门的山峰小憩,希望能一仰仙门风姿。

    这日正在山洞里打坐,忽被一声巨响震醒,出洞一看,只见漫天的火光笼罩在琴剑门的上空,火光之中,一只火凤仰天长鸣,与半空中的一条巨龙相互对峙着,厮杀着。然后火凤和巨龙双双坠落,化作两团火焰,落入琴剑门中,瞬间琴剑门就化为炼狱,惨叫声不绝于耳,不到一日的功夫,整个琴剑门便化为一片灰烬,肃杀的气息弥漫整个昆弥山脉。

    我不敢久留,仓惶逃离昆弥山脉,我将所见告知我所认识的道友。此事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整个修真界都知道了此事,纷纷派出修前往查探,但却无一人返回,自此昆弥山脉变成了死亡山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